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人在巴西:维多利亚之旅(之二)

风翻哪页2019-07-03 18:30:47



【NEVE按:继续跟着青青草儿度愉快的周末......先来张瓜拉帕里全景镇楼。

瓜拉帕里是距维市约45公里的另一个城市,以海滩闻名的休假胜地。(图片来自网络)

维多利亚之旅(之二)

法毕亚诺的度假别墅

出 发

这一周的周末之旅是去项目部司机法毕亚诺(FABIANO)的度假别墅。在巴西,很多中产阶级都有度假别墅(或称农场-NEVE注)。周一至周五在城里上班,周末则去别墅度假。他们的别墅一般选在郊区或临近海滩。巴西地广人稀,这些地方远离城市,往往地价便宜。别墅的建设一般也很简单,就是买一块地,围个栅栏,根据各自的审美、需求,建上宽宽敞敞的几间房,配上生活设施,院子里再种上一些花草,就完成了——简单、随意却很温馨。这样的度假村平时一般没人居住,仅在周末或节假日才有人气。

 乱入两张:漂亮的郊外私人农 

(NEVE注:这是我在里约郊外的农场拍的,

主要是提供一个概念。)   


法毕亚诺(我们亲切地称之为“小法”)是项目部的司机,三十多岁,没有孩子,曾在美国呆过两年,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他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的别墅过周末。能体会一下巴西人的周末生活也真是不错的选择。


周六早上十点,小法准时来接我们。为了这个周末,小法做了充分的准备——一个冷冻箱里放满了烧烤用的牛肉、猪肉、香肠,还有啤酒等。小法的别墅位于GUARAPARI市郊区。我们的一个现场办公室就设在GUARAPARI,项目部的很多人常跑施工现场,去过那一带,但我没有去过。

车子很快上了路,离开市区去往GUARAPARI,一路上永远是满眼的蓝天白去、高高低低的植被,郁郁葱葱,当然还不时地看到悠闲的奶牛(唉,每每写到巴西的景色,就常常感叹自己语言的匮乏,不能真切地描述眼前的一切)。离开市区五分钟后就基本上看不到车辆和行人了,只我们自己行走于天地之间,真像是在梦里云游。

永远的蓝天白云



无边的绿色

悠闲的奶牛

车子开了约一个多小时,驶入了G市,行人渐多,看到了颇有小城风味的街道,有了生活的气息。对了,还看到了在街头集会的人群,群情激愤,喊着小喇叭打着旗子。据小法介绍,市政府准备在G市建一座监狱,市民们不同意,正在聚会反对呢。巴西人民的民主意识极强,这样的游行集会随时可见。

进入G市郊外,很快进入一大片看似荒芜的乡村,渐渐地看到了一些藏在“草丛”中的房屋——当然不是真的在草丛中,由于没有什么庄稼,仅有一些杂草和树木,因而稀稀疏疏的房屋感觉就像是在草丛中了。沿途小法开始介绍,这是他的父母的别墅,那是他姐姐家的别墅,还有他叔叔的别墅、朋友的别墅......一户一户相距约几百米。

很快到了小法的别墅前停下,院子大门早已大开了,一眼便看到一座很有情调的木屋和一个带草坪的大院子。院子里已有钟点工人在整理房间,修理草坪,喷水龙头正殷勤而欢快的为花花草草们洒水。屋顶延伸出来一大片屋檐,几根简单的粗木棍支撑着,随意间就造就了一个开阔的休息处。门口放着一大一小很粗糙的两把树桩椅子,几根支撑屋檐的柱子上分别挂着吊床、秋千,几张桌子和随意摆放的木椅,轻松而悠闲。木屋里放着简简单单的木质家具和各种日用品,然后是厨房,数个卫生间,数间卧室......两个钟点工正忙着铺床、打扫房间,整理院子......据小法介绍,他们基本每周都回来,每次回来前请钟点工提前做准备。


卸下行李,小法开始安排今天的活动:休息片刻后去海边游泳、晒太阳,然后回来吃烤肉,晚上开舞会......哈,听起来不错,大家都很高兴。

路边酒桶休闲处(很巴西......)


热情的老人

稍事休息,小法召呼大家上车去海边。车子开出不远就在小法的父母的别墅前停下了。小法要带大家看看他父母,他们也是周末才来这里。于是大家满心好奇地下了车。依然是简简单单的农家小院,看起来比小法的别墅要小得多,但院子里种满了各种果树。小法的父母——一对七十岁左右的老人见到我们非常高兴,在这样僻静的乡村,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长相奇特的东方人也是个大新闻了。

热情的老伯

老人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不停地向我们介绍这、介绍那:我们看到了如拇指大小的“帝王”香蕉,一串串的青青的就被摘了下来——老人说这种香蕉就这么大了,永远不会再长了,现在摘下来过一周就可以吃了,口味极甜,并且立刻摘了一串串让我们带上。老人又给我们看棕榈树芯——白白的,嫩嫩的,有点像我们见过的茭白,在这里我们常能吃到,但一直不知道是什么,现在总算看见了,真的是树芯,吃了树芯,树基本也就牺牲了。

随后老伯又砍来一串青青的椰果,一个个砍开让我们喝椰水,吃椰肉,新鲜的椰子真的非常非常美味。老伯快乐得如同孩子一般,为了炫耀他的能力,剖椰果时特地将椰子高高抛起再用刀子凌空一劈,然后自豪地等着看劈开的椰子落下来......

现砍现喝的新鲜椰子

院子里长了几种果树,有几个半熟的果子用塑料袋套着,看到我们对着果子指手画脚,老伯立刻搬来梯子爬上去解开塑料袋,可惜果子还没到最佳采摘的时机,但老伯还是果断地将果子摘了下来让我们带上,感动得我们一直致谢......

老伯随后又殷勤地带我们看他们的游泳池、竹林、他女儿的别墅......真恨不能将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拿给我们看、讲给我们听。小法因怕耽误时间,一直催促他爸爸放我们走,而小法的妈妈则永远是笑咪咪地看着我们,开心、自豪地看着老伯给我们表演,久违的纯朴与善良、热情与天真令我们动容,一如朴实的中国老农!

其实世界各地的人都是一样的,虽然生活在各种各样的环境、讲着各式各样的语言,但崇尚的永远都是真、善、美,骨子里都有朴实善良的东西,只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和残酷的竞争,这些天性才逐渐从身上流失。而我最崇拜的是那些不论职位何其之高、学问何其之大却始终能有一颗善良的心、一腔朴素的感情、真真实实的人。


老人还在不停地将家里的东西翻腾出来展示,小法看时间不早了,一再意示我们上车,车子开出很远还能看到老人挥手的身影——可敬可爱的老人家......


老人家的果树


伸手可及的鸟巢



在大西洋中遨游


车子开出后约十分钟就到达了海滩边,又见到了海,站在海边看湛蓝清澈的海水,看海风吹来的涟漪、看洁净开阔的蓝天、看细纱般飘来飘去的白去、看戏水的孩子、看悠闲垂钓的老人、看远处的水天一色、看近处着各式泳装从容享受阳光的人们......上帝啊,你真的是太偏爱巴西人了。

在巴西,周末举家到海滩晒太阳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而回想国内的海滩,海滩自然是风景,而密密层层的游人则更是风景了......

因这里是一个小海湾,没有什么风浪,海面看起来非常的平和,再加上游人甚少,是个非常适合游泳的地方。于是大家纷纷准备下海。

以我在游泳池也最多只能游上个二、三米的水平,却想下海——自己也觉得天方夜谭!可同事们一再召唤我下海,告诉我很安全的。呵,海水好凉啊,越往里走越害怕。经不住同事的鼓动,于是郑重其事地、再三再四地要求同事们务必时刻注意我的情况,随时准备救小女子一命,同事虽嘲笑不已,但都认真承诺了。还有同事表示专门在岸上焦点关注,随时准备英雄救美,终于……胆战心惊地下海了。海水真的很凉,一头扎入水中,第一次尝到了海水的味道,好苦好咸啊,但很容易就浮了起来,哈,真的能游起来了,还能换上三四口气,双手压一下水就踩到海滩了......真的是在大西洋里游泳了,哈哈哈哈......真的太了不起了。原来海水并不可怕,原来在海里游泳是如此之简单。

瓜拉帕里的海滩(图片来自网络)

不过第二天在另一个海滩边再游泳时,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那里的海滩有浪,我有两次被海浪冲得滚了几滚上了岸,虽然有同事保护,虽然他们仍说是安全的,但我还是觉得非常的恐怖、非常的不安全,于是赶紧上岸。

在此总结两句智人睿语:第一、如果下海游泳,只能在浅浅的平静的海滩边,否则的话绝对绝对的不可以。第二、不论在何时何地,生命最最重要,不用去逞能,不要怕别人嘲笑,不用去证明自己......

海边合影

(中间那个大肚子就是小法。他说得最好的一句中国话就是“大兔子”——同时手指戳戳自己的大肚子。)



难忘的烤肉宴

好吧,按计划该烤肉上场了,这时大家也早饿了,毕竟已是下午4点了。

一回别墅,小法就开始忙碌起来:清理烤肉炉,准备各种各样的肉。巴西的烤肉炉真是可繁可简,小法家的烤炉很简单,如同一个带盖子且有几个通风口的大洗脸盆,盆底放上烧烤专用的木炭,上面架一个铁丝做的架子,肉就放在这个架子上,点燃木炭,盖上盖子,就可以了。没想到烧烤可以这样的简单。当然也有很多人家会专门用砖砌一个高高的带烟囱的很像样的烧烤炉,而肉则用铁钎串起来放在架子上烤。巴西几乎户户别墅都有烧烤设施,烤肉处处可以吃到,当然也不仅仅是烤肉,无所不烤—土豆、西红柿、青椒….几乎所有的家庭宴会上都有烧烤这一大菜。

小法先将炉子点上,再将一大堆肉从冰箱里取出,切成一大块一大块,将肉粘上大粒的烤肉专用盐后就直接放在炉架上,盖上盖子,一会烤肉的香味就从烤炉的排烟孔婀娜多姿地飘出来了。同事们开始打牌,我负责定期翻动。但大家不准我经常打开盖子翻动,说没到翻的时候就总开盖子查看,影响烧烤速度!但我还是常趁他们不注意就开盖,可一开盖烟就会立刻弥漫出来---于是便露了陷,于是便遭到抗议,于是立刻诚恳表示接受,但坚决不改,于是继续......哈哈,谅他们也奈何我不得!

这烤炉很不巴西,太小啦!

小法在忙碌中常极负责任地过来关心一下烤肉的情况,总是不忘表扬表扬我。在这一点上,我很欣赏巴西人的修养——善于肯定别人。其实所谓的先进和文明往往就是这样体现的,他们更注重别人的感受,愿意宽容、理解别人。小法来查看的时候,总是带点盐来,顺手洒在滋滋烤着的肉上,有时干脆洒在木炭上。我很好奇地问为什么,小法做个鬼脸说,就是为了听盐粒在木炭上受热时发出的辟辟啪啪的声音——呵呵,巴西人的浪漫真是无处不在——时时刻刻、细细微微!

一锅肉在我的不停折腾下终于好了,于是小法将肉取出切成一片一片,再准备一点菜叶,几片西红柿,几片面包,一小锅米粉,啤酒、饮料,就可以开吃了。烤肉炉上则再放上第二批肉继续烤。因早已饿极,再加上烤肉香味的诱惑,大家一涌而上。可是狼多肉少,一会儿肉盘就见了底。于是盼着第二锅、第三锅......同时也期盼着小法同志能再折腾一点食物来——在国内,家里招待客人岂不是总是满桌的菜嘛!小法还在如勤劳的蜜蜂一样忙碌着,但总归是肉,好像再没有别的了。

肉还在不紧不慢的烤着,桌上的菜叶、西红柿、面包很快就消灭了,肚子继续饿着,于是打牌的打牌,翻肉的翻肉,但渐渐对小法的烤肉失去了信心——这样有一口没一口的何时才能吃饱啊。大家开始在冰箱里翻,看能不能找到可以让大家解饿的东西——看来巴西人民的生活习惯还是不适合中国人。

好在小法极端随和,请大家尽可随意。可翻了半天也就找了一些鸡蛋,因为小法也仅在周末才回这里,没有什么存货。好吧就煮鸡蛋吃吧,实在也没有别的可选择了。于是,每人预先申报自己吃几个鸡蛋,猜猜我们可怜的领导申报了几个:4个!——可见饥饿到了何等程度?!

鸡蛋很快就好了,开吃,一扫而光。这回大家觉得底气足多了,再等烤肉也不心急了。

肉还在不停地烤着,夜色已渐渐降临,小法的一些朋友陆续到来,舞会开始了,而我早已困得七倒八歪了,于是就睡觉去了。舞会的音乐声、欢呼声可谓惊天动地,可就是在这样嘈杂的巨响中我酣然入睡了......

第二天的日程就简单多了,一个大懒觉,一顿丰盛的早餐,又游了一次大西洋,然后打道回府......

好一个愉快的周末!

小法的朋友也是胖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