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视点 | 王受之:大宅二三事

室内设计师2019-06-18 04:38:38

对于所有人来说,一辈子呆得最多的地方还是住宅,住宅贯穿我们的整个生命,也贯穿了人类的整个文明。人类最早的建筑是住宅,现在热火朝天的房地产,买卖的还是住宅。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为好的住宅投入了收入的最大部分,在住宅中度过了人生三分之一以上的时间。那么,好的住宅应该满足哪些条件呢?查查建筑历史,古罗马建筑家维特鲁威(Vitruvius)在他的《建筑十书》(De Architectura libri decem )中提出了三个条件:firmitas, utilitas, venustas,翻译出来是坚固(Durability)、实用(Utility)、美观(Beauty)。这三条原则被用来作为建筑的准绳已经有两千年了,迄今依然没有多大的误差。我们对待建筑的态度,也总是看住宅地点、建筑质量、空间大小、户型合理、好看与否这么几条,作为市场的商品,还要加上性价比,就是买卖房屋的准绳,维特鲁威的原则依然没有变。


通过几十年的发展,现在的住宅中坚固、实用方面已经没有问题了,符合国际标准的钢筋混凝土、金属框架结构可以长期使用,而在功能方面,户型越来越合理,通风、空调、水电系统、通信设备也越来越成熟。可以说大部分新建造的住宅已经满足了维特鲁威三个要求中的两个,而在第三个要求“美观”上,一直处在探索中。因为基于功能的住宅形式,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风格,而哪一种风格被认为是美观的,并没有绝对的答案。美观的标准与时俱进,也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中国传统的四合院住宅长期以来是美观的标准,但是从19世纪开始,西方住宅建筑逐步进入中国,这些近现代的住宅建筑具有更好的功能、更新的设备配置。在这些新功能的外面,是新古典主义的欧式风格,在20世纪中逐步被国人接受,并且日益视为美观的住宅风格。因此,我们从1990年代以来的住宅开发过程,是伴随着我们称之为“欧陆风格”的西方住宅式样进行的。从那时候到现在,在高级住宅设计上,西方风格基本占有主导性的地位,而传统的中式风格则很长时间没有得到重现。直到2002年前后,国内住宅中才开始出现一些具有中式风格的现代建筑,“新中式”这个称谓慢慢浮出水面。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西方风格和东方风格其实自从两条丝绸之路都从意大利贯通、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攻占君士坦丁堡、学者带着古典经典出逃到意大利、马可波罗在热那亚监狱里口述着游记之后,东西方就已经不是对立的,而是融合的。


理论上,远东国家的确在现代建筑发展上比西方国家迟好多年,对于大部分亚洲国家来说,现代建筑仅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在东亚的各个国家和地区中,我们可以看到两种不同的建筑现代化形式:一种是比较多国家和地区采取的完全西化的现代建筑进程,其背景是急遽的经济成长,许多国家和地区在这个背景之下采用完全西化的方式,放弃传统建筑精神与形式,拥抱西方现代建筑,急于追赶西方建筑最新潮流,最后在建筑上形成“亚西方”形态,没有了自己的独立面貌; 另外一种类型是在西方现代建筑中企图探索一条能够结合传统的道路,把东方的精神、某些建筑形式的特征、空间的处理和现代建筑结合起来,这种类型的探索在日本显得比较突出。日本建筑家丹下健三身体力行,早在1950年代至1960年代已经开始探索日本传统建筑形式和现代建筑的结合可能,这种探索在1964年的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主体建筑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100多年前,其实西方已经有相当令人侧目的东方风格设计运动。在英国和美国,这个运动相当有成就,当时被称为“工艺美术”运动( the Art and Craft ),仅仅在美国,就出现了类似弗兰克·赖特、格林兄弟这样一些重要的设计大师,他们设计的住宅建筑、家具都在全世界具有相当震撼的影响。要说中国式的现代住宅,我看在西方早已出现,可惜这些住宅在中国却长期无人知晓。


中国在现代建筑出现以来的100多年中,也不乏探索现代建筑和传统风格的尝试,一些国内外建筑师早在百年前就开始设计中国式的现代建筑。这类型的设计就有1904年建造的保定淮公祠、1905年建造的成都华西协和大学、1907年建造的天津广东会馆、1908年年建造的福建福州女子文理学院、1912年在济南建造的齐鲁大学和同年在河南开封的河南大学、1919年建造的南京金陵大学北大楼、1921年建造的北京协和医学院,同年在山西建造的祈县乔家大院,那是一个相当大的社区住宅群,还有1923年建造的厦门大学群贤楼群和1926年建造的北京燕京大学等。


↑ 华西协和大学赫斐院


↑ 南京金陵大学北大楼


这些设计是中国式现代的探索,无论从功能还是形式来讲,并不亚于那些同时期在中国兴建的西式建筑。可惜民族形式的探索在1940年代至1960年代以来基本处于停顿状态,而外国的一些突出的借鉴东方形式特征和空间特征的建筑运动,包括“工艺美术”运动都没有在国内引起足够的重视。


即便现在,大部分青年建筑师对于传统民族形式的设计兴趣,也远远不如对西方风格的兴趣来得浓厚。要讲住宅的分级,其实没有必要跑到外国,古代的北京本身就已经分得极为细致,老北京城有两种主要的住宅类型:一种是权贵人家的深宅大院,以亲王府宅最典型,也就是府宅;而那些叫做“小宅门”的四合院、三合院是第二种类型,紫禁城为中心周边分布的是王府豪宅,而周边就是大小四合院。王安忆说:"北京的四合院是有等级的,是家长制的。它偏正分明,主次有别。它正襟危坐,慎言笃行。它也是叫人肃然起敬的。它是那种正宗传人的样子,理所当然,不由分说。当你走在两面高墙下的街巷,会有压力之感,那巷道也是有权利的。”


“府宅”这个字其实保护了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个自然是“宅”,就是住宅、居住的空间,对内性的、隐私的、亲和的、家庭的;而“府”是正式的、工整的、对外性的、主宾性的。大多数住宅不需要“府”这个层面的功能,也没有“府”的面积和空间,因此就统称住宅(residence),只有到了“府宅”这个层面,住宅内容提升了。因此在外文里也有另外一个对应的术语,叫做“mansion”,未必对应准确,但是类型的确有所不同。 有些人会问“resort”这个字的对应,我觉得这个术语更多偏向“别墅”,现在有些人把豪宅统称“resort”,或者统称“别墅”,这两者都是主住宅之外的退隐住宅的称谓,所以一般人不会把自己的主宅叫做“别墅”。


府宅和平日称的“豪宅”也非完全重叠,因为城市内的豪宅绝大部分是在高层建筑里面的,并不接地气,没有院落,充其量利用“屋顶花园”方式做一个空中院落,已经是不得了的奢华了。府宅也不仅仅是地大的宅子,乡村宅子有好多不小,称不上“mansion ”,就是位置决定的。城市的府宅,和乡下的大宅子最大的不同,是在城市规划中围合出一些高端住宅的区域内建造的。这里现代都市的府宅,或者是规划形成的,或者是历史形成的,而现代府宅的集中区,和现代都市的规划因此都分不开。纽约豪宅在上东城,但是府宅全部在长岛,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mansion”来源于拉丁语单词“mansio”,其实原来的意思仅仅是“居所”(dwelling),是一个抽象的、泛指的名词而已。但是发展到英语的“mansion”的时候,早期指教会可以自给自足的大宅,这个自给自足非常重要,因为宅子需要大,并且需要多种功能,至少包括教会的服务功能、也包括居住、生活的功能,这样的宅子其实已经有“府”和“宅”两方面的基本元素。再进一步,就是指私人府宅,在意大利,从罗马时期到文艺复兴时期都称之为“villa”,而拉丁语词根“manor”则主要是指中世纪以后的贵族们的大宅, 从这个词的发展来看,我们似乎可以对应“府宅”到“mansion”。


其实,西方的舒适豪宅出现也就几百年,应该是在文艺复兴时期才有比较成熟的作品涌现,而其中最突出的一个,就是“帕拉丁风格”的创始人帕拉第奥。


我前几年去意大利看了世界上最早形成的一批帕拉丁住宅,颇有感触。


去意大利有好多东西看,教堂、绘画、雕塑、风景,我就多一样:看宅子。意大利经历了文艺复兴的绚丽发展,之后给欧洲住宅建筑的设计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讲究的大宅子,也就是我们在这里说的府宅,权贵的住宅。


意大利古宅很多,学建筑的人言必称“古罗马”,虽然有一些罗马时期的府宅遗址,特别是维苏威火山掩埋的庞贝古城出土的一些豪宅,但是绝大部分只能叫“遗址”,房屋早已经倒坍,面貌不全,即便存在,也当古迹陈列,没有人住。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完整看到的古代府宅,还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多。


看文艺复兴的府宅,其中最重要的一处就是意大利北部小镇维琴察(Vicenza)。这个小镇曾经出过一个影响重要的建筑家帕拉第奥(Andrea Palladio),在建筑史上,他是新古典风格之中,以这种混搭手法推出“折中主义”的大师,虽然商业味十足,但是颇受时代欢迎,最后在英国、法国这些地方出现了跟随他风气的建筑运动,冠名为“帕拉丁风格”,影响力之大,难以估计。在伦敦走走,半数新古典住宅都受他的风格影响,因此来维琴察,和来看帕拉第奥的设计是一致的,维琴察、帕拉第奥差不多成为一体的话题。


从威尼斯开车去维琴察,也就一个小时,那天细雨蒙蒙,路断人稀,停好车在街上走走,好像走在一部关于文艺复兴电影里,其实维琴察很朴素,奢华的大部分在府宅里。所以说这座城市“低调而奢华”,而这里附近的罗通达府宅(Villa Rotonda)就是文艺复兴府宅的典型代表。


↑ 罗通达府宅(又名“圆厅别墅”)


设计师帕拉第奥(Andrea Palladio)身世颇有趣,他生于文艺复兴全盛期的后期,出生的时候是1508年,那时候达芬奇已经快60岁了, 米开朗琪罗也40多岁,那时候意大利还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他家乡维琴察属于威尼斯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Venice),小时候跟的师傅特别喜欢古罗马建筑,喜欢古罗马建筑师的《建筑十书》,他受到很大影响,从而到从业做建筑设计的时候,就专走古典一路,喜欢混合配搭,在维琴察城里城外建了十多栋大宅子,包括罗通达府宅,开风气之先。



↑ 罗通达府宅平面图


他的影响后来之所以这么大,倒不是这些宅子的直接影响,而是他在1570年出版的一本书,叫做《建筑四书》(I Quattro Libri dell'Architettura,英语是The Four Books of Architecture),这本书把新古典建筑、室内、装饰方法、要求作了规范,有点像学国画的《芥子园画谱》,一下子在欧洲遍传, 跟着他走的外国建筑师不计其数。因此,在西方,看豪宅很难不看帕拉丁风格,就是这个原因,去维琴察的目的性也就很清楚了。   

 

那一天我在维琴察看了几个建筑和博物馆,开车出城,没有几分钟就到了“罗通达”(Rotonda)宅子,意大利语中“罗通达”不是人名,而是圆形建筑的统称,在这里是指宅子的主要对外迎宾、接客、公共功能的部分是一个大圆形建筑。“罗通达府宅”正式的名称英国是“瓦马拉那府宅”(Villa Almerico Capra Valmarana),这个府宅因为具有文艺复兴盛期特点,又是大师亲手设计的杰作,因此早已和维琴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City of Vicenza and the Palladian Villas of the Veneto,the World Heritage Site)。一般中文介绍这个府宅称之为“圆厅别墅”,这栋府宅兴建于16世纪晚期,也就是文艺复兴的尾声时期。圆厅别墅坐落于庄园中央的高地上,平面呈正方形,按照纵横两条轴线严格地对称布置,四个立面完全相同。室外的大台阶直接通往二层,二层的入口门廊在立面上特意强调,以6根素面的爱奥尼圆柱支撑起三角形山花,远远超出结构上的实际需要。二层正中央是一个直径12m的圆厅,其穹顶装饰得很华丽。由于选择在山坡顶上建立,周边留出宽敞的草坪,建筑本身又是具有强烈新罗马风的经典古典复兴主义,这栋府宅绝对具有强烈冲击力。


帕拉第奥设计过相当数量的这类别墅,集中在维琴察镇的四周郊区,迄今整体或部分保留的仍然有20余座。我回来之后跟好多要去意大利看建筑的朋友推荐,不过还是再三强调:去前要做功课,如果不知道帕拉第奥的影响力,去看的也就是一栋大宅子而已。


讲西方大宅,好像还真不能不提美国长岛的那一批“镀金”府宅。 19世纪下半叶、20世纪初叶的府宅设计,特别是住宅建筑类型、园林设计的类型,在西方变得多元化。这主要是和社会财富急剧增加有密切关系。20世纪初年,在西方叫做“镀金时代”,这些府宅也就成为“镀金时代”标志性的作品了。如果不看看这些豪宅,还真是不知道我们现在这些豪宅源于何处。 因为美国曾经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经历过一个经济高度发展、富豪辈出、豪宅风行的建设高潮,留下许许多多经典的、夸张的府宅。


最早看美国超级府宅,是去纽约长岛。


我大概和其他美国人差不多:第一次听到长岛、汉普顿(Hamptons)是通过菲兹杰拉尔德(F. Scott Fitzgerald)的小说《伟大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1925),当然,很多年纪小一点的朋友可能就是通过2013年改编的同名电影了,电影中极尽奢华地炫耀了汉普顿的豪宅,并且用盖茨比自己的府宅和他前女友丈夫拥有的府宅对比,夸张地炫耀了“镀金时代”的府宅。小说中有很多细致的描写,这也是我当年开车来看波洛克画室时心里想到的模糊印象。


我们都知道纽约的超级豪宅集中在最东面对着大西洋的长岛,长岛是一片看来很脆弱的半岛,像一把叉子一样伸出到大西洋里,一般称之为北叉、南叉,两个“叉”之间是一片内湖,景色非常优美。这个地方的气候据说和盛产葡萄酒的法国波尔多相似,因此有不少葡萄园,出产很好的葡萄酒。这个半岛在纽约很珍贵,最有价值的土地是朝南的,其中最高级的府宅,大量集中在汉普顿这个地方,从南汉普顿(Southampton)、汉普顿湾(Hampton Bays),到西汉普顿海滩(Westhampton Beach)是纽约权贵喜欢的小镇,那里的府宅不但多,并且有美国最昂贵的住宅,比如这里的萨加波纳克(Sagaponack)这块南面朝海的住宅区内,卖出过美国最贵的一栋独立府宅,超过6000万美元。在长岛,有两片顶级豪宅区,一个是从西汉普顿到有海滩的莫陶柯(Montauk)的区域,这里有21栋美国最贵的府宅,而另外一片在富甲一方的南汉普顿。


长岛这些“镀金住宅”里住的尽是显贵名门,百年前以纽约富豪居多,现在是大导演、明星、大设计师、音乐人为多,这里总是显赫人群的集中区。纽约州邮政编码 11937这个位置上,也据说从汉普顿湾(Hampton Bays)开始,到蒙陶克(Montauk)为止这一段短短的路程上,密密麻麻地有数百个美国顶级文化人的居所,密度之高,不在加州的马里布之下。


 “镀金时代”府宅(The Gilded Age mansions) ,是美国在 1870年代到1900年之间建造的一批超级豪宅,投资方的各行业的顶级精英,比如石油、钢铁、铁路、经济技术、金融行业,之所以在那个特定时期建造,是因为当时完全没有所得税,因此所有收入都可以夸张地用以建造豪宅。这是近代史以来数量、质量、体量最最顶级的一批府宅,不但建筑一流、夸张,内部装修、收藏也极为丰富,大量收藏品、艺术品、园林都直接从欧洲移入,非常惊人。这个时期的府宅美国各地都有,但是最集中的还是在纽约州,特别是纽约市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在长岛汉普顿一带,另一个就是曼哈顿,这些巨宅豪府绝大部分用新古典主义风格,但是比英国那些新古典主义的要设计、建造得张扬和外露。


汉普顿是欧洲早年到北美的冒险家的货物集散地,从北美各地搜集到的货物集中在这里装船,运去欧洲各地,而从欧洲进口到北美市场的制成品也在这里卸货、发售到北美各地。因此这里传统以来就富人多,这些欧洲冒险家在辽阔的北美自然怀乡,因此开始在长岛,特别在汉普顿建造了许多完全模仿欧洲各地、各个历史时期的大宅子。1870年代以后,美国经济在内战之后开始高速发展,加上完全没有所得税,因此富人富得流油,钱多得不知道怎么处置,于是在这里建造了大量超级豪宅。


公开的数据上,美国是世界上豪宅最多的国家,已经完工的豪宅数量高达1090万套,占世界豪宅总量的62%左右。其中,全美地价最高昂的社区,就是我们这里谈到的汉普顿,房屋中位价达到850万美元。我们俗称的长岛,也就是美国人喜欢叫的汉普顿三面临水,海岸线从南面一直环绕到东面,以度假胜地闻名世界。


据说整个长岛上最早的维多利亚大宅是在南汉普顿,叫做“无忧居”(Kilkare House),面对大西洋,门口就是长长的沙滩,这种用木片做墙面的手法后来变成木瓦墙面,叫做“Wood shingles”,在美国殖民地时期流行,直到现在也是美国住宅的特征之一。


安迪·沃霍尔1972年在东汉普顿的蒙陶克用22.5万美元的价格在海边买了自己的大宅子,据说他的作品《日落》(Sunset)便是从这栋蒙陶克住宅望出去的海景,后来调香师劳伦·勒·赫奈(Laurent Le Guerne)根据他的这张画创作了新香水,名字叫做安迪·沃霍尔-蒙陶克-邦德第九号(Bond No. 9 Andy Warhol Montauk)。 


长岛上面的这些大宅很多不对外开放,因此难以见到内部面貌,前两年,电影《伟大的盖茨比》重拍,利用了好几栋最夸张的长岛豪宅做背景,吸引了全世界观众的注意,我也因此再去那里看可以开发的几栋巨宅。


↑ 电影《伟大的盖茨比》以豪宅为背景


第一栋很大,叫做“切尔西府宅”(Chelsea Mansion), 这个宅子在一片空旷的自然保护地上,这片550英亩的景观用地叫做“姆顿城”(Muttontown),这宅子原来是富豪本杰明·穆尔(Benjamin Moore)夫妇的住宅,它在1924年建成,混合了中式、英国和法国风格,有40个房间,错落有致,内部空间很舒适宜人。是长岛1920年代“黄金海岸”(Gold Coast)一线的外简内奢设计风格中一个突出的例子。这个是可以买票参观的住宅,外部设计简单,甚至有点朴素,而内部则美轮美奂,特别是中国水墨墙纸、陶瓷氛围中的舒适法式、英式室内给我印象很深刻。(地址是34 Muttontown Lane, East Norwich, NY 11732)。


切尔西府宅在长岛北岸,离汉普顿一线有点距离,长岛北岸称之为“黄金海岸”,是长岛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府宅集中区。这里主要集中了1920年前后爆发的那些富豪的住宅,这类富豪在美国人口中叫做“老钱”(old money),主要和战后崛起的那些新富豪分开来。 奎尔庄园及植物园(Coe Hall and Planting Fields Arboretum State Historic Park)就是一个例子。这里牡蛎湾(Oyster Bay) Upper Brookville的寇世庄园及植物园占地400英亩。100年前,保险业和铁路大亨亨利·寇(Henry Coe)夫妇请著名建筑师设计,采用从世界各地购买的名贵建材和花草树木,兴建有67个房间的都铎复兴风格主建筑豪宅,外加意大利风格花园。这个花园现在成了著名的植物园景点,拥有400英亩的园林,包括温室、树林、花园、草地,美轮美奂。他们夫妇喜欢园艺,在庄园内种了500多种不同的树木和灌木、超过80个品种的落叶和常绿的木兰系列、超过1000个品种的杜鹃花,还有收藏1万多个植物压制标本的标本馆。那栋灰色的都铎巨宅颇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它是一个植物园,自然公开开放,也给我们一个可以一窥豪宅能够有多么大的园林的机会。


长岛大到令人目瞪口呆的巨宅是“奥赫卡城堡”( Oheka Castle),也就是电影《伟大的盖茨比》里面豪宅的原型。那栋巨宅是“镀金时代”的巅峰之作,据原小说作者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研究学者布鲁科尼(Matthew Bruccoli)表示,这个城堡是书中盖茨比庄园部分灵感的来源。


↑ 奥赫卡城堡鸟瞰

↑ 奥赫卡城堡环境


↑ 奥赫卡城堡轴线


奥赫卡城堡的构思开始于1914年,当时的一个银行家奥托·赫尔曼·卡恩(Otto Hermann Kahn)投资一百万美元的价格在长岛的冷泉港(Cold Spring Harbor)一次性购买了443英亩土地,建造他的庄园。头两年时间用在了建筑人工山丘上,硬是在这里堆起一座山丘,使得这里成为长岛最高的地方。在山上建造的这个城堡,1917年建筑工程才开始,1919年城堡建成,1100万美元造价,如果按照今日价值来算,大概是1亿美元以上,之所以叫做“OHEKA”,是奥托·卡恩(Otto Hermann Kahn)名字前首写字母的组合。


↑ 奥赫卡城堡室内


这个豪宅建成之后接近一百年,一直是全美第二大私人住宅,第一名是范登比特(Vanderbilt)家族在北卡罗来纳州建造的比特摩尔府宅(Biltmore House)。建成之后,这座拥有127个房间的建筑被奥托·卡恩作为夏季别墅,并经常举办晚会来招待皇室成员、好莱坞明星和达官贵人,当时全职的仆人就有126个。 

 

↑ 比特摩尔府宅


奥赫卡府宅经历颇为复杂,1934年奥托·卡恩因为心脏病突发而过世,死于心脏病后,维护这么庞大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困难,家人因此在1939年将住宅卖给了纽约的环卫工人福利基金会。此后这里成为纽约环卫工人的老人院。1942年,大战正酣,这里成为美国商业海运船队的无线电报务员的培训学校。1944年,温室花园部分卖给了奥托·卡尔(Otta Keil)家族,现在就是奥托·卡尔植物园。1948年以后,这个巨大住宅建立了“东部军校”(Eastern Military Academy),1979年东部军校的关闭,奥赫卡府宅被完全废弃,成了无人知晓的废墟一片。1984年,长岛开发商加里。米留斯(Gary Melius)用很便宜的价格(大约150万美元)收购了这片废墟,决心恢复原有的辉煌。但是多年来这片原来443英亩的巨宅园林被分割零卖,仅剩23英亩的面积,还不到原来的零头。


重建工作颇为惊人,单单垃圾就用大集装箱车运了300车。重新装窗门,就有222个之多,从原来建造奥赫卡府宅的屋顶瓦制造商处再购买同样的瓦顶,所费巨大。到1988年,米留斯自己顶不住了,那时候日本资金正在涌入美国,他不得不把这个还没有完工的项目以22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横井英树(Hideki Yokoi)。横井英树当时来势汹汹,要买下纽约的帝国大厦,买奥赫卡府宅的时候也信誓旦旦的要重新恢复昔日辉煌,经过十年努力,他也撑不住了,这个物业在他的一个女儿手里不知道怎么收尾,因而再谈租赁,原来已经退出项目的业主加里·米留斯又以长期租赁的方式获得经营,几年之后,再买了回来。现在,这个历史豪宅终于完全恢复了原有的辉煌,每个细节都不遗余力地再现原有的奢华,重建费用超过了3000万美元。


这个宅子是最容易参观的,因为它现在是一座度假村式的酒店,有32间豪华客房、套房,有高尔夫球场和网球场,多部影视作品选为背景。有些人说,如果要体会当年盖茨比的感觉,就要到这里住一下。  


根据记载,真正最“豪”的大宅,是原来在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威廉·阿斯托尔夫人府宅(Mrs. William B. Astor House, 1896 ),据说是美国最豪华的宅子之一,原来在曼哈顿上东城(the Upper East Side)第五大道840号(840 Fifth Avenue)上,是给美国地产大亨威廉·阿斯托尔( William Backhouse Astor, Jr.)的夫人卡罗琳·阿斯托尔(Caroline Astor)建的,习惯上大家都叫“阿斯托尔夫人府宅”。这巨大的建筑1893年开工,到1896年才完工,设计师叫做理查德德·莫里斯·汉特(Richard Morris Hunt),采用典型的法国文艺复兴风格(French Renaissance style),目的是要模仿法国的城堡府宅(ch teau)。那真是一栋巨宅,单单舞厅(the ballroom)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包容2000人在里面活动、跳舞、用餐,是当时纽约最大的豪宅。


在这栋建筑建成之前,美国最大的那一栋豪宅也是阿斯托尔夫人的,它在第五大道350号,也就在24街交界处那一栋里面,舞厅容纳大约400人左右。可惜我们这里谈到的阿斯托尔夫人府宅已经不在了,那栋豪宅在阿斯托尔去世之后,出售给房地产开发商是本杰明·温特(Benjamin Winter, Sr.),我按图索骥去看原址,现在是伊玛努尔教堂(the Congregation Emanu-El of New York)。 这个最顶级的府宅还是很多人关心,我特别去图书馆找资料看,建筑设计非常宏大,细节也丰富。 首层入口,进入一个圆形穹顶的前厅(a domed vestibule),采用英国新古典时期的亚当风格(the Adam style)设计,据说阿斯托尔夫人和管家赫福迪(Mr. Hefty)就在这个前厅接待客人,这里悬挂着卡罗琳·阿斯托尔的巨大油画肖像。 经过前厅,穿越一条长长的纯大理石走廊,走廊两侧全部是阿斯托尔家族、卡罗琳家族历代祖先的半身胸像雕塑,才进入正式的接待厅(The reception room),这厅称之为“大厅”(the great hall),气派恢宏,接待厅有巨大的白色大理石回旋形状阶梯通往二楼,我看当时的照片,那些大理石楼梯的雕塑栏杆精致讲究,现在难以找到如此的工匠重做了。


↑ 比特摩尔府宅环境


↑ 比特摩尔府宅


阿斯托尔夫人府宅的化妆室极为讲究,金碧辉煌,顶棚是全金色的,英语中化妆室叫做“drawing room”,墙上金框全部镶大镜子,就是一个金色的“镜厅”,地板上铺波斯地毯、豹皮毯、羽毛毯。而餐厅的墙面是黑色的大理石,墙上悬挂着欧洲中世纪、巴洛克时期的挂毯,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极尽奢华”的装饰手法。餐厅旁边还有早餐厅、卡罗琳·艾斯托尔夫人的茶室,茶室用东方风格装饰。


这栋住宅最讲究、最大的是舞厅,整个宅子后面部分,从一楼到四层全部属于舞厅空间,供大型的招待会用,同时也是这个宅子最大的画廊,墙上都是收藏的名画、列队方式陈列的雕塑、收藏的各种文物尽数其中。顶棚上是巨大的水晶吊灯,那种场面,现在反而在很多国内的豪宅里面可以看见。  


美国地广人稀,除了纽约这样人口密集的城市,房子大到什么地步也很难凑上“府宅”这个级别。现在的豪宅总是几百亩、上千亩,有自己的庄园、马场,甚至飞机场。因此,在美国谈豪宅还真不容易。看了美国的府宅之后,连同在欧洲所见,特别是伦敦看的府宅,我对于西方府宅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印象。从这个高度来看北京的府宅,自然很流畅,也容易理出中国形式新府宅的思路。


本文刊登于已出版《室内设计师》杂志 66期 “视点”栏目


扫码购买 vol.66 文创空间

定价:60元




征稿信息


如果您有优秀的设计作品想与我们分享,并想通过《室内设计师》的微信平台与更多设计师及读者朋友交流,我们竭诚欢迎您向我们投稿。


投稿及咨询邮箱:ider2006@qq.com

投稿作品内容:项目基本信息、文本说明、高清图片以及线图(如平、立、剖面图等)


优质投稿将会入选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编辑、出版的《室内设计师》纸质杂志。




扫一扫或长按下方二维码,欢迎关注室内设计师公众号!平台将定期推送杂志精彩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室内设计师》杂志

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华东分社出版及发行

欢迎投稿,投稿邮箱:ider2006@qq.com

微信公众号:Interior_Designers

微信编辑:Arz

美术编辑:yao

微信统筹: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