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走向大湾区|假如那个时候有粤港澳大湾区……

越秀地产2019-07-01 19:13:01


走向大湾区


粤港澳大湾区的总体规划带着国家的战略性历史使命呼之欲出!我们将迎来一个怎样的大湾区?接下来,越秀君将推出“走向大湾区”系列文章,为你呈现一个不同视角下的大湾区。今天推出的就是本系列之一:假如那个时候有粤港澳大湾区……



1856年12月15日,一场大火,广州十三行被烧得干干净净。十三行,这个堪称中国早期最有影响力的“自贸区”,在外贸领域的独特地位从此成为历史。


外销画中的1822年十三行大火。十三行多次遭遇大火多次重建。据记载,1822年大火烧了两天两夜,十三行商号里的白银被烧溶,沿着水沟流淌成了近2里长的银条。但在1856年大火之后,十三行再也无力回天。


与十三行一起在这把大火中消失的,还有广州——那时的广州,包括了现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大部分地区——作为东方第一大贸易港的地位。此后,粤商北上,奠定了上海异军突起的商业根基,外贸中心则逐渐转移到了香港。

在粤港澳大湾区作为国家战略,其总体规划即将出台之际,重温这段历史,不禁引人遐想:假如那个时候就有粤港澳大湾区……



1


假如那个时候就有粤港澳大湾区,鸦片战争估计不会爆发……


1839年3月23日,伍秉鉴身上带着锁链,被钦差大臣林则徐派人押往十三行宝顺洋馆,催促贩卖鸦片的英国商人进城接受传讯。同时,他的儿子伍绍荣已被关入大牢。

在此之前,他是十三行的行商首领,拥有三品顶戴。2001年,《华尔街日报》统计了1000年来世界上最富有的50人,伍秉鉴是他那个时代的世界首富。但在当时,伍秉鉴却卷入了一场即将打响的、对中华民族有着深远影响的战争——鸦片战争。


伍秉鉴经营的怡和行当时在国际市场上就是信用的象征。据1834年估计,其家产规模达2600万银元,大致相当于当时清廷年财政收入的1/3。


鸦片战争其实是两种植物的战争。一种当然是鸦片,另一种,则是英国人最离不开中国的东西:茶叶。虽然日本和朝鲜早已从中国引进了茶叶种植,但当时能对全球进行茶叶出口的,只有中国。而英国,则是对茶叶进口需求最大的国家。

当时,在广州一口通商的政令下,十三行垄断着整个中国的对外贸易。伍秉鉴作为十三行的首领,也是最大的茶叶出口商。据说,伍秉鉴对茶叶质量的把关非常严格,而且拥有非常好的信用,所以只要盖有他家商号标记的茶叶,在海外市场格外畅销。

茶叶等商品源源不断地出口,白银哗啦啦地流入中国。为了平衡白银缺口,部分外国商人与中国官员勾结,向中国走私鸦片。到道光派林则徐南下广州禁烟,这两种植物多年的私下暗战,终于上升到了国家层面。


左边是被称为“茶叶大盗”的英国植物学家罗伯特·福琼画像,右边是他从中国带走茶叶树幼苗的沃德箱图示。他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多次深入中国腹地,带走茶籽和茶叶树幼苗并不断改进栽培方法,打破了中国在茶叶贸易上的垄断地位。


英国人挑起鸦片战争,实质上是要挑战中国落后的朝贡式外贸制度,打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但是,当时的清廷还沉醉在“天朝上国”的迷梦中继续闭关锁国。于是,作为当时唯一外贸通道的十三行行商们,就成了风箱里的老鼠。

尽管由伍家和行商们捐资修建的虎门横档屿防御工程在战争中起到了重大作用;尽管行商们出面谈判避免了英军进入广州城;尽管在整个战争中和战争后以伍家为首的行商们捐助了巨额财富;但是,根本不了解世界和国际贸易格局的朝廷上下,仍将行商们视为汉奸。


《广州,浮动的城市》,于勒·埃迪尔摄于1844年。于勒·埃迪尔曾任法国海关官员,1843年,他带着摄影器材来到广东,在工作之余拍摄中国影像,是学术界公认的第一位在中国从事摄影活动的外国摄影师。


对照触动日本走上开放和维新之路的黑船事件,不免让人唏嘘:假如当时就有类似粤港澳大湾区这样的规划,假如当时的清廷能意识到,不但要对外开放,而且要让有着良好先天条件和商业基础的广州探索和引领全面开放新格局,凭借当时茶叶、陶瓷、丝绸等多种在国际市场上极富竞争力的产业优势,中国在这两种植物的战争中不太可能落败,还极有可能就此走上富国强兵之路。鸦片战争就算真的不可避免,也完全会是另一种场景。




2


假如那个时候就有粤港澳大湾区,东南亚华侨可能就不会多次惨遭屠戮……


每天,“张保仔号”复古客船都会扬起醒目的红帆,从尖沙咀出发,划过维多利亚港的海面,展示着香港人对这位“城市奠基人”的怀念。在很多香港人看来,这座城市并非始于英国殖民者的精心设计,而是始于张保仔、郑一嫂夫妇的苦心经营。

“张保仔号”复古帆船如今已是香港的特色观光项目。据说张保仔、郑一嫂统领的红旗帮纪律严明、装备精良,全盛时拥有600艘战船。因其专与官府和洋人作对且不滋扰贫民和渔户,而深得当地百姓拥戴。


张保仔、郑一嫂,《加勒比海盗》中东方海盗啸风和清夫人的原型。在清廷闭关锁国之际,他们以香港大屿山为基地,活跃于珠江口,装备西洋武器,专与官府和洋人作对,重创过葡澳舰队并围困澳门,俘获过英国舰船。当时的清廷必欲灭之而后快,甚至不惜与葡萄牙人、英国人组成联军来剿灭。

在那个大航海时代,当西方列强通过海路向东殖民开拓时,南海上的华人武装力量同样风起云涌。在很大程度上,这正是在朝廷闭关锁国的政策下,民间海洋意识觉醒的体现。

左为19世纪西方报纸上通缉郑一嫂的画像,右为清朝记录海盗的文献《靖海氛记》中的张保仔画像。康熙收复台湾后,郑氏部分残兵流落到珠江口,与当地疍民融合形成了六大帮。张保仔原为红旗帮首领郑一义子,郑一亡故后协助郑一嫂统领红旗帮,两人后来结为夫妻。


伍秉鉴之前的行商首领潘振承,曾3次赴马尼拉经商。尽管在菲律宾的生意兴隆,但对菲律宾的情况了解得越深,潘振承对西班牙人的痛恨也就越深。

1564年起,菲律宾群岛成了西班牙的殖民地。但在此之前,便多有下南洋的广东、福建居民不断来此发展。眼看华人越聚越多,西班牙人感觉他们殖民统治受到华人的威胁。在与明朝官军联手剿灭华人海上武装的过程中,他们又看到朝廷对华侨全无保护之意,便先后多次对菲律宾华人下毒手,进行屠戮和驱逐。

潘振承因此对西班牙人深恶痛绝,他的策略是:扶植对华人没有原罪的瑞典商人与西班牙对抗,最著名的当属瑞典哥德堡号3次来广州。潘振承甚至通过债转股的形式成为了瑞典新印度公司的股东,并亲赴哥德堡参加股东大会。

瑞典仿古商船哥德堡号。哥德堡号当年是瑞典最大的商船,曾3次到广州进行贸易。1745年,哥德堡号满载着从中国广州运回的商品,却在离哥德堡港口只有900米处沉没。两百多年后沉船被发现、打捞并复制,沿着当年的海上丝绸之路再度到访广州,于2006年7月18日抵达广州南沙港。


而张保仔和郑一嫂的海上武装力量,与当年在海上武装反抗西班牙等殖民者的“李旦—郑芝龙—郑成功”体系可谓一脉相承。

在海洋意识方面,十三行的行商们与张保仔们应该是心意相通的。伍秉鉴接任行商首领后,面对新的外贸格局,他采取了扶美抑英的策略。在张保仔、郑一嫂接受清廷招安后,伍秉鉴与张保仔关系密切,甚至有伍秉鉴替张保仔在广州买了宅邸的说法。


设想,假如那时候就有类似粤港澳大湾区这样的规划,如果那时候就有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将“粤港澳大湾区”作为国家战略,与“壮大海洋经济,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并列放在同一段落,张保仔、郑一嫂很可能不会背上盗名,而是成为国家的海上利剑,也就不太可能发生东南亚华侨多次惨遭屠戮的惨剧。





3


假如那个时候就有粤港澳大湾区,中国在世界体系中的定位,或许就不会迷失那么多年……


1842年12月23日,就在中国战败签署《南京条约》后不久,已是风烛残年的伍秉鉴写信给美国友人J•P•Cushing说,若不是年纪太大,经不起漂洋过海的折腾,他实在十分想移居美国,满纸怆然难禁之情。同日,他在写给另一位美国朋友罗伯特•福布斯的信中也表示:“如果我现在是青年,我将认真地考虑乘船往美国,在你附近的某处定居。”

第一艘到达中国的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中国皇后号于1784年第一次到达广州,美国与中国的直接贸易史自此开始。伍秉鉴成为行商首领后采取扶美抑英策略。


1842年的美国,形象并不光鲜。当时,英国仍然称霸世界。而在中国,尽管经历了第一次鸦片战争的战败,但绝大多数人仍然继续沉醉在天朝上国的迷梦中。

美国哈佛大学贝克尔图书馆等处收藏的伍秉鉴与美国、印度等国朋友的商业信函显示,伍秉鉴在欧洲、美国、印度有广泛的投资,投资领域涉及铁路、证券、保险等行业,充分表明他对新生事物有着异乎常人的超前眼光,看起来更像是超越时代的投资家。

这样一位深具战略眼光的商人,在当时的情况下心灰意冷,甚至在别人都盼着落叶归根的晚年萌生去国离乡之意,除了外界普遍认为的不满当时政商关系下被官府肆意欺凌和掠夺外,更多的是对当时国家和故土发展前景的深深失望。



在美国修筑铁路的华工们。美国学者穆素洁在研究了伍秉鉴的商业信函后披露:伍秉鉴通过他在美国的朋友先后投资了美国的密歇根中央铁路、柏林敦和密苏里河铁路。这个基金后来还组建了美国股票投资公司,投资阿尔巴尼和波士顿矿业公司。


9个月后,伍秉鉴溘然长逝,终年74岁。又过了13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再次战败,当年被称为“天子南库”,承载着伍秉鉴财富帝国辉煌的十三行,也被付诸一炬,珠江上外来商客云帆排海、络绎不绝的景象已被风吹雨打去。

千年商都广州在败落,整个中国在世界体系中的位势也在败落,整个民族都陷入了长久的迷失和苦苦探索之中。直到改革开放之后,这片土地,才又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发展节奏。

上海南京路上的永安公司旧影。当年,广州败落,粤商北上,上海崛起。民国时期上海最著名的4大百货公司:先施、永安、大新、新新,它们的创办人,均为出生于广州府香山县(今中山、珠海)的粤商。


假如那时候就有类似粤港澳大湾区这样的规划,如果那时候的当政者,就能意识到要让这片向海而生的土地,向世界最先进的经济地理形态靠拢,参与全球经济格局制高点的战略竞争,以伍秉鉴的战略眼光,一定会兴奋得睡不着觉而不是心灰意冷。如此,中国也将以清晰的思维融入全球近代化的进程,很可能就不会有第二次鸦片战争和此后的百年屈辱,中华民族早就以昂然的姿态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4


历史不容假设。但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传统上,以广东为中心就存在着一个的东亚贸易圈:自马六甲为南端起点,沿途经南海至澳门、广州,东南有菲律宾,东北航经台湾直到日本。从明朝开始,广东和福建沿海就形成了一股下南洋的民间海洋经济发展大潮,但是由于当时的国家战略没有跟进反而走向长时间的闭关锁国,最终导致中国在西方列强崛起于海洋的过程中,满盘皆输。

广州通海夷道示意图。广州通海夷道是我国对海上丝绸之路最早的叫法。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广州通海夷道以广州为起点,全长1.4万公里,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途经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改革开放之后,出于长期形成的商业文明积淀和香港、澳门的独特连接作用,珠三角地区得风气之先,率先发展,初步具备参与全球化竞争的基础和实力。在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导,重启海上丝绸之路的背景下,在国家层面的高度,规划和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不仅体现着国家战略对历史教训的重视,还体现着面向全球、面向海洋、面向未来的重大决心。

从全国的格局来看,在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粤港澳大湾区的论述,已经从去年的对港澳工作部分变更到了区域发展战略部分,成为与京津冀一体化和长江经济带并列的国家战略。

在观察人士看来,三个区域战略中,京津冀一体化重“疏通”,政治属性更浓;长江经济带重“保护、转型、城镇化”;而粤港澳大湾区的重点,在“对外开放”和参与全球经济格局制高点的战略竞争上。


在NASA发布的2016年全球夜景图中,中国三大经济圈里,粤港澳大湾区灯光的亮度最高,而且城市之间的连接程度最强。


从外部看,粤港澳大湾区作为东南亚发展的重要一环,也是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对该区域有着重大的影响力。东盟十国人口数量接近6亿,是潜力巨大的市场;经济上,东盟也是仅次于欧盟和美国的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从长远看,以南海为核心,涵盖东海、黄海的环太平洋中心区,将成为未来世界的重要一极。

观察人士认为,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粤港澳大湾区上升为国家战略,说明中国不仅始终重视对外开放,更期望通过粤港澳大湾区的打造,引领中国对外开放的新格局,从而在国家对外开放的战略格局中发挥更大作用,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关键支点。同时,中国要想壮大海洋经济,在越来越激烈的全球化竞争格局中占领高地,必须要大力发展湾区这一高端经济地理形态,参与全球竞争。


南沙,粤港澳大湾区的几何中心。随着大湾区时代的到来,广州也进一步意识到了主城区离海岸线太远的不足,正在大力发展临海的南沙,整个城市南拓,将南沙提升到了城市唯一副中心的发展高度。


所以,总书记才会说,“这个大湾区搞起来不得了!”所以,粤港澳大湾区才会一再出现在国家党政最高级别的报告中。所以,粤港澳大湾区总体规划和这片土地上的各项基础设施建设,才会如此快速高效地推进。


粤港澳大湾区带着国家面向全球、面向海洋、面向未来的历史性战略使命而来。在历史性战略机遇面前,这一次,这片土地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




主要参考文献




1.罗三文:《当中国商人主宰地球时》,《工商史话》,2013年5月到11月刊

2.[美]穆素洁(Sucheta Mazumdar):《中国:糖与社会——农民、技术和世界市场》,广东人民出版社

3.李远江:《世界首富伍秉鉴的末路人生》,《先锋国家历史》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