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国家级非遗 上海绒绣 千万针线胜画笔

上海绒绣艺术2019-05-02 08:53:19


转自公众号“上海海外联谊会”



      一江春水因风皱面,巍巍高山为雪白头,如此诗情画意如何用绣线传递出意境?上海绒绣的传人们用色彩稍有偏差的羊毛绒线来表现江水和积雪,为体现光照不同带来的丰富层次,光白色绣线就有好几十种。最终,纤毫毕现的绣品可以如油画、摄影作品般折射光影变化。


▲绒绣室内装置艺术《爱鹿》入选2013年上海当代工艺美术精品展


        

        绒绣作为西方的一种传统手工刺绣工艺,传入上海已有160多年历史。工艺原理系用色彩丰富的羊毛绒线(彩帷绒)手工绣制在特制的全棉网眼布上,由千万个颗粒“次第排列”、“彩点组合”以点集成画面。也有称“点子绣”、“斜针绣”或“毛线绣”,70年前上海有这类绣工近4万人。经过多年发展,上海绒绣把西方的美利奴羊毛线绣花同本地手工刺绣融汇在一起,把原来简单的图案花色、日用工艺品分流出绒绣艺术品,经过几代人改良,创造出独具地方特色的刺绣门类,尽显绒绣独特的艺术语言。


▲绒绣艺术品《卧龙大熊猫》

      创下国内绒绣史之最的巨制,当属总面积约106平方米、幅重150公斤的《嵩岳秋色》。12年前,由22位上海绣师潜心合绣八百十七万余针、用两千五百多种色线来映衬万山红遍的巨型绒绣《嵩岳秋色》。这一沪上最大绒绣珍品长16.3米、高6.5米,绣出的“万山红”如瀑布般倾泻在观者眼前。


       绣作原型取自魏紫熙先生1978年创作的国画,当时由上海黎辉绒绣艺术有限公司的绒绣大师唐明敏领衔,22位平均年龄逾53岁的绣师合绣175天。为使绣出的“国画”神形兼备,先后动用1吨多新西兰羊毛,染出两千五百余种色线。其中,仅红色线就有六百余种,通过劈线分股、拼线组合、逐针配色,将层林尽染的“万山红”绣出灿烂绚丽。摹本国画中层峦叠嶂、云雾缭绕、山泉奔腾、苍茫无限的雄伟气势,悉由一针一线来传韵,无论在绣制规格和难度上都创申城绒绣史之最。


▲绒绣艺术品《嵩山秋色》


▲绒绣艺术品《国色天香 牡丹》

 

       一旦开绣费时费力,因此西方绒绣偏重于小幅精品,唯独上海绒绣以小博大,以气势宏大的作品取胜。这是因为历代沪上绣工在创作过程中,不断汲取中国传统刺绣艺术的精华,追求西方“点彩法”线色的多样化,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特别是现年60岁的绒绣大师唐明敏,全面掌握从绒绣画稿处理、分色、配线、自行染色到造型绣制技艺,充分发挥和运用绒绣工艺中的劈线、分股、拼线、复色等专业技能,创作出许多工艺精湛的精品。不论是国内外古典或近代现代的流行画派;不论是人物肖像、风景、动物、静物,还是具象、抽象等题材,都能娴熟用绒绣表现出来。特别是其首推的绒绣人像和风景画,将传统的绒绣艺术推向划时代的水平。她主绣的代表作品基本都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其中有湖南厅《毛主席和各族人民在一起》、香港厅《香港维多利亚海湾夜景》、安徽厅《黄山日出》、河南厅《巍巍嵩山垂古今》、国宴厅《万里长江图》、甘肃厅《嘉峪关》、吉林厅《长白山》、重庆厅《山城夜景》等。


▲绒绣艺术品《武陵源》


▲绒绣艺术品《苏州古典园林》


       上海绒绣传承人许龙娣现年76岁,她是当前从事绒绣历时最长的工艺师,“靠勤奋琢磨出了用金钱买不到的手艺”。她没有进过正规学校美术学习,只能边绣边学习,至今还经常鼓励青年“活到老学到老”。有时候碰到难题,站起来走动一下,等到灵感来了再坐下来绣制。平时还认真听取同行点评指导,修改后进行回忆比较,每当修改一次后,就是技术上一个层次。



▲2001年 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宴厅《万里长江图 》


▲绒绣艺术品《清明上河图》清院本(局部)现悬挂于外交部南楼多功能厅


▲绒绣艺术品《罂粟花》


▲绒绣艺术品《最美的谢礼》 


▲华师大社会学本科生75名学生参观学习


▲2010年2月上海绒绣赴美旧金山参加“欢乐春节”活动


▲2017年9月16日第29次上海市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大世界非遗原生态厅展演


       在这支老当益壮的队伍中,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海派绒绣传承人包炎辉已步入古稀之年,最年轻的传承人王丽萍也已56岁。由于没有年轻人能耐下性子做绒绣,一些名师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一名徒弟。如今,如何吸引年轻人传承技艺成为上海绒绣发展的最大瓶颈,“老法师”们只能坚守自身岗位同时翘盼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