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香江回忆录(上)| 临海而居,拥书而眠的她,是维多利亚港边的一朵铿锵玫瑰

婷婷语历2021-09-12 07:33:03





Part 1

中环


香港中环,某外资银行楼下的石狮雕像引来很多行人合影。

中午时分,我站在西装革履进进出出的人群中,用眼睛搜寻着记忆中她的影子。

十分钟左右,我听到一个女低音说: “Hi, 我在这里呢。”

我转过脸来,看到穿着黑白条纹衬衫和短裙,酒红色头发的她,一张带妆的脸绷得很紧,没有一丝笑容,却又不失和善。

Susu 生于广州,定居于北京,刚调到香港总部来工作,是一枚名副其实的金领。



这是我第二次只身来港旅游,偶然在朋友圈发现我的行踪以后,她主动向我伸出了橄榄枝:“有空请你吃饭。”

她周三晚上才抵港,约我周四午餐。

“你想吃什么?”Susu很细心地问我。

“你熟悉你来定,我什么都吃。”我跟Susu并不算很熟悉的朋友,在这之前我只和她在上海见过一面,这次她能主动邀请我吃饭,我已经很惊讶了。

“上次听你说订错了返程票,那你最后一晚有住的地方吗?” Susu继续问我。

“有有。” 我连忙拒绝:“不用不用,我跟旅馆老板说一下,续住一个晚上应该没问题。”

最后,我们敲定了她所在的公司员工餐厅吃自助餐。




Part 2

自助餐厅


“我在on diet,不能吃很多。” 跟戒备森严的前台办好了访客卡以后,Susu领着我上楼后,告诉我取餐的地方,随后她端着一个鸡肉沙拉出现在座位上。

看我端着一盘满是咖喱的印度菜,Susu跟我介绍:“今天刚好吃印度菜,我们银行很多印度人,所以这里的印度菜做得很地道。” 我看着她盘里排得整整齐齐的鸡肉块,忍不住想吃。连续几日吃街头小吃,不是牛肉粉就是车仔面,我的胃已经饿坏了。

她赶紧夹了一块到我的盘里说:“吃吧”。

“住的地方解决了吗?”Susu挑着几片菜叶子若无其事地问我。

香港住宿奇贵,而且房间不好订。我早上出门时问过了老板,周五在湾仔有个电子展,价格优惠的房间价格翻了倍还都被订满了。

行无定踪的我最后一晚想去岛上或者迪斯尼,我把行李寄存在店里,打算晚上回去再取,等确定了行程再看住宿。

虽然居无定所,但我嘴上还是逞强:”有的,你不用操心。“

Susu 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你不用见外,如果你需要借住,跟我说一声好了。我住的地方不大,但客厅有张沙发床,凑合一晚没问题。” 

我忍不住面红耳赤:真丢人,蹭饭不够还要蹭住。

看我还在犹豫,她又追加了一句:“我家的窗外就是海,夜景很美。”

我顷刻动摇了:没想到平白无故多了一天假期,还可以去Susu家里欣赏夜景。

“好啊,那我晚上请你吃海鲜。你要答应我,否则我就不去了。” 我提了一个小小的意见。

“没必要,你知道这里的海鲜多贵吗?随便吃吃就要一千多港币。” Susu快言快语地斩断了我的念想,我只好吐一吐舌头继续吃菜。

 





Part 3


夜幕下,我坐在地铁站出口外的椅子上等Susu下班回来带我回家,之前她说她七点左右就能下班,最后却加班到了近八点。

她是打车过来的,那会我还在玩手机,冷不丁眼前出现一个人。

Susu看了两眼我和我的两个行李箱说:“走,回家吧!”,

穿着高跟鞋的她走得飞快,我拖着行李箱跟在她后面,箱子跟时高时低的路面摩擦,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香港是一座多山的城市。

一路上都是商铺,临近小区门口有几家西餐厅和酒吧,高高的住宅楼耸立在街角,晚上家家户户亮着灯,像是满天繁星。

“咔擦”一声,Susu打开了公寓门:“我家客厅不大。” 她依然这么说。

我环顾了一下,这是一套类似于酒店式公寓的精装房。在香港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已经算是很奢侈了。

“我要上去收衣服,顺便抽根烟。你要跟我一起上去吗?” 她问我,我很听话地点了点头。





Part 4

天台


Susu住在顶楼,楼上有个天台。

爬了一层楼梯登上去,我看到了脚下的一片海。

远处的山和近处的海,连成了一片,水天相接处,是灯光连成一片的桥,水面上飘着几艘小船和游艇,驶过之处掀起一片片涟漪。



“哇,你看天上还有月亮!”我突然发现半空中悬了一勾弯月。

“不知道这是上弦月还是下弦月?”我喃喃自语。

“下弦月。” Susu拿过一个烟灰缸,敲了敲烟灰。

我后悔没有拿手机,想下去拿又怕错过了这一湾美景。

两个人站在那里, 吹着夜风静默无语,好像说什么都嫌多余。

一根烟的时间,Susu开始动手收衣服,我也帮忙搭了一把手,帮她端了一盆衣服下楼。

“晚饭就不出去吃了吧,你跟着我吃好了。”Susu从冰箱里拿出几样原材料,站在灶台边上开始做饭,屋内飘着音乐。

“你去天台上玩吧,我来做饭。” 做饭时的Susu像个大姐姐一样。

十几分钟后我再次下楼,两个菜就端上了桌:一盆大大的海虾和一碗红色的苋菜。

她递给了我一瓶啤酒,又满屋子找开瓶器。

”砰“地一声我打开了啤酒,再点上香薰,一种家的氛围开始在四周弥漫。



“Susu,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今晚你会让我到家里来。” 我为叨扰到她感到深深的歉意。

“我比你大,而且我以前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也接受过很多人的帮助。这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只是举手之劳。” Susu云淡风轻地一笔带过:“希望你在香港的最后一晚能留下美好的回忆。”




Part 5

窗外


那一夜,我坐在她家的飘窗上思绪万千,对着窗外的那片海迟迟不舍得睡去。

那是我很多年都没有遇到过的美好,并且我相信很多年后我也不会忘记,我曾经在Susu家度过的那一晚。

第二天早上六点,Susu起床去上私教的健身课,昨晚临睡前还信誓旦旦说能起床的我,睡得像昏迷了一样。

“你多睡会吧,没有必要跟我一样起早,我是没有办法,平时工作太忙了约不到时间。”临走前她只交待了我一句:“你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就可以了。”

她走后一个多小时我彻底清醒了,收拾好行李以后,我准备在窗台上再多坐一会,却发现了书架上摆着很多书,一本一本翻过去,居然都是我喜欢的啊。

我在她家的书架上盘桓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差点赶不上飞机。



“Susu,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做朋友吗?你书架上的书我都喜欢。” 我随手抽出一本《月亮和六便士》和一本《读库》的记事本,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她。

那本《月亮和六便士》的话剧我看过两遍,而那本中国蓝的记事本,Susu说送给我了,就当留个纪念:“那个本子我只是放着没用,你拿去用吧,东西要用才有价值。” 面对我的推辞她这样劝我。

“你不要着急,我现在所拥有的也是经过很多年的奋斗才得到的。”Susu的话犹言在耳,而我离开香港已经好几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机会造访那片海?

“很早以前就梦想着,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心诚则灵,我真的就找到了这么一间小房子。”我看到Susu早先发在朋友圈里的心情,体会得到她梦想成真后的喜悦。


话说哪个女孩不想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呢?

 

是不是每个女孩的床头都会放一本亦舒的枕边书?




Part 6

上海


出于对Susu的感谢,也为了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我决定推出“海上小屋计划”,将我住的loft对从外地来上海旅游的朋友们开放。

如果哪一天你路过我所在的城市,需要借宿或者逗留一两日,你可以提前与我预约。

因为这间独门独户的小屋也是我梦想了很多年以后才找到的,它位于上海静安区市中心,距离静安寺地铁站不过5分钟距离,出行方便,同时我也愿意力所能及地为你提供最全面的上海旅游信息和导览。

 


入住要求:

1. 仅限女性;

2. 跟我至少有一面之缘;或者有共同认识的朋友背书,或者是我的公号粉丝;

3.无不良嗜好,讲究卫生;


最后一条最关键:如果你愿意分享与我你的旅游经历,

我会努力把你们的故事写成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