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三藩 | 湾区的日与夜(上)

泰瑞2019-05-06 01:27:18


“上帝把那不勒斯湾、尼罗河谷、阿尔卑斯山和哈德逊河谷融合在一起,创造了旧金山湾区。”

——Fiorello La Guardia



四千年前就有原住民生活在旧金山湾区,后来西班牙探险家发现这个既具天然资源的天然良港后,于1776年在这里建立部落,称为耶巴布埃诺。



对我来说,三藩市有着很好听的名字:旧金山、圣弗朗西斯科或者三藩市。三藩市最好,与英文接应显得更down-to-earth,也更有乡愁情怀。早期的淘金热让一大批华人登船越过大洋来到彼岸,以出海为生的水手们放弃海洋,登陆金山后不再回头。后来为区别于后期的淘金热地“新金山”墨尔本,越来越多的人称这里为旧金山。



美国冷战时期最富盛名的记者沃尔特·克朗凯特曾说过 "Leaving San Francisco is like saying goodbye to an old sweetheart. You want to linger as long as possible." 在三藩市短暂停留之后,发现它是一座可以使人会心一笑的城市。下午三点的阳光让人甘心迷失和徘徊,三藩市由内而生散发着干净和包容。在高地上躺下来喝一杯冰美式,远处的海湾安静地呼吸着,四处无人,所有的气息都像八岁那年背书包放学回家路过草地时闻到的青草香。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只属于风与花,大概这个地方的名字叫做三藩。


I've been up, I've been down, I've been so damn lost since you're not around, I've been reggae and calypso. Won't you save me San Francisco?




Baker Beach 贝克海滩

以金门大桥为背景的公共海滩




贝克海滩曾经是西班牙建立在美国西岸的军事基地,直至今日依旧有地阱炮安装在此处。后来该海滩不再是军事基地后,成为了金门大桥公共休闲区的一部分,也是从远处仰望金门大桥全景最好的位置之一。


贝克海滩边有很多遛狗的人


据说夏天的此处人满为患,然而在二月温暖的冬天来到此地,寥寥无人。喜欢裸泳和裸晒的加州人也放弃出海冲浪。在此时,虽然见不到裸泳裸晒的人,但绝佳的位置和稀有的人群创造了另一番风景,远处的金门大桥显得更孤独了。


从贝克海滩看金门大桥


早期的淘金热使得湾区人口在1900年增加到了100万,当地百姓迫切地需要一座贯穿金门海峡南北的运输要道。二十世纪初叶,土木工程领域有了长足的进步,使得设计和建立长跨距桥梁有了新的突破和挑战。但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造成资金短缺,北加州六个郡的百姓通过债券集资兴建金门大桥。他们满怀希望和想象力,希望完成这个在当时来说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这座大桥的历史已经超过八十年。时至今日,它依然拥有着世界第四高的桥塔。1957年之前金门大桥是世界上最长的悬索桥,两个桥墩在1964年之前拥有世界上悬索桥中最长的跨度。这两个桥墩直到不久之前还是世界上最高的悬索桥桥墩。


PC to Xuanyi


而金门大桥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自杀场所之一,被称为“自杀者的生死之桥”。金门大桥被浪漫成了经过两座桥塔,它会带你去另一个世界,免除所有的烦恼和悲痛,而桥下的水会净化你的灵魂。据估计,截止到2008年,已经有1300人在此自杀。从67米高的桥面上跳下4秒后,自杀者们会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冲向海面,冲击力会使得人接触到海面那一刻粉身碎骨,当场死亡。因此,工作在湾区巡警局的警察多出了另外一个工作任务——去劝说试图想要纵身而下的自杀者们。凯文·布里格斯就是其中的巡警之一,他在TED的演讲中说:金门大桥跨越的是旧金山湾区,不应当跨越墓地。它连接的不仅仅是三藩市和马林县,也连接着人与人。这样的连接是我们每个人应该去为之努力的东西。抑郁症病人可以充满希望地去生活,自杀是可以避免的。



Baker Beach, Gibson Rd, San Francisco

建议上午去,光照刚好适合拍照

全天开放




De Young Museum 笛洋美术馆

城市与绿洲




在Baker Beach搭乘29路公车经25th Ave返回到Fulton St便会经过金门公园,这个城市绿洲就像纽约的中央公园,却比中央公园还要大20%。金门公园内有诸多设施,比如说笛洋美术馆、艾滋病纪念园和日本茶园。


位于笛洋美术馆九楼的观景台


笛洋美术馆开放于1895年,是三藩市最老的艺术博物馆。1989年地震受损后,该博物馆由“鸟巢”的建筑设计团队赫尔佐格和德梅隆事务所重新包装设计于2005年再度开放。它收藏了美国本土自殖民时代到二十世纪最出色的艺术品。对于美洲本土文化没有浓厚兴趣的我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Nancy B. and Jake L. Hamon Tower九楼的观景台。在黑色金属铜楼顶层看到的三藩市像城市森林铺开的绿色长卷,远处是高低起伏的低密度矮楼群,再远处便是海。低空中充斥着三藩市的雾气,将天空分开,更有层次感。


近处是绿色长卷,远处是高低起伏的低密度矮楼群,更远处便是海


PC to Xuanyi


PC to Xuanyi


De Young Museum

50 Hagiwara Tea Garden Dr, San Francisco

周二至周日 09:30–17:15

Tips: 成人票价$15 学生票价$6(建议带学生证参观)




Haight-Ashbury 海特艾许伯里

嬉皮士革命“爱之夏Summer of Love”的发生地




从笛洋美术馆出来后沿着Haight St一路往东,便是赫赫有名的嬉皮士区Haight-Ashbury。嬉皮士通常来说是一群没有宣言或领导人物,以流浪的生活方式反对传统价值观的年轻人。他们批判政府对公民的权益的限制,大公司的贪婪,传统道德的狭窄和战争的无人道性。1967年的夏天,多达十万嬉皮士汇聚在Haight-Ashbury发动了名为“爱之夏 Summer of love”的社会革命。


前往Haight-Ashbury的公车上


在“爱之夏”运动之前,三藩市政府官方并不希望嬉皮士们到来。在政府的反对声中,成千上万的嬉皮士青年涌入三藩市。1967年7月,Haight St上爆发这场“爱之夏”社会运动,市政公交车被用来保证当地居民的安全。


四处充斥着嬉皮士文化的Haight-Ashbury区


Haight-Ashbury诞生的嬉皮士狂热之火,延续至今,也影响着美国文化50年。无论嬉皮士多么商业、恶劣、粗鲁和受辱骂,他们从不曾消失,未来也将持续存在。那是一个神奇的时代,让嬉皮士成为除“西部牛仔”和“印第安土著”之外,可以代表美国的一类人。


沿着Divisadero St一路往北到Fulton St,选择一个温暖的午后,可以在Alamo Square Park的高地上躺下来,此处可以看到大半个市区,也可以看到位于Fulton St尽头的市政厅。


三藩市市政厅


躺在高地上,将「六姐妹 Six Sisters」楼群一览无遗。「六姐妹 Six Sisters」楼群是旧金山唯一仅存6幢相连的维多利亚式建筑,在经历三藩市大地震后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群,如今成为三藩市文化遗产。


「六姐妹 Six Sisters」楼群


Haight-Ashbury 公共免费区域

Six Sisters, Steiner St & Hayes St, San Francisco




City Lights Booksellers & Publishers 

城市之光书店

“垮掉的一代”的大本营




回到联合广场稍作休息,再穿过唐人街向北,找到城市之光书店。


2001年,三藩市监事会议将城市之光书店列为官方历史名胜。 这是第一次以商业单位的名义入选名胜,表彰该书店“在三藩市乃至整个国家的文学、文化发展上扮演了开创性的地位”。



城市之光书店是一家独立书店和出版社,出版和贩售文学、艺术、进步主义等相关的书籍,同时也是非营利的城市之光基金会所在地,城市之光基金会致力于提携年轻作家。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垮掉的一代”文化浪潮涌现,他们生活简单,不注重生活品质,厌弃工作和学业。这批人主要以作家和诗人为主。因为战争的创伤,他们失去对生活的信念,但没有失去对人性和社会的批判性思考。



在这座城市的角落里,这家书店曾是这批人集合讨论文化交流思想的聚集地。在那个动荡和没有自由思想的年代,这家书店给予“垮掉的一代”足够多的支持,帮助他们出版他们的思想文学,给了他们力量和勇气去抵抗这个未知的世界。在历史的长河中,这家书店也相继经历过许多次考验,但如今它依旧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孤独地发着独一无二的光。在书店里,你可以看到许多“反叛文化”的作品,可以看到不同于美国主流社会的观点。半个多世纪以来,城市之光书店为了自己的理想,一直在和其他的主流书籍贩售商做着艰苦的斗争。它影响了这座城市乃至整个美国的前世今生。



作家比尔·摩根说:“‘城市之光’书店拥有辉煌的历史,在今天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总有人愿意去寻找独立的文字和另类的声音,寻找那些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的东西。”


在城市之光书店短暂停歇之后,什么也没有带走。现在想想有些后悔,无论是作为支持还是喜好,都应该买走一本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


City Lights Booksellers & Publishers

261 Columbus Avenue at Broadway, San Francisco

每天上午10点至午夜12点营业

http://www.citylights.com/




三藩市联合广场


千百年来,凤凰涅磐,三藩市经历过地震、火山爆发以及经济大萧条,但这座城市都能在每一次灾难中顺利复苏并走向更光明的未来。位于太平洋彼岸的这座海港城市,住着许多梦想和泪水。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移民在这里停留、相传和离开。


1848年,因为“淘金热”,这座城市被举世皆知。“加州遍地是黄金”的消息传出去的第二个月,两男一女乘坐美国鹰轮船,从广州横渡大洋抵达三藩,成为最早登陆“金山” 的华裔移民。随后两年,一批批华人接踵而至。因为那时候华人在淘金过程中受到诸多歧视,越来越多华人因淘金失败而从边远的矿区返回三藩市,留居在唐人街。1849年,第一家名为广东餐馆的中餐馆在三藩市唐人街开业,可以容纳三百人用餐。那时候的这家中餐馆成了这一批批淘金者思乡解愁情绪宣泄的唯一出口。


后来,一代代移民在这里扎根、发芽、开花和结果。今天的三藩市,除了保留下来了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群、“垮掉的一代”的文学巅峰和“爱之夏”后嬉皮士的爱欲及自由,更多的是飘散在城市各个角落的一代又一代移民的乡愁以及散落在这片土地上的盐分,他们不断寻找、迷失和错过。身处移民城市的人们,早就没有办法去设置一个标准来判断留或走的好坏,每一次的徘徊迷失,总能找到新的出口。@李斯本 写过这样一句话:“不求停留的异乡人是所有人里最幸运的一种。” 四处是天涯,我想也是。



未完待续

下一期为 “三藩 | 湾区的日与夜(下)”

后续会有关于三藩市的美食和咖啡馆专栏更新



更多城市目的地精选:

香港:下一站青衣

台北:台北的“小确幸”

乌斯怀亚:“听说那里是世界尽头,所以想去看一看。”




关于旅行 关于生活 关于你 关于我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

图文均为原创

欢迎分享 转载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