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星光大道》的天会塌吗?

凤凰新闻客户端2021-09-11 07:56:38

凤凰新闻客户端ID:fenghuangxinmeiti


【导语】据媒体报道,《星光大道》可能要换主持人了,朱军将接任毕福剑成为新的主持人。
这是一条可以看出读者代沟的新闻。年轻人并不关心,节目里口齿不清的毕福剑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本就不占多少分量。但他们的爸妈可能要痛心疾首,因为自己文艺生活的那个支撑要没了。
《星光大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节目?没了毕福剑,《星光大道》的天会塌吗?


中国综艺界当之无愧的“老大哥”


掐指一算,央视综艺节目《星光大道》居然已经走过11年了。


自2004年开播,《星光大道》见证了中国综艺界的起起伏伏。如今超女已经11年了,但时断时续;中国好声音不过3年,颓势已显;优越感爆棚的《我是歌手》在《星光大道》面前,不过是个青涩的后生。


不要以为《星光大道》是苟延残喘,它有着蓬勃的生命力。《星光大道》时不时就能拿个全国上星频道综艺节目收视冠军,收视率长年排在同时段全国前三,是和《快乐大本营》并列的高收视常青树。总决赛的收视率更令人咋舌,2010年《星光大道》总决赛收视率是3.61,超过了当年的央视三套元宵晚会。2012年10月,《星光大道》从中央三套转到一套,时长九十分钟,还是在周六黄金时段。此前该时段属于电视剧。


据中央电视台发布的电视节目满意度报告,《星光大道》和《新闻联播》、《焦点访谈》一起分列2013年1-3季度满意度的前三名。同时《星光大道》也是前十名节目中唯一入选的综艺节目。在观众最喜欢的电视主持人评比中,《星光大道》主持人毕福剑以9.21%的观众喜爱程度位居

榜首。


草根舞台,做精英范的对立面


《星光大道》每月三次周赛一次月赛,年赛有7场,每场比赛都实行末位淘汰制,靠现场观众投票决出胜负。


在综艺节目玩出花的年代,《星光大道》“风雨不动安如山”。在笔者看来,看《星光大道》是一种守旧的,跑马拉松式的体验。


选手几乎都是一个类型。《星光大道》以“百姓舞台”为宗旨,坚信高手在民间。零门槛、零距离的结果就是参赛选手大多来自基层,越草根越好,包括农民、农民工、水电工、快递员、环卫工人、……他们外形普通、装扮土气、气质朴实无华,跟偶像不沾边,是精英范儿的对立面。他们大多一上台就哭,痛陈自己一路走来如何艰辛,以及梦想伟大的力量。


为了呵护这一股“泥土”气息,节目组会刻意包装选手的形象。“草帽姐”上节目的行头就是“身穿碎花衬衣,头顶草帽,与普通农村妇女没有两样”;阿宝参加首届《星光大道》时戴着白羊肚毛巾、穿着羊皮袄,被包装成陕北放羊娃。其实他是山西大同人,参赛前在南方城市的酒吧里驻唱多年。《星光大道》导演郭艳曾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如果一开始给他打扮得特别时尚,可能老百姓不知道他是谁。”



选手表演以唱歌为主,歌以美声和民族唱法为主,这在一部分人群眼中,是唯一能称得上灵魂歌者的两种歌声。其他才艺还包括杂耍、舞蹈、器乐、武术,还有选手在舞台上扎扫帚、编大蒜。



论造星能力,《星光大道》也不比其他综艺节目差。陕北放羊小王子阿宝、广场舞界至尊天王凤凰传奇、“妈妈男神”李玉刚、让汪峰老师分外郁闷的旭日阳刚都是从《星光大道》起飞,飞向功名利禄,也飞向了中国最主流的舞台——春晚。2006年起,《星光大道》选手上央视春晚成为惯例,他们10年来共参演了21个节目,全是歌舞。


父母最爱,中老年人文艺生活的半边天


很久之前,央视广受好评的新闻评论栏目《东方时空》,里面的《生活空间》板块有句让人过耳不忘的口号,叫“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那个时代的央视将目光对准了普通人,但视角仍是精英的。


这么多年,央视里真正称得上是“咱老百姓自己的节目”,恐怕只有《星光大道》。这个“老百姓”,不是混迹AB站的二次元新新人类,不是刷微博逛知乎混豆瓣的小资文青,更不是衣冠楚楚奔忙生活的城市精英。


星光大道的观众群是真正的劳动人民。他们大多是中老年人,主要来自小城市、乡镇和农村。这其实也是中央三的固定收视人群。他们爱星光大道爱到什么程度?在山东农村,“草帽姐”说她的家人“就指着这个节目活”。虽然已经过了追星的年纪,但他们还是为自己取了名字,凤凰传奇的粉丝团叫“凤迷”,李玉刚的叫“钢丝”,朱之文的叫“珍珠”,“泥巴”是王二妮的粉丝名。


去年五月,笔者在老家被母亲大人拉着在电视机前看家乡歌手在《星光大道》表演民俗,据母亲大人讲述,整个家乡都轰动了,本地电视台为此专门做了宣传。


在笔者家乡的贴吧,许多帖子对这位歌手充满了敬佩之情:“本土歌手XXX通过了央视《星光大道》海选,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放羊娃,从小听着收音机《每周一歌》长大的孩子,能有今天的成绩,他所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



笔者在今天无数选秀节目的洗礼下,对草根逆袭的故事早已无感,但父母一辈仍然甘之如饴。《星光大道》的火爆,说明爱好文艺的劳动人民基数很大,需求很大。但现实是他们仍极端缺乏文艺生活,市场上的文化消费品提供与其饥渴的需求对不上。和广场舞曲一道,《星光大道》以足够草根的姿态填补了这个空缺,通过极易让观众产生共鸣的平民选手和强大的播出平台,《星光大道》获得高收视率也就不足为奇了。


与高收视率不匹配的,则是年轻人的无感。这档节目在网络上的认知度和活跃度几乎为0。2015年大年初一,“大衣哥”朱之文接连上了《焦点访谈》和《新闻联播》,讲述他成名后主动给村里做善事,却被仍村民要钱要车的烦恼。相比较新闻本身,许多微博用户更大的疑问是:谁是朱之文?


背叛的文艺青年,适应国情的综艺天王


中老年人喜欢《星光大道》,毕姥爷的个人魅力也是重要因素。他在宣布结果时高喊的“和我一起倒数五个数”,早已是《星光大道》的招牌。


毕姥爷开创了央视另外一个幽默流派——乡土幽默。与崔永元等追求机巧的幽默风格不同,在精英范的年轻人眼中,毕姥爷的笑话笨拙,笑点诡异,节目口号对仗都不工整,搞笑伎俩无非是说话大舌头,放低身段装傻,以及提前设计好的桥段。但作为央视收视主力的观众群就是好这口。


掰开指头数一数,从央视成名的男主持人们,白岩松是万年不变的冷静和稳妥,讲笑话你也会认为是真的;小崔文人式的清淡幽默不一定适应火爆场面;撒贝宁如今是青年精英范儿的代表,服务人群不符;曾经的李咏,也太洋气了压不下身段;他们都不适合这档栏目定位。


而毕姥爷,他就像你的邻家大叔,其貌不扬,有点丑,一口带海蛎子味的东北腔调让北方观众倍感亲切,从来不“端着”,连节目中穿着都极尽朴实。



《星光大道》确实让笔者看到了另外一个毕福剑。笔者记忆中的毕姥爷,多才多艺,文青范儿十足。他担任过老《三国演义》的主摄像,探访过北极,他创作的模仿秀节目《梦想剧场》也格调甚高。从高冷的文艺青年到中老年人心中的综艺天王,毕姥爷完成了一次神奇而又成功的转型。这可以说是电视界的一个奇迹。


如今,《星光大道》可能再无毕姥爷,听说朱军要披挂上阵了。笔者唯一担心的是,当他泪眼婆娑地握着选手的手,问一句“您的心路历程是什么”时,盼着周末乐一乐的父母们会不会也跟着哭成了一片?


凤凰新闻客户端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使用


这可能是史上最深井冰的官微了,不信你就关注一下。


点击页底“阅读原文”↓↓↓,移步凤凰新闻客户端,乐享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