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虽登断头台,永恒如日月——魁北克人的维多利亚日!

魁北客2021-02-19 11:44:38


点击上方"魁北客"可快捷关注我们


加拿大的节日……而已


被定在每年5月25日之前那个周一的维多利亚日 Victoria Day,是加拿大的重要节日。但,它从未属于过魁北克。


Victoria 铜像与加拿大国旗


不管加拿大其他地方如何重视这个节,魁北克人都倔强地表示:节归节,假归假,我们才不会去为那个人庆生。

 

你们过你们的

我们过我们的

 

毕竟还是加拿大的一个省,魁北克人不得不在同一天放假,但他们说,他们过的是“Dollard节”,纪念的是一位1920年代法国殖民地时期的名人Dollard Des Ormeaux。当然,这是表面,魁北克人是在找不去给女王磕头的辙罢了。


爱国者日 Journée nationale des patriotes


Dollard节的说法后来被魁北克人自己否定了: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我们要光明正大地纪念在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期间被血腥镇压的那场“爱国”运动!于是,魁北克省于2003年正式立法,将加拿大“维多利亚日”这一天正式命名为魁省“爱国者日”。

 

爱国者们

 

1837年冬,“下加拿大”(今日魁省大部)爆发起义。人口占多的法裔反抗的不仅是少数英裔统治者政治上的腐败,更大程度上是为了民族的尊严。起义由“爱国者党”发起,参加起义的人们均被称为是“爱国者 Patriotes”。


爱国者党(1832-1838年)使用的三色旗


起义自然要被镇压,只是英军下手极狠,烧毁了1400座农庄,魁北克无辜百姓的大量财产被充公,无数妇女被奸淫。



起义失败了。爱国者们或战死沙场,或逃亡美国,大部分则被捕入狱。他们被一批一批地推向绞刑架,罪名是“叛国罪”。

 

一封家书

 

第一批被绞死的人中有个骑士相当著名。这位年青才俊之所以有名,不光是参加了起义,也不是因为他的名字比较长:François-Marie-Thomas Chevalier de Lorimier,而是因为他在临刑前于狱中写给妻儿的一封信:


François-Marie-Thomas Chevalier de Lorimier

(December 27, 1803 – February 15, 1839)


吾妻吾儿,见字如面。


我甘愿赴死,毫无悔意。我只想我的祖国幸福而独立。我是真诚的,我是无辜的,当激情爆发时,人人必将如我!

尽管不幸,我心依然。 我宁死也要存留这份勇气与希望。我的孩子、我的朋友会看到好日子的到来! 别急。他们定会赢得自由。

我看到四周的人们都在为我难过——那正是我的快乐!

天可怜见,我的孩子们,你们对我唯一的记忆,只能是我的不幸。可怜的孤儿们,你们才应该被同情,你们将被血腥、霸道的法律所辖制。我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惜,你们将永不再有温柔、深情的父亲了,我多想和你们在一起,快乐的生活…… 

若你成熟,你当反思。你会在为父身上看到一个人,他正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虽登断头台,永恒如日月,他比快乐的人更加不朽。


你父唯一的罪过,就是他的起义---失败了。


流放-大赦-返乡

 

他的信与死在民间引起了极大反响。为缓和矛盾,1839年9月25日,英殖民政府将尚未行刑的58位爱国者改判终生流放澳大利亚。在起义余威的不断冲击下,政府在1844年大赦了所有政治犯。



其时,被流放的58位斗士中,2人病亡,1人失踪,17人或因年迈无法远航,或已扎根当地无心回头,剩余55人在得知可以无罪返乡的消息后,虽然欢喜,但却没钱。

  

魁北克人不答应!他们才不会抛弃这些落难的弟兄。“蒙特利尔解救联盟”为此成立,瞬间便筹齐了他们的返乡路费。



1844年末,38位爱国者回到了他们为之以命相搏、为之朝思暮想的故乡---魁北克。


谁不希望有安定的生活?


正如英法两国间历史上由来已久的恩怨情仇,跟加拿大联邦政府明争暗斗了许多年的魁北克,一直是一个有独立倾向的省份。



江湖往事我们慢慢再聊……此时有个声音在耳旁响起:国家也好,民族也罢,都别瞎闹了,谁不希望有安定的生活?嗯,也对。可是……


可是那些生为独立,死为自由的爱国者们,却从不这样想。


Bonne Fête, les Patriotes!

爱国者们!节日快乐!


另:一位魁北克收藏家收藏了38位爱国者当年返乡的旧船票,并曾向《魁北客》提供了难得的翻拍机会,感兴趣的读者可前往致敬:一张旧船票,载我返故乡


扫我,不一样的魁北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