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社会|忠贞爱情守护盲妻40年 维多利亚模范丈夫竟是变态性侵犯

君知传媒2021-03-30 08:11:03


编者按——今天,小编要给大家讲一个悲伤的故事,不仅因为他的姓Sadd。在做这条新闻的时候,内心五味杂陈。因为小编与故事的主人公相识,也知道一些他艰难的生活和忠贞的爱情故事。当从维多利亚本地电视台和报纸上,赫然看到他被逮捕归案的新闻时,也算见证过人生悲欢离合的笔者,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所有那些让人感动的温暖画面下,掩盖这如此惊天可怕的悲剧。




70年代的Harry Charles Sadd


近日,维多利亚警方接到一名现年50岁男子的报案,称在70年代,当他还是一个9岁小男孩时起,一直到成年之前,曾多次受到性侵害。此后的很多年里,这名男子一直生活在这段可怕经历的阴影中,也一直努力想要摆脱它的影响。但终于,当受到同样曾在童年受过性侵害,并勇于面对和讲述过去经历的NHL 前运动员Theo Fleury,以及Sheldon Kennedy的激励,这名维多利亚男子于近日勇敢地揭露了隐藏在他内心几十年的噩梦。而造成这一噩梦的正是当年他尊敬和信赖的羽毛球教练Harry Charles Sadd。


维多利亚警局特别罪案科发言人Kristi Ross 说,“这一定是一段艰难的历程,非常欣赏报案人的勇气。” 


现年70岁的Sadd70、80年代在大维地区担任羽毛球教练,来维多利亚之前在阿尔伯塔省当老师,而且他从70年代到90年代都曾参与青少年为服务对象的组织,因此警方有理由相信,罪犯很可能跨跃加拿大多个省份连续作案,受害的男童和少年应该不止一人。


目前,维多利亚警方已经与卑诗省其他城市以及阿尔伯塔省各地警界联合展开调查,寻找更多性侵受害人。警方发言人说,“所有遭受性侵的受害人都应该被聆听!” 并表示,有很多组织都可以对遭受性侵害的当事人提供援助,维多利亚警方与男子创伤中心(Men’s Trauma Centre)联手为这一人群提供援助资源。


年轻时的Sadd和现在的照片(右)


现在独居的Sadd,面临性侵和猥亵男性受害人。目前被警方宣布禁足令:不得在可能有儿童出现的地方停留,如操场,泳池,学校和社区活动中心等。


警方同时表示,家长或监护人应当提高警觉,并与儿童及未成年人进行有关人身安全的对话,让孩子们明白,他们可以告诉你任何事,而且你将一直给孩子你的爱,支持和信任。


警方没有给出更多罪案细节,但呼吁民众,如果看到Sadd有做出任何违反禁令的行为,都应立即拨打911。此外,如有任何人愿意提供证据,可以拨打250-995-7654, 或灭罪热线1-800-222-TIPS (8477) 同时可拨打男子创伤中心Men’s Trauma Centre at 250-381-6367寻求帮助。


截止发稿时止,君知传媒记者周小仙发回最新的报道指,现在有新证据关于Sadd在社区里的所作所为。周三,维多利亚警方发言警官Sgt. Kristi Ross称,“到现在,已经有更多群众提供消息,也有声称是受害者的人与警方取得了联系,但我们需要时间来确认与这起事件是否有联系”。目前Sadd在维多利亚的家已空无一人。


Sadd 是哥伦布骑士俱乐部的会员,该娱乐部与St. Patrick 教堂有联系。志愿者在此俱乐部中专注于家庭问题包括St. Patrick 小学的游乐设施项目。哥伦布骑士俱乐部要求每个志愿者入会时提交一份无犯罪记录证明。1991年,法庭指控Sadd在西海岸地区两起性骚扰未成年人罪名。据警方透露,此犯罪信息会显示在犯罪记录中。


Ross 说“我们迫切需要更多的消息和任何与此事件有关联的信息,警方很客观地在进行调查。所以,我们鼓励那些知道相关信息的人员与警方联系。我们相信更多人知道警察所需要的信息,不止在维多利亚,以至于整个加拿大”。



至此,Sadd被指控三个同性之间的污秽行为以及一项性侵罪名。他将于九月八号出席法庭审判。


编后语——


现在,70岁的Sadd已经白发苍苍,通缉令上的照片上看,他仿佛一夜之间更苍老了很多。以前每次见到他,笔者总是用Hello Santa 跟他问好,他也总是很配合地说,“Merry Christ ‘Nurse’,HoHoHo!" 


他的妻子,也是我的病人Lesley,曾因为疾患,在30多岁的时候两个眼球被摘除,那时候,他们才结婚两年,儿子还蹒跚学步。Lesley说,新婚就要面对盲妻和幼子,很多男人会选择离开,但是Sadd没有,他一直不离不弃40年,对妻子照护有佳,并把孩子抚养成人。


有一次Lesley跟我说,作为母亲,她没有能力为孩子们做什么,但Sadd用实际行动教会儿子尊敬,爱护和孝敬残疾母亲,很感激他对孩子的教育和对自己的关爱。


去年Lesley不幸去世,如今Sadd又被爆出惊人罪行。这样的事在平和的维多利亚激起了极大民愤——


看到网友针对这起案件的评论,笔者并不想为Sadd辩白,但是,我想说,虽然加拿大的医疗体系比较完善,但有谁真正去帮助过那些家属。很多时候,比病人更痛苦的,是病人的家人。


他们的身心健康是加拿大医疗体系中最薄弱的一个环节,长期的精神折磨,又得不到正确的引导和支持,导致人格扭曲,对自身,家庭,乃至社会的伤害,犯下各种罪行,可能是他们自我救赎的一种方式。其带来的影响和后果却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指责Sadd个案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思考,在他所处的整个加拿大社会,有更多遭受家庭压力的“Sadd”,如何帮助和引导他们才更是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君知传媒Vicky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