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澜语|早,维多利亚港

腔调中医2019-03-13 13:50:26

澜语|早,维多利亚港

 

芃澜

 

 

不是太极,怕不太可能看到5:00的维多利亚港。

这一刻的香港,静藹,安详。

跑步的人,快走的人,以及太极的我。港口的一只清洁船轻轻驶来,不动声色地完整地看我打了一遍,又轻轻游弋而去。

互不干扰,而又互有满足。

 

这是我第三次来香港。第一次是很多很多年前,也大概在尖沙嘴这个位置站过,看着对面林立的高楼,如同一个孩子看着外面的世界。

第二次是短时经过,会了个朋友就匆匆转头。

这次,是第一次在香港过夜。太极的习惯,让我能够有机会在这个时间看着这个港。

如同看着一个心脏正慢慢由梦中醒来。

 

是的,香港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钢筋水泥的心脏,人们把这里雕琢地精密高效。楼宇稠密,相互拼搭,组成了奇怪的空间,各种道路如管道,借助隧道、桥上、桥下、楼宇之间曲折盘桓。人流车流,总是那么不知縱何处而来,就突然闯入视野,与你擦肩而过之后,又不知去往何处。置身其中,你几乎立即就找到了一种渺小而又与之合为一体的感觉,那种致密地无缝隙地紧贴感,让你觉得城市就是你的一个巨大的躯壳。在血液中,被城市生活训练过的节律立即找到了共鸣,一种与心脏一起跳动的感觉蓬蓬来临,这样的感觉让你忍不住想立即开始工作,开始拼搏,开始做些什么,总之尽可能地快起来。

 

好在有维多利亚港,这里就是香港的心湖。

而,这片心湖,这一瞬最美好,因为足够的静藹,安详。

有天空,有海上独有的云,有飞鸟掠过,有可以极目的空间,有骤然放下城市躯壳的短暂解脱,有面对内心的片刻停留。

 

人和人之间,需要一个恰当的空间。

城市文明似乎不太管这个,由于分工和相互依存,使得它不断压榨这个距离,直到每一个人都得到训练,而变得职业再职业,然后,紧密地聚集在一起。如香港这样局促的城市,就是由这种心力制造出来的,它是人心的外化,是城市文明的极致。

 

可是,人和人之间,需要一个恰当的空间。

所以,好在有维多利亚港。

如同有白天就有黑夜,有醒来,还要有梦乡。

拼命抓住每一天,不肯松手,越夜越紧迫,甚至成为不夜城,可也有早晨五点的这一刻。

一下子放松,如同,不肯睡去的人,突然睡着,

那怕只一瞬,哪怕只一下子,

可总有那么一刻。


早晨五点的维多利亚港,那个动荡的城市心脏睡去之后亦或醒来之前。

那一刻,人得以互不干扰,而又互有满足。

港口的一只清洁船轻轻驶来,不动声色地完整地看我打了一遍,又轻轻游弋而去。

打完三遍,太阳刺破云层,照进了维多利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