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维多利亚小哥英国议会作证,炮轰同乡小公司支持脱欧阵营“骗取”公投成功!说好的族裔感呢?

美丽的温哥华岛2021-01-11 16:05:27


我们的新闻本地制造,更贴近您的生活。

敬请关注岛报公众号!


本文大部分内容节选自加广中文的相关报道,岛报在此向原文的创作者表示诚挚的敬意,并希望能够籍此给读者带来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爆料Facebook涉嫌非法泄露用户隐私的维多利亚小哥怀利最近又把矛头重点转向自己的同乡,作证并指控同样来自维多利亚的网络营销公司AIQ使用非法得来的数据、个人隐私、以及暴力视频激怒选民,以改变2016年的脱欧选举结果。


克里斯·怀利(Chris Wylie)3月27日在英国议会的数码、文化和媒体委员会面前作证,表示自己有理由相信,支持脱欧的竞选机构涉嫌使用欺骗手段赢得公投胜利。


怀利:脱欧公投欺骗选民


怀利在英国议会作证时表示,他有理由相信,脱欧选战“欺骗选民,并最终影响了公投结果”。


Chris Wylie   图片来源:CBC


2016年英国支持脱欧的官方竞选机构是Vote Leave。而专门针对年轻选民的脱欧宣传机构叫做Beleave,看似是与Vote Leave分开的机构。


Vote Leave雇请了位于加拿大BC省的小型网络广告公司AIQ(AggregateIQ)为Beleave工作。


AIQ成立于2013年,由怀利的前同事来经营。在为支持英国公投阵营工作之前,AIQ的大部分合同来自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以及剑桥分析的母公司SCL。


怀利称,AIQ也获得了非法采集的社交网络用户信息,而且承袭了剑桥分析的公司理念。


怀利说:“AIQ公司是脱欧阵营的道具和洗钱工具。 他还表示,脱欧公投阵营选择了AIQ这个小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只是为了有更多的公司可以报销费用。


CBC得到的AIQ收据文件, 图片来源:CBC


AIQ公司在此前曾发表声明,表示公司对于支持脱欧阵营的做法并不知情。


但是,怀利却不客气地说,AIQ总裁曾经明确告诉他,他们为脱欧公投所作的事情“完全不合法”。


他还表示,AIQ曾经为尼日利亚的某个政党服务,使用了盗窃的数据,个人隐私威胁,以及暴力视频等来激怒选民。


他认为,这间公司没有对错是非观念,他们就是要赢。


AIQ:正在接受调查


上个星期,AIQ内部爆料者Shahmir Sanni也公开揭露,英国脱欧阵营的官方竞选机构Vote Leave涉嫌违反竞选资金使用的相关法律。


根据此前透露的Vote Leave财政状况,他们有40%的资金,大约300万英镑(540万加币)进入了AIQ公司


Sanni甚至出示了邮件等证据来证明,公投前十来天,Vote Leave得到了约100万加币的赞助。Vote Leave把这笔钱给了Beleave,而Beleave把这笔资金转移给了AIQ。


AIQ内部爆料者Shahmir Sanni,左,与Beleave运作人Darren Grimes正在为脱欧公投工作。

图片来源:CBC


英国议会各政党目前正在对这一新状况进行辩论。已经有议员表示,怀利的证词非常令人震惊,甚至可能触及英国脱欧公投结果的合法性。


BC省的信息与隐私委员会已经就AIQ的行为是否触犯法律展开调查,尤其是那百万加币是如何花掉的。


岛报记者通过谷歌试图查询AIQ的相关联络和介绍资料,但目前已很难从网络上找到相关官方网站和联络信息。


三月中,怀利爆料他创建的剑桥分析涉嫌从一名教授手中取得非法收集的5,000万脸书用户信息。随后,剑桥分析根据庞大的数据库建成心理模型,分析这些用户的性格,政治立场,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大量个人信息。这些资料后来被用来左右美国选民的投票取向,影响到美国大选以及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


英国议会要求怀利前来作证。


脸书因此受到各方压力,最终,老板扎克伯格出面道歉,并在英美七个主要媒体刊登整版广告道歉。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已经明确表示,脱欧公投尘埃落定,英国已经向前看。


而英国现任外交部长、脱欧阵营的重要人物约翰逊(Boris Johnson)表示,脱欧公投结果公正。


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结果出人意料。支持离开欧盟的为51.89%,支持留在欧盟的为48.11%,差距为3.78%。


怀利:“为民主体制而爆料”


根据英国卫报记者Carole Cadwalladrd系列报道,怀利为了这次的爆料才把头发染成了粉红色,弄成了洗剪吹的风格。


据维多利亚本地媒体《殖民时报》(Times Colonist)报道,怀利在很小的时候就透露出了不一般的天分。


怀利的父母是医生。怀利6岁的时候在学校里受到了另一名学生的袭击,因此引发了其家庭和学校之间长达6年之久的诉讼官司。


怀利的父母最终赢得了这起诉讼并获得了29万加币的赔偿!其中的9万加币给了父母,20万加币存到了留给怀利的信托基金里。小哥因此很早就已经很富有了!


环球邮报评论说,这一家子都是好样的,从骨子里和血统里就浸染着那种敢于 “对抗不公和机构违规”的精神。


怀利的父母后来就把怀利转到了橡树湾附近的私立学校 Glenlyon Norfolk School。到了这所当地有名的私立学校之后,怀利果然就很快成为了一名优等生,并且在九年级的时候还获得了奖学金。


相关阅读:来自加拿大维多利亚的小哥要把扎克伯格和Facebook掀翻在地?


据《观察家》相关报道的作者Carole Cadwalladr描述,怀利在年仅17岁时就在当时联邦自由党党领Michael Ignatieff的办公室工作,19岁的时候开始自学编程,到了20岁的时候就到伦敦经济学校学习。到了21岁他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就开始为英国的自由民主党工作了。


怀利也是曾负责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数据分析工作的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创始人之一。


五年前,怀利24岁,他想到了剑桥分析数据公司这个主意,理念就是就是通过对大型的选民数据分析,以针对个人的信息,来改变选民对事情的看法,由此来影响政治和社会。


2014年,怀利与剑桥分析刚刚被停职的总裁尼克斯(Alexander Nix)、川普前竞选经理班农(Steve Bannon)一起,说服了纽约亿万富翁默瑟尔(Robert Mercer)投资1500万美元,开始启动这间公司。


默瑟尔也是川普的坚定支持者。他也是班农的朋友,也是极右新闻网站Breitbart 的拥有者之一。


剑桥分析有一个专门的创作部,针对不同人群的需要,包括创建网站、应用程序,提供编造的新闻、照片、和视频,务求做到有的放矢。


然后,市场分析部门的人将这些“新闻”有针对性地发送给不同的脸书用户。他们甚至有精准的分析,包括你关注的话题,包括你说话的语气,包括你大约在收到多少次这类的信息之后,会改变自己的看法等等。


怀利表示,我看到了AIQ对这个世界所作的事情,我感觉,是时候把真相说出来了。我自己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但如果我们允许在选举中进行欺骗,我们的民主体制就出现了问题


而怀利一直是英国脱欧的支持者。


- END -


本文大部分内容节选自加广中文(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的相关报道。

英文原作者:Margaret Evans。中文编译: 梁彦 | china@rcinet.ca


©2018 VI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温哥华岛》报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进行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