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听说 “香港”是你见过最棒的城市规划?(连载一)

E景观2021-09-11 10:26:56

景观 + ,探索无限可能... ...

Landscape + ,Explore Enlimited  Possibilities... ...


久前,知乎日报推送了一篇文章“为什么说香港是我见过最棒的城市规划“ (https://daily.zhihu.com/story/9464061)后,作为规划师一定会被各种询问。

生活在北京的朋友们,对“什么是最好的规划?”表现出了超出寻常的敏感。

 “既同意,又不同意”。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规划层级受到作者专业的影响,就只和大家聊聊基础设施建设这个层级吧。

城市规划本身就充满了“公共政策”的味道,而香港的城市规划有明显的“制度依赖性”,因为受限于港英政府以来,对香港作为自由港/租借地的定位,一直执行“积极不干预”的政策。对于亚洲近二十年不仅仅是经济,更是巨大的文化、政治变化,政府应对显得滞后,“被动性”明显:受制于外部经济异动、受制于大型商业集团、甚至也受制于内部的就业结构和投资模式。

我们不妨把 “香港新城建设”作为一个切入点来看看这个问题,相信这是很有代表性的。我们选择将香港和新加坡放在一起对比,不仅是因为两个城市的自然条件相对相似,也因为后者的规划政策设计极具特色。两个区域都在土地资源非常有限的前提下,而坚持推动了大规模的新城建设,分别容纳了50-70%的人口,这一成就在各大国际都市中都是极为难得的。

迷雾中的背景:

1

香港真的没有土地吗?

—— 香港用地放量不足,构成房地产长期性升值预期


香港是真正意上的生城市。香港陆地面积1104平方公里,其中林地草地等生态保护区占71.3%,农业占4.6%,建成区面积仅占整个面积的24.1%,对应香港737万人口(2016),人口密度为277人/ha。住宅仅占7%,人均住宅用地约10平米[1]。这一数字即使在亚洲都市区也是极低的(中国实际应用中大概在30-50平米)。


这一标准基本和欧洲英、德、荷等最高生态标准国家等齐。但香港有着自身特殊背景,那就是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中规定每年土地供应只限50公顷。港英政府要求40%的土地(440平方公里)必须冻结、禁止开发,这些禁止开发的土地被打造成郊野公园、长跑步道和自然保护区。这一背景,被香港政府规划部门及民众(至少新一代香港青年一代),都认同它是香港可持续性城市发展的重要基础原则。


和新加坡稍加对比,就看出差距了。新加坡这些年虽然很强调自己的绿色理念(所谓“绿色都市主义”),大量强调屋顶绿化、垂直绿化;但从绿量数据显示来看,这是难以支持的。新加坡陆地面积为721.5平方公里(2017)。其土地利用模式基本上是香港的反面, 2013年建成区面积约是总用地的60%,对应508万人口(2013),人口密度为121人/ha。居住用地约为总量14%,即101平方公里,人均住宅用地约19.9平米,是香港的两倍。

2030新加坡白皮书规划提出作为永久生态保护面积仅仅为9平方公里(加上100km长的水路以及360km长的生态联系区域)[2]。

土地使用地图的差距是鲜明的。香港的土地使用是维多利亚港两岸,向北至深圳的带状区域。

而新加坡生态保护地基本已经是城市建设包围的斑块。



香港、新加坡两个都市区的现有都市蔓延情况(www.atlasofurbanexpansion.org)


斥资3.5亿英镑的滨海湾花园项目(101公顷),太阳能超级树旁边,是两个耗能大户著名项目“云雾林”—— 35 米高的苍翠云山,全球最高的室内瀑布飞流直下。



围海造田是两个城市重要的土地来源,新加坡从1980年的580平方公里,到2015年的720平方公里,增加了24%国土面积[3]。重大项目Marina Bay基本依靠围海造田形成,甚至连垃圾填埋也采用这种方式处理。

根据新加坡2030年规划,未来人口预计将提高30%,从531万增加到650-690万,其土地来源主要还是通过围海造田——这一版战略规划的Slogan是:More land,more homes,more greenery。

为此,新加坡政府公布,计划至2030年将填拓约52平方公里的土地,使总面积从现有的714平方公里扩大到766平方公里,腾出更多空间增建住屋和其他设施。保留地将拨出1000公顷(再次被割肉),连带部分工业区域、高尔夫球场都将改变命运。在新一轮土地供应关系中,公园与自然保护区仅占9%。


新加坡规划2030土地供应比例

香港2016年土地利用面积情况


1845年以来,维多利亚海湾两侧的历次填海情况。目前计划中的围海造田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主要由 吐露港 填海开拓而成的 沙田新镇土地

香港空间规划中对生态格局的重视、严格的空间限制,代表了欧洲50年代至今一脉相承、并且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可持续发展理念,但是在亚洲,尤其是香港,它与人居需求产生了尖锐的矛盾。


2

香港也是卖地政府

——香港楼市已经成为经济体的重要命脉,与公屋用地形成零和博弈


(图文来源 意言城(ID:isa-design)感谢原作者辛苦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交流)



版权声明:文章部分来自网络,部分来自原创,

版权归原作者及E景观所有!

Copyright: The article part from the network, 

some from the original, copyright belongs to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E landscape all.






在这里,E景观带你纵观前沿设计!

Here, 

E-landscape will take you watch the fashio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