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缅甸维多利亚山的鹛类和猛禽 2018年缅甸14日观鸟记 第3-7天

晨星百合2020-05-09 16:51:23




位于缅甸钦邦的维多利亚山林


钦山鹩鹛


         这次缅甸之行,14天一共看到大约45种鹛,除特殊标记的以外,大多数是在缅甸第二高山维多利亚山区看到的。

         其中包含缅甸特有种:白喉鸫鹛(蒲甘)、维多利亚山草鹛、纹耳噪鹛。

         另外就是:钦山鹩鹛、鳞胸鹪鹛、小鳞胸鹪鹛,纹背鸫鹛(蒲甘),黑领、白颊、纹耳、褐顶、金翅噪鹛,锈脸、斑胸、灰头、棕颈钩嘴鹛,黑头、红头、金头、黄喉、斑颈穗鹛(丹老森林)、奥氏穗鹛(丹老森林),阿氏雅鹛(丹老森林),纹胸鹛,栗头、褐脸、云南雀鹛,棕头幽鹛,锈额、白眶、纹喉斑翅鹛,斑胁姬鹛,蓝翅、斑喉、火尾希鹛,红翅薮鹛,棕腹鵙鹛,白眉、褐胁雀鹛,灰、暗背奇鹛,黄颈、纹喉、缅甸凤鹛(克劳)等。


钦山鹩鹛


        缅甸一共有7个省、7个邦、2个中央直辖市,7个省是缅甸主要民族缅族的聚居地,7个邦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 维多利亚山坐落在钦邦境内,钦族人的祖先是藏缅人,他们自称“山民”。


       3月16日,我们到达维多利亚山的第一个早晨,天刚麻麻亮就出发了。车行一段时间,下车,看到离车最近的一棵古怪的大树中间,蹲着两个黑影!一惊,忙问白饭老师,这是什么鸟啊?

       说话间,这两个黑影扑棱一下就没入山谷了。白饭默然回答:鹛。

       这时我心里响起一个旋律: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时刻准备,建立功勋,要把敌人,消灭干净……

       你说我看见鸟,第一反应不是先拍下来,为啥要先发问呢?什么事情,都得时刻准备着。如果你盼望天上掉馅饼,就得天天端着盘子准备好,不然馅饼直接就掉地上了。

         大家严阵以待,沿着山路两边面向山谷一侧,加倍小心地搜寻着。虽然是听到的多,见到的少,但还是在上午9:30左右,全队批发了缅甸特有种维多利亚山草鹛。因为它与我们之间有一段天然屏障,所以它倒是能相对安稳地蹦跳在灌木丛中唱歌。


缅甸特有种 维多利亚山草鹛


         完成一个目标,大家的心情暂时轻松了一下,坐下来喝咖啡。然后又奋战了3小时,下午1点钟左右,在一片山岩的脚下,见到了褐顶噪鹛。


褐顶噪鹛


         我们一直挂念的钦山鹩鹛,全天只听到一次叫声。

         3月17日,继续努力。快到傍晚时,我特别想坐到地上休息一下,无奈气候干燥,来一辆车就扬起很大的尘土,不坐地上还一身土呢。只好蹲在地上,把镜头拄在腿上。后来,索性开了小差儿,跟子惟妈妈一起看她拍的工作照。

         突然,感觉周围特别静!一抬头,其他人都没影儿了!赶紧往回找,还好,拐过一道弯,所有人正严阵以待,一字排开,盯着同一个方向。

         我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跑,慢慢挪到大家身边,原来是钦山鹩鹛现身了!而且叫的声音很大、很近。然而,由于它藏身低于路基的密集的灌丛中,无论如何仅仅能看到它奔跳的身影,拍,无论怎么努力也拍不下来。

         这天晚饭后,大家没有出去夜拍,需要休息调整下,养精蓄锐。半夜的时候,钟钟姐大叫一声,打开灯,告诉我,有老鼠从她的枕头上跑过去了。我不是十分相信,18日晚上睡觉前,我俩又谈起这个事,我还在安慰她。刚一关上灯,立刻,我也感到有个东西贴着我的脸,从枕头上跑走了。我掀起被子的一角,呼煽了一下,下意识地把被头掖紧。很想立刻把这个事告诉钟钟,但觉的她要是听说了,肯定睡不着了,于是把这重大新闻咽到肚子里,睡去了。

         话说18日清晨,集合时间比往常晚了半个小时,因为今天要从低海拔地区开始搜寻。先是拍到了细纹噪鹛,然后就在一个比较窄的山路边,与钦山鹩鹛遭遇了!这一次,站着,蹲着,跪着,就差趴着了,总算拍到了。还好,这一只不十分怕人,虽然灌木枝条遮挡也比较厉害,但总算拍到了。真的还以为拍不到了呢。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细纹噪鹛


纹胸斑翅鹛


特有亚种 白眉雀鹛


         维多利亚山中低海拔的热带雨林,与我国盈江、瑞丽的生境类似,较高海拔地区也包含了喜马拉雅山脉的一些鸟种。我把以前在云南拍的斑胁姬鹛和长尾鹩鹛也贴出来,回顾一下。


在云南拍的斑胁姬鹛


在云南拍的长尾鹩鹛


白眼鵟鹰


白眼鵟鹰


        猛禽,排名不分先后,英雄不论座次。白眼鵟鹰,是从蒲甘到维多利亚山途中,见到次数最多的猛禽。期间,还见到一次白腰侏隼,像斑鸠一样,离地两米,从我们眼前20米处疾掠而过。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馅饼掉地上了。

        当我们从干旱区,爬升到高海拔地区时,夕阳尚未落下。车子停住,大家下来透透气,立刻感到空气里充满了山区的味道。正巧,就看到了喜山鵟。


喜山鵟


林雕


        第一次见林雕,还是在第一次路过赧亢时,跑上三楼去看房间,透过后窗正看到一只林雕飞过。这一次,是在山路边上找鸟时,突然大家一阵惊呼,一只林雕从山谷升上来,贴着我们面前的树冠飞过,估计彼此都吃了一惊。这么近的距离,镜头可控制的空间有限,连忙加曝,它正盘旋了回来!于是,在镜头里,看到了它望向我的目光。


斑头鸺鹠


白腰侏隼 


         从维多利亚山返回蒲甘的路上,白腰侏隼让我们看了个 饱。而且有一点很像红胁蓝尾鸲,我们在路上走,它就在前面叫,停在路边树上,前前后后地跟着我们。

         这只棕翅鵟鹰是捡来的。它出现在19日返程途中,上午10:30左右,大家从高海拔往低海拔走,越走越热,已经开始审美疲劳了,它出现了。大家说,又来了一只白眼鵟鹰。我抬起相机就拍,我酷爱猛禽,相机自己都知道。

         况且,它的眼睛是黄色的。

         返程途中,我们还遇到一只褐耳鹰,拦路站在一个高枝上。发现它时,已经离着太近了,无法开车门下去拍了。贴一张以前在印度拍的褐耳鹰大战巨蜥的图,以作自我安慰。


棕翅鵟鹰


在印度拍的褐耳鹰战巨蜥


        维多利亚山区的鸟类,今天才整理出鹛类和猛禽两部分,其余下一篇继续与大家共同回顾。


我们住在山间小木屋里

与大自然同呼吸共命运



感谢华夏荒野旅行董文晓老师的指导

感谢各位团友、师友的关照与帮助

感谢在缅甸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们

感谢大自然    感谢造物主

感谢家人的理解、关心与支持


《2018年缅甸14日观鸟记》未完待续


点击以上二维码订阅

查看往期文章

欢迎留言



敬畏耶和华心存谦卑,

就得富有、尊荣、生命力为赏赐。

(箴言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