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维多利亚时期的圣诗

诗歌之美歌者2020-09-16 06:00:46


三、维多利亚时期的圣诗


牛津运动鼎盛时期,维多利亚女王接位。她在位的时间是一八三七年至一九零一年。根据这个历史时期各教会的不同特点,教会分成高教会(High church),宽教会(Broad church),和低教会(Low church)。高教会和宽教会属于国立教会,低教会包括国立教会和非国立教会的平民教会。除了高、宽、低三种教会外,还有苏格兰的长老会、循道会和浸信会等已脱离安立甘教会、另立门户的自由派组织。
维多利亚女王在位六十四年,这是英国历史上最长的一个
王朝。在这六十四年间,英国国内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和变化:

1、一八三七至一八四八年的「英国宪章运动」( Chartist Movement)。这个运动要求人民不论贫富和派别,都有投票权和参加议会的权利,也有平等受教育的权利,并要求立之于法。这实质上是初期的社会主义运动。运动的结果,罗马天主教徒一向是无权参加选举的,现在可以参选了。以前非国教的人,是不能进入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现在可以入学了。国家议会议席现在不论贫富都有机会争取了。

2、一八四九年,马克思在德国领导革命失败,逃亡到英国,一八六七年在伦敦完成并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卷。他在伦敦期间不断接触英国工人,向他们了解情况,并灌输共产主义革命思想,促进了英国工人运动的发展。

3、英国科学家达尔文于一八五九年发表《物种起源》一书,宣传「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论。哲学家史宾沙(Herbert Spencer)则主张「个人重于社会,科学重于宗教」等等。
在民权运动和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
下,人们开始注意自身的价值和社会福利了。在新科学思想的冲激下,社会上产生了「无神论」思想。教会里有人怀疑圣经是否绝对正确,有人认为宇宙的起源并不如创世记所说的那样简单,它还是一个「未可知论」。这些社会上的思潮,也冲击了教会和影响圣诗的创作思想。这种现象可以从维多利亚时期各派教会的情况和所产生的圣诗反映出来。


高教会的圣诗
社会上的变化对教会信徒的影响,引起安立甘教会上层领袖们的恐慌,这些领袖也包括牛津运动的领导。他们不愿接受新科学思想,更不愿教会介入社会的政治运动。为了维护教会的权威,他们一方面宣称圣经是绝对正确,不容置疑的;一方面又强调公祷书和教会周年 的圣节和圣日活动的重要性。由于高教会特别着重崇拜的仪式,高教会的圣诗作者为了切合这种需要,便致力于写作崇拜圣诗,用客观(神)为主题。这一派的圣诗作者有祁布尔(J.Keble)、贝克(H.W.Baker)、巴灵·高得(S.Baring-Gould)、米勒曼(H.H.Milman)、 芒瑟(J.S.B.Monsell)、帕林特(E.H.Plumtre)、司东(S.J.Stone)、华兹华斯(Wordsworth)、迪克斯(W.C.Dix)、格尔尼(D.F.Gurney)、皮尔旁特(F.S.Pierpoint)、槐庭(W. Whiting),亚历山大夫人(C.F.Alexander)等。他们的圣诗已在上面「牛津运动时期的圣诗作品」中列出。
高教会的圣诗有如下特点:
1.以《公祷书》为基础,阐明教义,教义包括使徒信经内容。例如亚历山大夫人的《城外青山歌》(普157),是一首为儿童写的圣诗,要阐明的是「耶稣为何死」的道理。另一首阐明使徒信经的圣诗是司东的《教会根基歌》(普272)。
2.重视公共崇拜仪式,包括「宣召」(Callto Worship),「连祷」 (Litanies)、「奉献」(Offertory)等内容的圣诗。
3.重视周年圣节,如祁布尔的圣诗集《圣年咏集》,和希伯死后出版的《按教会周年写作和编排的圣诗集》便是以教会周年圣日和圣节编排的。
4.注重音乐。如在崇拜聚会中,管风琴奏进殿乐,奉献乐、退殿乐和歌诗班献诗等。
5.重视「三位一体」的教条。如华兹华斯的《平安佳日歌》(普493),其它圣诗也有许多赞美三位一体的词句。


宽教会的圣诗
宽教会是安立甘教会中较为松散的教会组织,参加者都是一些文化界和知识界人士,这些人也主张维护教会的传统和尊荣,拥护《公祷书》,也重视个人的灵修,遵从耶稣的训导。但他们认为,教会不应受几篇神学论文和古旧崇拜形式所束缚,教会不应脱离现实,不能漠视当今科学、哲学、历史和政治经济对人民生活所产生的影响。所以,讲道或宣传福音都应结合当前的社会问题。持这样观点的首要人物是剑桥大学的教授阿诺(Thomas Arnold)和史丹理(Dean Stanley),他们的主张影响许多平信徒和知识分子。持这种观点的知名人士还有晓斯(Thomas Hughs)、倾斯理(Charles Kingsley)和田尼森(Alfred Lord Tennyson)。田尼森是杰出的诗人,专门写诗;其余两人兼写小说。
宽教会的重要圣诗作者和他们的圣诗有:
威廉·郝(William W@How,1823-1897)
For all the saints who from their labours rest
普215,颂新514,颂297,生219
We give Thee but Thine own
普327,颂新508,颂424,生464
O Jesus, Thou art standing
普 340 ,颂新 305
爱勒顿(John Ellerton,1826-1893)
Saviour, again to Thy dear name we raise
普 229,颂新35,颂221
The day Thou gavest, Lord, is ended
普491,颂239,生496
This is the day of light
普 496
宝德 (John Ernest Bode, 1816-1874)
o Jesus,I have promised
普382,颂新556,颂255,生471
核趋 (Edwin Hatch, 1835-89)
Breathe on me, Breath of God
普80,颂新219
田尼森(Alfred L.Tennyson,1809-1892)
Ring out, wild bells, to the wild sky
普 499
Strong Son of God, immortal love
普 72
祁帕灵(Rudyard Kipling,1865-1936)
Father in heaveh,who lovest all
普370
倾斯理(Charles Kingsley,1819-1875) 
From Thee all skill and science flow
普313
这是一首典型的宽教会圣诗。因为这首诗只有《普天颂赞》才有,这里将全文转载:
1.From Thee all skill and science flow, 
All pity,care, and love,
All calm and courage, faith and hope;
O pour them from above.
(所有科学,所有技能,都是由主而来。求赐一切智慧、仁慈、勇敢与信,望,爱。)
2、And part them, Lord, to each and all,
As each and all shall, need,
To rise like incense, each to Thee,
In noble thought and deed.
(但照各人所需所求,赐给所有的人;教他们把高志洁行,如香向主献呈。)
3、And hasten, Lord, that perfect day
When pain and death shall cease,
And Thy just rule shall fill the earth
With health and light and peace.
(恳求消灭痛苦死亡,促进美满时光,由主公平统治世界,光明、平安、健康。)
4. When ever blue the sky shall gleam,
And ever green the sod,
And man's rude work deface no more
This paradise of God.
(到时永远日丽青天,永远碧草芳妍,人间劣行不能再损天父美好乐园。) (黄永熙译)


低教会的圣诗

维多利亚时期低教会的形成,来自四方面:
1.十八世纪卫斯理兄弟深入城镇乡村,五十年如一日,作巡回布道所播下的种子。
2.淮特菲和哈李斯(Howell Harris)在威尔斯的复兴布道运动中所建立的教会。
3.亨庭顿夫人所设立和支持的独立派教会。
4.约翰·牛顿所主持的奥尼教会,这个是国立教会一安立甘教会。
这些教会的信徒主要是平民大众,所以被称为「低教会」。低教会着重的不是崇拜的仪式和优美的音乐,而是着重个人对主耶稣的敬虔和忠诚,着重个人与基督的关系。换句话说,低教会不注重形式,却注重内心实质,在圣诗创作上的表现是以抒发个人感情为主,强调个人的重生和属灵方面的长进,并包括以耶稣为学习榜样,和用圣经的教导为题材教育儿童和青年等内容。圣诗作者也以平信徒为主。由于牧师的妻子通常协助丈夫组织和主持祷告会、查经班和儿童班,她们往往也写圣诗以适应这些活动的需要。因此许多低教会的圣诗作者都是妇女。下面就是低教会较重要的圣诗作者和他们的代表作,有*标志者是女性。
伊利亚特*(Emily Elliott, 1836-1897)
Thou didst leave Thy throne
普95,颂新117,颂43,生107
窝玲* (Anna Waring, 1820-1910)
In heavenly love abiding
普355,颂新65,生327
Father,I know that all my life
普623
汉奇*(Katherine Hankey, 1834-1911)
I love to tell the story
普582,颂新471,颂488,生263
Tell me the old, old story
普584,颂新259,生265
希窝高* (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
I am trusting You Jesus
颂370
I gave my life for Thee
颂新507,颂132,生126
Like a river glorious
颂新400,生330
Lord, speak to me, that I may speak
普321,颂新376,颂416,生477
Take my life and let it be consecrated
普403,颂新444,颂415,生457 
孚立* (Dorothy Thrupp, 1779-1847)
Saviour, like a shepherd, lead us
普546,颂新498,颂256,生311
阿富勒(Henry Alfred,1810-1871)
Come, ye thankful people
普512,颂新613,生449
高利(George Croly, 1780-1860)
Spirit of God, descend upon my heart
普78,颂新214,颂178,生154
赖特 (Henry F. Lyte, 1793-1847)
Abide with me
普481,颂新396,颂238,生499
Jesus,I my cross have taken
普389,颂新554,生347


苏格兰自由派圣诗

苏格兰的安立甘教会直至十九世纪还唱韵文诗篇,只有那些脱离安立甘教会的自由派教会才写圣诗和唱圣诗。这些非国教的教会有长老会、循道会和浸信会,以长老会人多势大。这些教会的思想和作风与低教会相近,注重心灵的虔诚多于崇拜的仪式。圣诗也着重个人与神的关系,以表达内心感情为主。
苏格兰最出色的圣诗作者是长老会的牧师波恩那( Horatius Bonar,1808-1889)。他的圣诗被选入中文圣诗的有下列几首:
I heard the voice of Jesus say
普346,颂新391,生324
I lay my sins on Jcsus
普605,颂348
Here,O my Lord,I see Thee
普249
Go, labour on:spend and be spent
普320,颂500,生472
马提森(George Matheson,1842-1906)是苏格兰著名的失明牧师。他博学多才,是一位出色的理论家和演讲家。他在双目失明时解除婚约,在极端痛苦中写了下面这首名诗:
O love that wilt not let me go
普364,颂新346,颂414,生329
另一首诗也很有名:

Make me a captive,Lord

普410,生357

克丽芬(Elizabeth D.Clephane,1830-1869)是苏格兰长老会的一位女信徒。她有两首很优美动人的圣诗,是我们所熟悉的,这两首诗都在她死后才发表。

There were ninety and nine(普600,颂324)这首诗讲的是主耶稣寻找亡羊的故事,著名布道家慕迪在苏格兰布道时使用这首诗,非常感人,以后这首诗便成为一首著名的布道诗。克丽芬另一首诗是Beneath the cross of jesus(普173,颂新459,颂139,生121)。

克女士写的圣诗不止这两首,这两首诗是她的代表作。


颂歌(Carol)

本书第二章谈到拉丁圣诗时,提过颂歌(Carol),这是一种民歌性质的宗教歌曲。尼尔和希摩(Thomas Helmore,1811-1890)不但译成中世纪的圣诗和素歌,也把拉丁文的颂歌翻译成英文,引进英国,另外还有William Sandys,H.R.Bramley,John Stainer ,和R.R.Chope等人从事颂歌的研究。他们在英国西部乡村收集到一批口授的民歌,付印出版。古老的颂歌带动了新颂歌的创作,从此,颂歌正式成为教堂里的崇拜曲目。这个发展是浪漫主义和牛津运动寻索历史源头所带来的又一成果。


五、十九世纪英国的圣诗学研究


十九世纪标志着圣诗学研究的开始。
第一位研究圣诗学的人是蒙哥末利,我们在讲到浪漫主义时提过他。他在一篇论文中从文学角度上评价华兹、卫斯理和一些福音派圣诗作者的圣诗。这可以说是圣诗研究的开始。
第二位是拉丁圣诗翻译家尼尔。他写了一篇题为《英国圣诗学的过去与未来》(English Hymnology:Its History and Prospects)的文章评价华兹、卫斯理和福音派圣诗作者的贡献。
第三位是司住维克(Daniel Sedgwick,1814-1879)。他从事圣诗编辑和出版工作多年,并收藏了大量圣诗方面的资料。他是《古今圣诗集》的编辑顾问,对许多圣诗作了精心的介绍和注解,提供了最可靠的参考资料。
第四位是约翰·朱利仁(John Julian)。他在一八九二年出版了一本《圣诗学词典》(Dictionary of Hymnology)。他和同事为了编纂此书,曾考究了四十万首圣诗。这是世界上第一本圣诗学词典,至今还有一定参考价值。十九世纪,英国圣诗经历过百花齐放的发展和变化,到朱利仁的《圣诗学词典》问世,英国的圣诗发展达到了此世纪的高峰。


往期链接

牛津运动

十九世纪的英国圣诗

十八世纪圣诗作者及出版

十八世纪前的英国圣诗

英国教会的起源和安立甘颂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