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世界名画欣赏500幅(P71-85)

大智百代2022-02-20 14:08:32

71、肯特海滩 1827年泰奥多尔·居丹法国 264cm×420cm布油彩巴黎马里内博物馆藏
     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一个怵目惊心的瞬间:《肯特的海滩》描绘的是在狂风暴雨的海浪中即将倾复的帆船,人们纷纷逃离帆船,乘上救生船逃命,狂涛汹涌,人们在挣扎。在黑白两色的对比中,表达的是生命与意志的不可战胜。

72、第聂伯河上的月夜 库因芝 俄国 1880年 麻布油画 105cm×144cm 布 油彩 藏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
        1880年,库因芝在彼得堡举办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个人画展,展览会上只陈列一幅作品,就是这幅《第聂伯河上的月夜》。一幅油画就能够开一个美术展览会,这确实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创举。这个史无前例的举动一时间轰动社会,整个圣彼得堡都为之震动,人们都纷纷涌到展览会来,排着长长的队来争相观赏这幅非凡奇妙的夜景画。人们带着无限惊奇的眼光看着这无比熟悉却又相当陌生的景致,发出由衷的赞叹。在一般人的概念中,都已经熟悉了用黄色的或是银白来画月光,但在这幅画中,库因芝却是选用了一种粉绿色来画出月光,看上去似乎不可思议,但在整幅画中这颜色却无比地谐调,又无可替代,第聂伯河静静地躺在深暗色的河床中,闪耀着粼粼的光波,伫立在画前的观众犹如听到了隐隐的涛声,嗅到了蒙蒙的水汽,它犹如一首抒情的诗篇,一下子就慑动了全体观众的心,这正是“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的情景。,《第聂伯河上的月夜》一画为库因芝赢得了非凡的荣誉。

 
        阿尔希普·伊凡诺维奇·库因芝(1842—1910年)是19世纪俄国最富浪漫主义情调的大自然歌手。他成长在乌克兰克里米亚省。库因芝原来是世居俄国的希腊族人,父亲是贫穷的鞋匠。画家幼时在南方乌克兰小城度过,小城面临大海,房屋是白墙草顶,这给画家留下深刻印象。因家境贫穷,他11岁就外出工作,当过小工,做过店役,后入海景画家艾伊瓦佐夫斯基画室学画。20岁时两次报考美术学院终归名落孙山,由于他一张风景画《克里木鞑靼平房》在画院展览上获奖,被学院同意接收为业余绘画班学员。库因芝1875年参加巡回展览画派,他早期画风受老师艾伊瓦佐夫斯基影响,30岁以后自成一家。在他的画中描绘了乌克兰的大自然,洋溢着欢快的、乐观的气氛,揭示了大自然的诗意与美。他的风景画象像叙事诗一般壮丽,以感情豪迈而动人心目。画家着意描绘阳光和月光的效果。他的画色彩明快,对比强烈,优美简洁概括,别具装饰情趣。他曾两次举办个人画展,每次只展出一张画,引起前所未有的轰动场面。伊万·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看后告诉列宾说,人们为库因芝的展览而兴奋、激动和叫绝。

   73、伏尔加纤夫 1870-1873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1844.7-1930.9) 俄国 131.5cm×281cm 圣彼得堡 俄罗斯博物馆藏


    《伏尔加纤夫》是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1844.7-1930.9)在19世纪80年代初创作的批判现实主义油画中的杰作。这是画家亲眼目睹的情景,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列宾决定把这一苦役般的劳动景象画出来,狭长的画幅展现了这群纤夫的队伍,阳光酷烈,沙滩荒芜,穿着破烂衣衫的纤夫拉着货船,步履沉重地向前行进。纤夫共11人,分为三组,每个形象都来自于写生,他们的年龄、性格、经历、体力、精神气质各不相同,画家对此都予以充分体现,统一在主题之中。全画以淡绿、淡紫、暗棕色描绘头上的天空,使气氛显得惨淡,加强了全画的悲剧性龄、性格、经历、体力、精神气质各不相同,画家对此都予以充分体现,统一在主题之中。全画以淡绿、淡紫、暗棕色描绘头上的天空,使气氛显得惨淡,加强了全画的悲剧性。

74、巴迪侬画室 拉图尔 法国 1870年 布面油画 204×273.5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这幅画表现的场景是马奈正在作画,马奈当时已经成名并引起极大争议,马奈的身旁,是作家左拉、画家莫奈、雷诺阿及他们的朋友在旁围观。这画可能也有这样的寓意:莫奈一伙开始曾受过马奈创作的影响,他们也一直把他看作朋友和老大哥。不过这幅画本身来说并不属于印象派作品。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出,马奈与他的模特儿阿斯特鲁坐在第一排,他们身后有六个人。德国画家斯歇尔德雷站在马奈的正后方,他严肃认真地注视着画家。从侧面看雷诺阿,他是惟一戴帽子的人,,仿佛瞧着放在画架上的画。而积极支持马奈的作家、艺术评论家左拉手里拿着他的夹鼻眼镜,拿的姿势很特别。左拉摆出的是正面姿势,正注视着场景外,与雷诺阿相背。右边,另一位创新画家巴齐耶的高大的侧影高出隐藏在右边尽头的梅特尔和莫奈的较模糊的面孔。热衷于音乐的梅特尔是惟一的普通业余艺术家。方丹·拉图尔的面容未出现在这幅群像画里,而在他先前的群像画《为德拉克洛瓦干杯!》里他是出现的。


 75、海伦娜·弗尔曼肖像 鲁本斯 1620-1625年 79×54厘米 现存伦敦国立美术馆 


     这幅肖像人物油画是用漂亮和生动的色彩笔触来描绘的,线条十分流畅。和他的主题性绘画一样,举凡人体形象,都画得骨质健壮,过于肉感,皮肤细嫩,扭捏作态。这是鲁本斯笔下的妇女形象的特点,可能是他所处的上流社会环境,迎合上层贵族的审美要求,所以他笔下的人物,尤其是妇女几乎都是贵妇人。在这里画家还刻画了形象的性格特征:她的眼神流露出一种乐观幸福的样子,构图严谨,色彩对比强烈;服饰显示了她的贵族身份,但不傲气;从这幅肖像上,观众可以感觉到这位画家所寄托的那种与禁欲主义完全绝缘的生活热情。

76、国王的悲伤 马蒂斯 法国 布板油画 1952年 292x386cm 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画题与作品本身对马蒂斯来说并无什么联系,它只是一种符号而已,我们不必去顾名思义,应着意于画面色彩与线条的配置所显示的审美意义。画面上有三个不同色块构成的抽象的类似人的形象,中间黑色块是个怀抱提琴的人物,是否是圣经中的大卫王在弹琴呢?不得而知。可见画家的目的是通过黑、白、绿、黄和红、蓝色块及线条的并置与对比,表达出自己愉快欢乐的心情。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生于法国南部勒卡多小镇。父亲是个商人,母亲曾做过陶瓷厂的画工。少年时代的他在维尔曼杜瓦度过,中学毕业后他遵照父亲旨意赴巴黎攻读法律,完成学业后,他回到家乡附近的圣-康丹,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上了办事员。21岁那年,他患盲肠炎住进医院,为打发无聊时间,母亲送给他一盒颜料、一套画笔和一本绘画自学手册作为礼物。在画画当中,马蒂斯平生第一次感觉到“自由、安宁和闲静”。马蒂斯的绘画热情一发不可收拾,以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而著名,成为法国著名画家,野兽派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版画家。

77、左拉肖像 马奈 油画 1868年 145×114厘米 现藏巴黎卢浮宫

      

      当马奈的画受官方和古典主义维护者的猛烈抨击时,年轻作家左拉勇敢地写评论为其辩护,他曾写道:“我们前一辈人嘲笑了库尔贝,到了今天,我们都在他的画前流连忘返;今天又在嘲笑马奈,将来又该在他的画前出神羡慕了。马奈先生一定是巨匠,我对此坚信不移。”马奈为报答左拉,特地在自己的画室为他画了这幅肖像。马奈有意在环境配置上安放有意义的画幅和书籍:诸如日本浮世绘、花鸟屏风、《奥林比亚》的印刷品,这都表明他们共同的艺术信条。书籍中有左拉的评论文集等,这些环境描绘向人们展示他们之间的友谊及左拉对他的支持。画面仍采用近乎平面化的单纯色块、强烈的明暗对比、不求圆浑的立体感,以最小限度的立体层次来造型,将画面主体部分的面孔、手和书本等置于光亮处,明暗之间没有过渡中间色调,以截然转换方式形成明和暗的强烈对比但并不生硬,反而衬托出主体部分更引人注目,以此画法来对抗古典主义传统造型方法。

78、苏姗娜出浴 丁托列托 1555年 布面油画 146×193.6厘米 现藏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在《圣经》故事中,苏珊娜是一个年轻貌美、品性贞洁的女子。族中的两个长老痴迷于苏珊娜的美,常常伺机偷窥。有一天,苏珊娜在自家花园准备沐浴时,两个长老跳出来施暴,苏珊娜坚拒不从。两个长老怕苏珊娜向丈夫揭发而败露自己的丑行,便决意先发制人,诬告苏珊娜不贞。纠纷一直闹到埃及法老那里,苏珊娜终被判为死刑。此事被先知但以理获悉,苏珊娜的冤情得到伸张,两个坏老头也被判以烙刑。画中的苏珊娜是以细腻、娇美的裸体形象展现的。熟练的油画技法使丁托列托这件作品具有意大利古典美的风格,晦暗的棕褐色背景,加强了裸女身上的柔和色调,她那肌肤的银灰、粉红与天蓝色使她那丰艳的凝脂般的肉体栩栩如生。她在夹道树木的橄榄阴影里,一脚伸入平静的小溪流里,对面树丛的玫瑰花射出绛色与紫色光芒。画家蓄意在为这个悠闲的美人低声吟唱,用饱满的笔触与恬静的感情赞美着这诗一样的场面。画家在左角树丛下面画出鬼鬼祟祟偷看美女的那老头的秃顶,还在后景左边的树丛边画了一个暗觑的鬼头鬼脑的老人站像。这两个大煞风景的细部,没有破坏苏珊娜的惊人之美。

79、诸神的盛宴  乔凡尼·贝利尼 意大利 1514年 170cm×188cm 布 油彩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

      统治天下的奥林匹斯山诸神在夏日的午后聚到了一起。这是一个慵懒的聚会,虽然沐浴着金光,但神祗们却神性尽收:光明或阴暗的性格以及相互关系的暧昧都暴露无疑。贝利尼是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第一位”画家,是乔尔乔内和提香的老师。十分有趣的是,在贝利尼描绘的诸神盛宴中同用的都是中国的青花瓷器。

   80、玛古拉达的玛丽亚 佩鲁基诺 油画 1469-1500年 47×34厘米 现藏佛罗伦萨皮蒂宫
       有人认为玛古拉大的玛丽亚是蒙娜丽莎第二。这两幅画在构图、色彩及人物处理上有些相似的地方。虽然玛古拉达的玛丽亚没有神秘的微笑,但是嘴角同样是以奇怪的角度微微上扬,这算是神秘的微笑吗?

81、不相称的婚姻 普基寥夫 俄国 1862 布面油画  173cm×136.5cm 现藏于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在这幅作品中,画家体现的是妇女命运的主题。特写式的构图,展示一个结婚场面: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与一白发老者举行婚礼,神父为他们祝福,新娘低头无奈地默认了悲惨的命运,而成为新郎的老者则一幅傲慢的神情。画家抓住了这一病态的社会现象,用自己的艺术揭露了卑劣的社会交易和对女性的摧残。
        普基寥夫(1832-1890)在《不相称的婚姻》中,所有人物都画得很大,有的如真人大小。作者将自己的肖像也纳入画中。(图右双手交叠于胸前者)普基寥夫于1863年在美术学院展出此画时,还是莫斯科绘画学校的应届毕业生。正如评论家斯塔索夫在报刊上指出,此画好不容易才得到官方的认可,画中没有火灾,没有杀戮,没有……。画的只是在教堂里神父“毕恭毕敬地给洒满香水的将军……活的木乃伊,与为了官衔和金钱出卖青春的,哭泣的姑娘举行的结婚仪式。”画家用自己的笔画出了自己的亲身经历,那老新郎确有其人,同老头并排站着的新娘,则是普基寥夫的未婚妻的像(难怪周围亲友团的画像那么丑陋),作者至死也没有忘记这一沉痛打击。
 82、阿尔诺芬尼夫妇像 凡.艾克 1434年 81.8×59.7厘米 现藏伦敦国立美术馆

        这幅画的画家真实地描绘了典型的资产者形象,不仅再现夫妇的外貌和个性特征,而且对室内的环境什物作了极其逼真的描绘,显示了画家特殊的造型才能。阿尔诺芬尼,这个在1420年被菲力蒲公爵封为骑士真实人物,在画上拘泥而彬彬有礼地正和他新婚妻子在洞房中迎接贵客:他举起了右手,表示一种仪式,象征矢志爱情;新娘则伸出右手,放在新郎的左手上,宣誓要永远做丈夫的忠实伴侣。华贵臃肿的衣饰是尼德兰市民阶层中一种富有者的装束。室内的所有细节,如蜡烛、刷子、扫帚、苹果、念珠以及两人之间的小狗,都带有一定的象征性,它们提示着对婚姻幸福的联想。画面上洋溢着虔诚与和平的气氛,以表达对市民生活方式和道德规范的赞颂。,有一面富于装饰性的凸镜,它是全画尤其值得观者注意的细节(见附图局部);从这面小圆镜里,不仅看得见这对新婚者的背影,还能看见站在他们对面的另一个人,即画家本人。《阿尔诺芬尼夫妇像》不但是新型油画深入表现的最早尝试,也是后来发展起来的风俗画和室内画最早的先例。
        杨·凡·艾克(1380~1441),出生于马斯特里赫特附近的马赛克。与同时期的胡伯特·凡·艾克合称为凡·艾克兄弟。二人同为文艺复兴时期尼德兰的伟大画家,尼德兰文艺复兴的奠基人。他们兄弟曾联手创作了规模宏大的《根特祭坛画》等。除了绘画上的成就外,他还对油画的材料和油画技术作了重大的革新和改进,对西方绘画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杨·凡·艾克的主要作品有《阿尔诺芬尼夫妇像》、《罗林宰相的圣母》、《圣巴巴拉》、《妻子像》等。

83、比较 阿尔玛·塔得玛 英国 1892年 布面油画 45.7cm×61cm 布 油彩 辛辛那提美术馆藏

       画家描绘了两个美丽少女在室内读完书之后,进行比较的情景。她们神态可掬,天真无邪,清纯秀美。人物刻画富于典型和个性,用色技巧颇为独特,用笔严谨而不僵化,淡雅的颜色烘托了少女轻松闲适的气质。用荷兰小画派的反差对比画法,画出室内光洁的大理石桌面,光线柔和而通透,使两个少女处于一种温馨的环境之中。
      劳伦斯·阿尔玛-塔得玛(Alma-Tadema,1836-1912,)是英国皇家学院派画家中的世俗装饰大师,他把拉斐尔前派掀起的古典主义风潮推向前进,首先以饱含情韵的笔触描绘着梦幻般的古典世俗题材,并使得这种题材创作发展成为维多利亚时代艺术的中心。他生于荷兰,1873年,阿尔玛-泰德玛获得了英国国籍。 

84、日落 1873年 克劳德.莫奈 法国  布油彩 巴黎 马蒙达博物馆藏

       这是莫奈于1873年在阿弗尔港口画的一幅写生,他在同一地点还画了一张脍炙人口的名画《日出·印象》。这两幅画在1874年3月25日开幕的印象派画家第一次联合展览会上展出,由于两幅画都没有标题,一名新闻记者讽刺莫奈的画是“对美与真实的否定, 只能给人一种印象”。于是“印象主义”就这样诞生了。1891年5月5日,印象派画家毕沙罗给儿子吕西安的信中,对这幅画是这样评价的:“ 在迪朗画廊举行的莫奈画展开幕。我一只眼睛上了绷带,所以只能用独眼欣赏莫奈精彩的《日落》。他的画在我看来非常光彩夺目,堪称是大师的作品。但是,由于我们自身的训练,我们应该看得更深刻一些;所以我问自己,这些作品还缺乏什么。要找出缺陷很困难;准确与和谐都不成问题。我能提出些什么意见的,大概就是画面的统一,或者是某些地方怎么画的技术问题。色彩与其说是很强烈,还不如说很美。画得很细腻,有浮动感,尤其是作品的背景。不管怎样,这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当然这是一次巨大的成功,他的作品实在是太诱人了,展出获得成功乃是意料中的事。这些画透露出心满意足。”
      克洛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6),法国印象派画家。“印象派”在大众的心目中几乎代表了整个欧洲十九世纪末期的艺术潮流。印象主义包罗了美术、文学、音乐等多种门类的艺术。而“印象派”一词最初就来源于莫奈的名作《印象·日出》。

 85、伞 雷诺阿 法国 1886年 布面油画 179x113cm 现藏伦敦国立画廊

        这幅画是雷诺阿放弃印象派画风的代表作。在《伞》上,还没有彻底摆脱外光作用下的色彩描绘方法。画上所表现的是一个巴黎的春日。熙熙攘攘的行人突遇阵雨,于是张开的伞群形成了一种有趣的弧形线网。画家意识到伞本身在画上的装饰趣味。他把这些弧线重叠地画在画面的上半部。观众通过这些弧形的伞,再往下看到了一幅繁杂热闹的景象:前景左侧是一位秀丽多姿的年轻夫人,她臂挽篮子,篮内装着几顶待售的帽子。后面一个绅士模样的人,正用眼睛盯着她,想要上前以遮雨的伞来讨好这位妇女。在前景的右边,有两个赶集市的小姑娘,更小的一个手拿着滚铁环玩具,眼睛注意着观众。在中间,有两个穿着华贵的妇女站在中景上。前面一个似乎对那个手拿铁环的小女孩发生兴趣;后面一个妇女刚把雨伞打开。这幅画的人物并不多,但由于交叠处理,伞的弧形线的不同方向以及整个色调气氛,使画中的景象显得异常热闹丰富,给人以一种拥挤感。雷诺阿采用了一个主调,即以蓝紫色为基调,从而使画面充满一种富有节奏的单纯感。场景十分动人。春雨绵绵的巴黎街景,给这个拥挤的集市增添了生活节律。
        雷诺阿(Pierre Auguste Renoir 1841-1919年),从1881年40岁起,到1888年这八年间,是他的风格转变时期。当他于1879年在沙龙获得成功后,就开始外出旅行。肖像画订货使他的生活转贫为富。前半生苦苦地踯躅在巴黎城内和塞纳河边,这一回,他要实现渴望已久的远行观光的愿望。第一个目的地是诺曼底海滨,后又到了克罗瓦西。1881年春,去了阿尔及尔。是年夏,再赴诺曼底,秋季即登程赴意大利,在那里走访了罗马、威尼斯、佛罗伦萨、那不勒斯、庞贝等地,而促使他的画风转变的机制,则是这次的意大利之行。雷诺阿在庞贝参观古罗马壁画时,发现了它单纯、浓重和绚丽的色调。那些古代壁画偏施红色调,这种红色属于浓艳的朱红色,晚年雷诺阿画过一幅采用这种“庞贝红”色调的裸女像。古代壁画一般用的色彩不多,效果却极丰富。这使他懂得,一幅画上的主调往往起着关键作用。1883年,他在法国一家旧书店买到一本属于14世纪后期意大利画家钦尼诺·钦尼尼撰写的《绘画论》,此书使他入了迷。加上他从意大利学得的古典绘画色彩单纯化的秘密,进一步对前辈大师安格尔的古典主义产生了热情,所以有的研究者也称雷诺阿在1881~1888年的时期为”安格尔式时期”,或叫新古典主义时期。他后来在与画商伏拉尔谈起他的艺术倾向转变的原因时说:“1883年左右,我随印象派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终于不得不承认,不论油画还是素描皆已技尽。总之,对于我来说,印象主义是一条死胡同。”这就是我们在前面欣赏他的《亨利奥夫人》等肖像时所提到的关于他脱离印象派的内因。这幅画《伞》就是画家转变画风所出现的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