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在美国唯一的热带雨林中漫步

另辟蹊径APP2019-06-25 21:15:41

我在华盛顿州西北部的 101 号公路上开着我租的小车,感觉就犹如在我的故乡南加州的一条高速公路上行驶一般。它们还有其他的相似之处:空气十分清爽。我总感觉空气中的甜蜜气息一直跟随着我,无论我是在室内或是在室外。不久后,我离开了安吉利斯港,前往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省,胡安德福卡海峡,并进入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后来天气开始下雨,这场雨持续了七个小时。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正是我希望的。我计划在可可西里雨林( Hoh Rain Forest )呆上一整天,这里也是美国唯一的雨林(这也是我们向我们的国家公园系统说“生日快乐”的方式,八月份它将 100 岁了)。将小而古怪的沿海城镇汤森港(距离西雅图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每天约合人民币 156 元的预算租金)作为我的基地之后,我便开始享受华盛顿美丽的一切:一个令人感到惬意的环境以及对于远足的热情款待。更好的是,我的钱包不会给我太多压力,我可以用心去享受这一切。


国家奥林匹克公园的河流


当我到达雨林的入口时,我大吼了一句:“下雨了!”随后我便意识到我说了一句多么愚蠢的话。友好的工作人员带领我继续向前走,他说:“这里经常会下雨,每年都约合有 30 到 35 厘米的降水量。”在漫长的雨林入口处,我感到我的体力已经被湿润的树叶消耗了。地上的蕨类植物变得更加茂密,苔藓和青苔覆盖了俄勒冈州的枫木,锡特卡云杉和道格拉斯冷杉变得更加多变,色彩变得更加绿了。


我支付了约合人民币 156 元来办理丛林通行证,一开始我觉得这个价格有点稍贵,但当我了解她整个项目包括一辆越野车的驾驶证,以及七日居住许可后,我便认为这个价格是合理的(年度通行证只需要再加约合人民币156 元)。公园的工作人员顺便又告诉我:“这里是一个主要为针叶林为主的雨林。有些人期待这里是与亚马逊热带雨林一样的雨林,我从来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


徒步者们在奥林匹克国家公园


若是想要参加这个项目,游客一定要注意准备适当的服装:一个可靠的防水夹克和登山靴,一定穿着厚实的袜子,让你的小腿保持干燥,并将残留物从你的鞋子里除去。你可以通过不到约合人民币 125 元的价格获得一双质量不错的袜子。我是通过一些教训学到这些的:我的靴子是结实的(我在亚马逊上以低于约合人民币 376 元的价格买到了一双 Chaco 靴子)而我的轻便外套是毫无用处的(在森林里一个小时内,我被水完全浸湿了)。


幸运的是,这次徒步旅行是非常好的,所以我愿意忍受身体的不适。我穿过了云杉自然小径(Spruce Nature trails)和苔藓之厅(Hall of Mosses),每个都大概有 1.6 公里长,以及一部分胡赫河径(Hoh River Trail),一段在奥林匹斯山脚下的约合 28 公里的跋涉。这里巨大的针叶树伸展到天空,60 米或更高。


▲ 奥林匹克国家公园的云杉自然小径和苔藓之厅


在森林的土壤上,有许多新芽吸收着其他已经死去的植物的营养并且从泥土中冒了出来,几乎每个地方都长满了苔藓。苔藓是一个很好的吸音器,它使整个森林都有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安静


我前往汤森港的一个位于 Walker Street 的旧领事馆酒店(每晚价格的约合人民币 783 元)。这是 Cindy Madsen 与她的伴侣拥有经营的房产。他们为我介绍了居住的规则,而且他们还穿着维多利亚时装的服装。我很快就能够放松身心,以至于看起来好像是我经营过这个房子,而辛迪和内森则是将接手的主人。


▲ 旧领事馆酒店


我的客房位于酒店的顶层,它拥有着舒适的装饰、维多利亚时代的主题和一张非常舒适的床。整个房子里都有有趣的纪念品和遗物:一套装甲,古老的书籍,民间的乐器和地下室一个可爱的台球桌。


我需要外出看看,所以我去散步。汤森港尽管街道上偶尔没有人行道,但也是一个不错的步行城镇。水之大道( Water Street )是横穿市中心的主要道路,有很多可爱商店和画廊。另外值得一看的是:玫瑰剧院,它在1907 年作为歌舞表演场所开放,会供应鸡尾酒,并展示首播电影以及艺术电影(通常价格为约合人民币 53 元或 60 元,取决于展会)。


The Clothes Horse 和 Fancy Feathers,位于水街大厦不同楼层的二手店,拥有许多高品质的二手衣。在街上,有一个名叫世界末日( World's End )的蒸汽朋克店,它在社区内产生了巨大影响­­:汤森港的一年一度的蒸汽朋克节


我走过门罗街的一个滑板公园,当我前往 Doc's Marina Grill 餐厅时,穿过了停泊的小船,俯瞰着河水。坐在户外庭院旁的一个大型火坑旁边,开始享受在Doc 的非常慷慨的快乐时光,并点了一杯啤酒(约合人民币 18 元)和一些小吃:爆米花虾和蒸贻贝(每个约合人民币 30 元)。


▲ Doc's Marina Grill 的炸虾与啤酒


我开始与阿兰娜·达利(Alanna Dailey),一个在城里长大的年轻音乐家谈论和分享我的食物(我点了太多)。“汤森港很棒,但也容易把你永远地留在这。”她说。事实上,她觉得有必要逃跑,回法国工作。她开玩笑地说道:“小心点,在你明白这一切之前,你会结婚,有四个孩子。”


▲ Chetzemoka 公园


在享受完美食并结束了聊天后,她与我前往了附近的 Chetzemoka 公园。我们讨论了这座小镇的历史,这里休假的退休者们和新涌入的资金,这是一个蓝领阶级的城市。我们穿过已经暗下来的公园,没有目的地漫步着。“这里本来应该是西雅图,”她说, “像国家的主要城市”。在十九世纪,汤森港曾经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城镇,但后来它的增长放缓。



汤森港海港


我们爬上一条小径去往一片多石却美丽的海滩。她告诉我她成长过程中发生的一些有趣且有些尴尬的故事。我们站着听着海边的海浪,天已经完全黑了。她不确定是否会永远留在这里,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里有许多她爱的东西。我非常同意。



撰 文  /     Lucas Peterson 

摄  影   /   Ruth Fremson

微 信 编 辑  /  Estelle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本文引自 NYTtravel 新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