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九九美文】 海南师范大学南校区——送给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你们

海南师范大学团委2022-01-14 15:54:47

也许你在这里待了几天,而或你在这里住了好多年,流云在天边,行囊在眼前,又是一年毕业季,就让我们共同的纪念。

那一年,海南师院早已经变成了海南师范,中国城的传说却一直未曾改变。

那一年,我们有三个校门,正门对着红木楼的灯火辉煌,小东门对着板桥路的金花市场,大东门直伸到府城的熙熙攘攘。

那一年,我们有个舞台在黄华康,我们有个会议室在图书馆,我们有个报告厅在田家炳,我们有个停车场叫椰林广场。

那一年,我们有个取快递的地方叫大榕树下,有个开会的地方叫维多利亚,如今新开了一个米蘭,改头换面,不知谁和谁能坚持的长远。

那一年,我们数着美院的小平房,穿过生科的走廊,寻觅着那个传说的龟房;那一年,老师的家属院挨着面包房,满校园的条幅随风飘扬。

那一年,幼儿园的歌声把我们的童年唤起,十三栋的小学生们还在抢电梯,附中的孩子们让我们看到了曾经叛逆的自己,一样的相似,一样的茫然,一样的憧憬,一样的不懂得珍惜。

那一年,海中的“今天不努力,明天去隔壁”被我们拿来自嘲,那一年,我们在海师与海中的那面表白墙上写满了梦想,那一年,我们在金鹏楼下通宵吃着烧烤,我们畅谈理想,关于梦,关于未来,关于去西藏,如今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响。

那一年,我们登上过街天桥,看到的不是乞讨就是卖唱,一个追求物质,一个追求精神,就像学校右边的工商和左边的领航,一个追求财富,一个追求体康,到底哪一个更重要,问道网吧,也无回响,走进大门,我们看到了“超越”的塑像。

那一年,阴雨连绵,衣服发霉,那一年,骄阳似火,皮肤黝黑,那一年,冬天没有热水,我们去开钟,点房,那一年,夏天没有空调,我们把床搬到了地上,困难总会使人成长,我们学会了去霉,我们学会了防晒,我们学会了自己剪发,我们学会了使用电暖,我们学会了改装电扇,我们学会了做饭,其实有时候快乐很简单,女生宿舍周末门禁能到12点,就已经很心足意满。

那一年,网速还是赶不上田家炳电梯的速度,老虎和老鼠还是傻傻的分不清楚;那一年,足球场看门的阿姨一声河东狮吼,对面的音乐厅也要抖三抖。

那一年,一食堂总是人满为患,二食堂对着游泳馆,那一年,去教职工食堂的未必是老师,去清真食堂的未必有信仰,吃货的世界懂得吃饱了不饿,所以开放时间最长的风味餐厅很受欢迎。

那一年,舞会常开在傍晚,羽毛球馆一小时要20元,你还得预约时间,那一年,篮球场白天是篮球场,晚上是拥抱店,那一年,足球场白天是足球场,晚上是翻进去的各种翻滚哥,翻滚姐。

那一年,新生联赛打半年,足球结束是社团,那一年,我们常去物理楼下的打印店,那一年,校园里除了永顺超市还有一个可以报销的爱心商店,那一年,上英语常去的综合楼却不是美女如云的外院,那一年,四合院的女生常去欧美摄影旁边的取款机取钱。

那一年,常有活动办在教室和图书馆前面,欢歌笑语,喧嚣躁动,不知搅了谁的梦,不懂扰了谁的心,不明白这应是你的伤怀还是我的悲哀?

那一年,行政楼前的喷泉,一年也喷不了几天,那一年,我们申请到了博士点,学校里又在装修,你是否记得那年的游园,师大医院依然在学校外面,你是否还记得那年的体检。

那一年,星光广场终于有了光,我们喜欢出去吃一碗清补凉,那一年,我们把想说的话留在了维多利亚的墙上,读着别人的故事,叹息着自己的感伤。

那一年,谁还记得那条通往田家炳的椰林小路上,睡迟的你一路飞奔的身影,谁还记得那个宽敞崭新的塑胶操场,等待流星的你写满期待的双眼,谁还记得那座高大的图书馆里,写论文的你寻寻觅觅?19路、20路、21路、45路公交车上依旧人来人往,但海师这一站也许很多人不再需要相见,剩下的只有路过而已。

那一年,我们去了火山口,白沙门,万绿园,假日海滩,那一年,我们去了亚龙湾,天涯海角,大小洞天,那一年,我们去了家乐福,大润发,五公祠,海瑞故居,琼台书院。那一年,海南留下了你的汗水和足迹,那一年,海师留下了你的眼泪的记忆。

你是否还记得那座火车站,你是否还记得机场美兰,你是否还记得国贸,你是否还记得明珠,你是否还记得红城湖,你是否还记得龙昆南路,你是否还记得那年刮过的台风,你是否还记得那年下过的大雨,教室里的钟表可以回到起点,却已不是昨天,曾经看过的夕阳,听过的歌声,都将被时间掩埋,我们只能轻轻的问候,淡淡的寒暄,然后和这里挥手说再见,也许再见之后将真的再也不会见。

大学,留给我们的不只是抱怨与遗憾,大学教会了我们很多真理,在这里,我们认真的读过,写过,爱过,恨过,等过,付出过,在该离开时离开,不知你会怀念谁的年华谁的天涯。

逝去的岁月,再也找不回来,曾经的微笑,在回忆里散不开。我们终将有一天要离别,谁也无法拒绝那一天,我们可能忘记教室在哪一间,却记得曾经的苦与甜,记得回宿舍的路上,微风拂面,记得曾经的陪伴,记得爱过的容颜,听过的歌,流过的泪,同样是一种纪念。

不再见的不只是熟悉的容颜,不再拥有的也不只是如水的年华,不再提起的也不只是一次次的伤感,不惋惜,不叹息,我们也不哭泣,我们已经不再是轻狂少年。


(以下图片由校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