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没有秘密的维多利亚,漂着一位会开飞机的老船长

纵横之美2020-11-07 13:37:06

在加拿大的维多利亚市,有一位整天开着渡轮的船长,清瘦而矍铄,目光炯炯。而那艘渡轮的个头,还比不过船长的大皮卡。





维多利亚没有秘密




维多利亚,不是女王,也没有秘密。它位于加拿大西南的温哥华岛的南端,是温哥华岛上最大的城市和海港。不同于常理中的加拿大,这里气候温和,属海洋性气候,一年霜冻期只有20天。也就是说,这里是每一个高寒带国家都眼馋的不冻港。



作为商业港口的同时,维多利亚也是加拿大海军太平洋舰队的母港。而在市区,复杂的地形和丰富的水系,造就了这里独特的水面交通,以及当地居民的居住形式。


市区海湾中随处可见的渡轮,成了维多利亚的名片之一



这种渡轮的主要功能,是沿着海湾的都市观光之用,请注意它的尺寸,比公交车小多了,和轿车差不多。


这个叫做Victoria Harbour Ferry的公司,成立于1990年,由2艘船起家,做到现在,也就不到20艘。实在是玲珑可爱的小本生意。在去年的25周年庆典后,该公司决定陆续装备电动渡轮,逐渐淘汰目前的老船。但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造型颇有些憨态可掬的老款渡轮,还颇有些味道。


渡轮平时最大的作用,便是载着游客观光。




开飞机的老船长 JOHN




John是做Victoria Harbour Ferry公司的一位船长,虽然名头上是船长,但这种最多只能载12人的小船上,有且只有这么一个工作人员。公司有超过40名“船长”,他们大多都退了休,希望能找到一个没什么压力,并且不太累的工作,半玩儿半休假地安度晚年。有的曾经是警察,有的是编辑,也有曾经做过生意。总之,他们大都不差钱,安逸与舒适的慢生活,才是他们想要的。


John便是他们中典型的一位。虽然这个工作看上去并不太需要专业技能,但John的履历看上去可真不一般。他曾经是一名帆船船长,同时还是私人飞机的驾驶员。这让纵横君很感兴趣,通过该公司打听到John的联系方式,我们和这位老船长打上了交到。


见惯了风浪,如今在风平浪静的城市港湾,John开的格外平和


“我从小就喜欢各种能驾驶的东西,13岁就会开车。后来又自学了帆船与飞机驾驶。”


John说自己早年参加过美洲杯帆船赛,后来自己又买了艘木质帆船,但却一直没能完成环球航行的愿望。有意思的是,他还曾是名私人飞机的驾驶员。




“我开私人飞机是30年前了,准确的说,是为我当时的老板开。在加拿大,私人飞机的飞行培训和民航客机不一样。由于我飞的飞机相对较小,所以并不需要你飞737的技能。当然,现在越大的飞机越容易飞。哦对了,西雅图的水上飞机公司,我有时候也会去帮忙飞一下,这里离西雅图很近。”


(点击大图,看看那个水上飞机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我觉得还是回来开船有意思。这和技术没关系,即便你一辈子是文职工作,操纵这个小船也很容易。我们都是来图个乐子,你看,我手边还有个收小费的塑料碗,大家都是很有礼貌的,但谁都不会真的图这点钱。”



“这个船真的是小极了,基本上还没我的皮卡大,开起来非常好玩。一般我们载七八个人就差不多了,里面人多了太拥挤也不舒服。这种柴油动力的小船也跑不快,排水量也就两三吨,操作起来很灵活,特别是在一些很窄的而水域,甚至是钻胡同一样的地方。”





“比如,有时候我开它回家一趟,房子间距很窄的,我觉得倒车都进不去。”




John的房子,和他一样漂着




我们有些不太理解他告诉我们的东西,什么样的房子间距比车位还狭窄。后来John告诉我们,原来,他的家,是在维多利亚的一片漂浮屋区域,也就是说,那里的房子,都是浮在水面上的。




这些房子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理解的临水而建的一线水景别墅,而是它们本身没有地基,就像小船一样漂浮在水面上,如果风浪大了,还会和水浪一起摇晃,所以,必须是建在无风少浪的港湾深处。



可能是为了保护隐私,John没有发给我们他家的照片,只是告诉我是在Fisherman‘s Wharf区中的一栋。这片五颜六色的房子,已经成为维多利亚的一道著名的景观。John的父亲是一位渔民,当然,他自己则从来没打过鱼。


“这是一个房子建立在锚定位置上的半永久性的建筑。不具备自身动力,但同时具有可以被拖拽的设施,通过其他有动力的船移动位置的属性。”



有些房东把自己的房子改成旅馆,也有些放在Airbnb上出租,但John自己却并不这么干,他说他喜欢这房子,喜欢住里面。有时候,回首自己漂泊的一生,就像这水上的房子,没有根。


“浮动屋并不适合每一个人,虽然很多人从来没有想过要搬回陆地,但是几年后,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各种特殊的生活要求而变得疲倦不堪,最后走下舷梯回到陆地。我旁边的邻居换了好几个了。”



"除了屋子本身的价值费用介于三百万元人民币之间以外,业主主还要负担停泊位置的码头支付诸如码头和公共区域不动产维修费的成本。例如,这里大部分地区的停泊费用是四千人民币一个月。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杂费,例如检修。既然是漂泊在水上的屋子当然需要潜水员来协助检查水下部分的情况,这个费用是在大约6000元人民币一次不等。"



理论上说,这房子可以拖着到处走,但谁会这么做呢?

“有一次我自己掐指算了一下,自己这辈子在陆地上的时间,好像真的没有有在水上、在天上的时间多。你想,我住都是住在水上,有时候晚上还能感觉到屋子的轻微。这不是田园牧歌,也不是什么隐居的生活,你看背后就是大城市。我还是和这个城市共呼吸,没有脱离,空了有人陪我喝酒,晚上又十分安静。这是我想要的。”



“哦对了,以前在船上,我就喜欢和朗姆,金朗姆,不要黑的和白的。下次你来了,陪我喝两杯。”


这个接触只是几封往来的邮件的关系,我们彼此约好,下次有机会造访维多利亚,一定去老船长家里坐坐。有些人生而不自由,而另一些人,生而不安分。我想,John的故事,属于后一种。


—END




点击大图

看看我们都在哪


大洋深处的观光潜艇

(其实大多时候,潜艇都是执行和平的用途)



在塞纳河上仰望铁塔和教堂

(换个角度,埃菲尔铁塔会不会更高一些?)



漂在博斯普鲁斯海峡

(同样是渡轮,但却是往返欧亚之间的渡轮)



漂向何处的水翼船

(它们曾是国内跑的最快的水面运输船)



环球航行是什么样的体验

(你真以为满世界跑的水手能长这么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