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宋玉明:不忘初心,大隐深圳,潜心卅载,探索城市山水

020艺术观察2020-01-13 14:04:23

新朋友请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020,欢迎转发和评论

宋玉明,1954年生于上海安亭,祖籍江苏太仓。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深圳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政协委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深圳美术馆名誉馆长、深圳市政协画院副院长、深圳大学客座教授、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客座教、江苏省南京画院艺术顾问、深圳画院签约画家。

 

香港小景  设色纸本  49×59cm  2017年 


第一次知道“城市山水画”的说法是看到《美术》杂志上刊登了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的来信,他看了我们一批深圳画家画深圳的作品后有感而发提出了“城市山水画”的说法。此后,“城市山水画”成为了深圳艺术家们所一直不断探索的新课题,我也是其中一员。但在当时创作《深圳小梅沙夏日》的时候还没有“城市山水画”的任何概念。从 1992 年提出到今天,“城市山水画”的课题已经被全国各地很多艺术家们所关注,近年来还衍生出了“都市山水”“都市水墨”等等说法,其关注热度可见一斑。我从 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就开始以城市为题材进行各种创作,至今已有二十余年,渐渐在实践中形成了我个人对“城市山水画”的认识和理解。



雷克雅未克-托宁湖畔 设色纸本 40×55cm 2017年 


要谈“城市山水画”,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城市”?我特地查了《现代汉语词典》,里面对“城市”的解释是:“人口集中、工商业发达、居民以非农业人口为主的地区,通常是周围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而衍生的“都市”的解释是“大城市”,其本质仍然是城市,看到这里,我立刻想到了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汴梁不正是当时最典型的“城市”,此作不正是“城市山水画”最典型的代表作吗?不难看出,“城市山水画”的渊源可以上溯久远。如宋代就有宫室、风俗题材的绘画作品,明清时期的“界画”也大多以亭台楼阁为原型。到近代,很多工业化的题材和当时城市的题材也都进入了中国传统的绘画之中,以傅抱石为代表的“新金陵画派”就是其中重要的代表。不难看出,以“城市”为创作题材的绘画作品自古有之,只是在不同时期冠以“风俗画”、“界画”、“新中国时期的绘画”等不同名称而已。此乃与石涛所倡的“笔墨当随时代”不谋而合。


突尼斯 设色纸本 59×48cm 2001年


在我的“城市山水画”的创作中有两个阶段,分别体现了我对“城市山水画”创作和理论认识理解的两个层面。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到 2000 年是我对“城市山水画”探索的第一个阶段。在这近十年的摸索中,我对“城市山水画”的认识主要还停留在如何将现代化的城市与传统的绘画语言结合上。现代化的城市进程是我们这辈人所经历的最为惊心动魄的时期。



印度—斋浦尔王宫 设色纸本 80×70cm 2013年 


我1988年来到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城市—深圳。与之前所在的内地城市相比,深圳的开放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特别是在思想上的开放。深圳“一日千里”的建设速度让这个年轻的城市每天都有新的变化,有新的事物出现,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生活在这样的城市中,每个人心中都会涌现一股热浪,想在这个改革创新的浪潮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每次提笔创作都很想记录下这激荡人心的时刻。但苦于无法表达,直到深圳画院组织全院画家开展“深圳画家画深圳”活动,我第一次开始摸索如何用传统的绘画形式来表现深圳这样一个全新的城市。在此次活动中我创作了《深圳小梅沙夏日》、《深圳银湖》、《商城》和《文锦秋色》四幅作品,其中《深圳小梅沙夏日》得到了认可,成为我“城市山水画”早期作品中的代表作,给日后的创作开启了一条新的道路。此时我的作品也仅仅是用传统的笔墨加上现代化的建筑而已。如何将这两种元素和谐地统一起来,这在当时是我主要思考的问题。



香港维多利亚港 设色纸本 40×55cm 2017年


早期的作品多以再现城市景观为主,用细腻的笔法将建筑物重现。《深圳新貌》算是当时工程最为浩大的一幅作品。我选取了传统中国画“俯视”的角度,拟从空中眺望深圳的全貌。近处是梧桐山和热带芭蕉树,中间是深圳的各大重要的建筑群,深南大道等均清晰可见,远处是一片远海、远山和云彩。此三段式构图也是传统中国画的构图方式,只是将古代的建筑物换成了现代化城市的建筑物而已。虽然从表达手法上看仍是延续了新中国时期一些老一辈艺术家们的方法,但在当时这么大规模地“再现”城市全貌的作品还是十分稀少的。这一时期,我创作了许多这样的以建筑群为题材的作品。为什么选择这样的题材?也许现在看来这些高楼大厦毫无新意,甚至有些令人厌恶。但在当时,高楼大厦,曾经代表着中国人很长一段时间对生活的向往与希望,这是对现代化和都市化最直接、也是最为强烈的情感表达方式。在深圳,这些高楼大厦还有着另外一重含义,那就是在这些楼群中凝聚起来的“深圳速度”,这也是深圳当时最重要的文化象征。



深圳东都华侨城 设色纸本 55×40cm 2017年


通过对这些不同城市不同建筑群的描绘,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中国现代化进程所带来的巨大变化,并以此来表达这种激动和喜悦之情。从 1997 年开始,除了深圳,香港、澳门等其它城市都成为我笔下的创作对象。此时我在表现手法上也开始了新的尝试。不仅仅用细写实的手法来描绘城市的风貌,同时也穿插“虚”的表达手法,用“点墨”和“泼墨”等手法让城市建筑若隐若现,既有建筑的轮廓,也有给人以想象的空间。《雨中深南大道》是此时最为典型的代表作,并被深圳美术馆收藏。



香港 设色纸本 40×55cm 2017年

 

也许是在“城市”里住久了,此时的我已不满足仅仅表现城市的建筑,而开始关注如何从更深层次去表达城市的内涵和文化,但当时还处于萌芽的朦胧状态。真正开始有意识地研究和实践,是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2001年1月应突尼斯共和国文化部邀请,被中国文化部委派赴突尼斯文化考察,并举办了“宋玉明中国画展”。这是我重要的一次出访,也是我“城市山水画”探索进入第二阶段的一次转折点。



深圳文锦渡 设色纸本 70×80cm  2010年

 

这次出访让我有了一个全新的视野,在表现方法上也大胆突破了传统山水画的框架,更重要的是给了我对“城市山水画”更进一步的思考。中国画最讲究的就是神韵,当时的“城市山水画”又该如何体现这种神韵呢?如何从对城市建筑的描绘反映出该城市的文化内涵,引发观者的共鸣,在给观众以欣赏城市建筑之美的同时通过画面的气息感受到城市的精神与文化?这是在第一阶段的基础上提出来的新课题。随着社会的高速发展,艺术与社会的关系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不管两者的关系如何,不可否认的是,艺术已经不只是对美的追求了,艺术也已经不仅仅是视觉享受了,它更多的是要进入人的内心,是与社会和心理紧密相连的。我认为,这就是当下艺术作品中的“神韵”。这对当下的艺术家而言,是判断作品的艺术价值很重要的一点。



突尼斯—首都印象 设色纸本 53×45cm  2001年


从“城市山水画”的角度来看,如何才能体现出这种“神韵”呢?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在作品中“还原”该城市的本来面目。以前在创作中,我总是以自己的角度来观看世界,观看所要描绘的城市,但这很容易进入一个狭隘的小圈子,以至于创作出来的作品容易雷同。不管你描绘的是国内的城市还是国外的城市,虽然建筑物变了,但是画面中体现出来的意境没变,一看就是“中国式”的城市山水。这也是国内很多从事“城市山水画”研究和创作的同行们的困扰之一。此次出访突尼斯,我完全是从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与中国文化完全不同的地方,尽可能的把自己融入当地的文化与生活。



香港跑马地 设色纸本 80×70cm  2014年 


从突尼斯回来,我创作了一批风格与之前不同的作品。在进行创作的时候,我有意识地尽可能的以第三者的角度去“还原”当时的风土人情。因为只有这样,才会真正表现出异国风情的神韵,表现出当时原来的文化与内涵。在“还原”的过程中,不仅思想上改变了,在创作手法上也有了新的尝试与突破。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在色彩方面的大胆突破。虽然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很早就有“青绿山水”、“金碧山水”,但从总体上来看仍是以水墨为主,色彩也不过是石青、石绿、赭石、土黄等等,几乎没有人用过鲜艳的颜色。但凡有过国外游历经验的人都知道,异国风情最典型的就是色彩的艳丽和多样化。看看西方的油画就知道。他们对色彩的运用远远超过了我们的传统山水画。我并不认为中国的“水墨”无法表达色彩的多样性,正如画论中早有“墨分五彩”之说,但在“还原”城市的过程中,传统的色彩表现形式无疑是一个枷锁。



雨中维多利亚港 设色纸本 138×65cm 1998年


此时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把艳丽的色彩直接运用在画面中。这批作品,色彩丰富且对比强烈,笔法大胆、多样,与传统的中国画有了截然不同的面貌。这一次大胆的尝试得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很多人用既传统又当代来形容,得到同行们的肯定。在实践检验成功之后,我回过头来思考,为什么色彩的改变会全然改变作品的气息和神韵呢?这正是因为我们在以往的绘画创作中,长期以来忽视了对色彩的研究和思考所一致。色彩与人类的心理反应是密切联系的。正如红色给人带来激情,蓝色却会引起遐想,不同的色彩会引起不同的心理感知,而这种心理感知就正是对一个城市内在文化的最本质的体现。



深圳湾夜色 设色纸本 40×55cm  2017年

 

如今的城市,五颜六色的建筑层出不穷,城市人的生活更是丰富多姿,五彩斑斓。这样的现代化城市又怎能缺乏了对色彩的表现呢?因此,如何把色彩恰如其分地运用在画面中,对“城市山水画”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我看到很多用水墨画城市山水的,虽然“中国味”很浓,但总觉得有种“冷”的感觉,不但很难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还容易压抑情绪,与生活中活生生的、生机盎然的城市有那么点距离,不那么真实,甚至有些容易让人丧失对这个城市的热情。另一个较大的改变是我开始用泼彩、泼墨的方式来减少传统中国山水画中“写”的成分,用更加放松和自由的笔墨去表达现代城市更深层的意味。这种朦胧的视觉效果正是我想要表达的城市的“浮华感”,我更希望观者能看穿这层“浮华”去感受城市深层和本质的东西,而这才是我作品想要表达的根本。我认为,当代的艺术家不仅仅是“美”的传播者,同时也要向大众传递当下生活中最本质的文化内涵,引发他们的共鸣和思考。



日本—京都古城 设色纸本 53×45cm 2002年 


从古到今,“城市”仍然在不断演变,正如现在很多人都开始称之为“都市”一样,不知未来还会出现什么新的名词。但我相信,即使“城市”再交替变更,城市山水画”(也许会顺应产生其它的新名词)永远会有其存在和发展的空间,关键就在于如何从根本上去理解当下的城市,并且是否能寻找出最恰当的表达语言和方式。


挪威松恩峡湾 设色纸本 55×40cm  2017年


曼谷皇宫 设色纸本 53×45cm 1998年



九龙布袋澳鱼村 设色纸本 55×40cm 2017 年


冰岛雷克雅未克 设色纸本 55×40cm 2017年


更多热读

1.揭秘︱中国假画基地,要命!

2.是不是江湖画家,看艺术简历就知道了

3.您的画这么好,为什么卖不出去?(画画人的深度好文)

4.文化是什么?这是我见过写得最好的答案。

5.多少书画家,都败在了这两个字上!(深度好文)

6.猜猜下面这个是什么字? 答案:闲的蛋疼。

7.吴冠中:画画停留在“画得像”的层面上,是写真,不是艺术!

8.陈丹青:我和范冰冰的一次艳遇,“简直是作案”

9.林墉:艺术上我很孤独

10.何家英:“搞师生巡展,过于像我者、抄袭我者,基本上不选”

11.丁一林:“提箱作画,人生一大乐事;人生有画为伴,足矣。”

12.中国美术家协会2018年征稿通知(23项大展)











创于2014,相伴已成为习惯

平台已进驻网易、搜狐,同步更新

纠错建议︱商务合作︱字画交流

广州︱541794294@qq.com(微信)

深圳︱517172580@qq.com(微信)

↓↓↓请长按三秒关注020,谢谢!


如果您有意收藏平台推介的艺术家作品

请在页面右下角留言,我们将及时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