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携手共进!澳洲优质牛遗传物质进入中国时刻!

《中国奶牛》杂志2020-09-15 15:05:31


CHINA  TIME

携手共进


2018新年伊始,一则引爆性新闻给中国牛人们带来了一股精气神!——中国天津聚信科技有限公司与澳大利亚畜牧基因合作公司(Genetics Australia)在墨尔本举行了正式签约仪式!天津聚信科技有限公司被授权为澳大利亚畜牧基因合作公司中国区总代理。双方携手让澳洲优质的牛遗传基因物质在中华大地孕育新的目标和希望。此举标志着聚信公司积极响应“中国牛群遗传基因改良计划”,紧紧抓住发展机遇,在国际化的新征程上迈出重要一步。

出席仪式的有中国天津聚信科技有限公司授权签约代表徐练海先生、澳大利亚畜牧基因合作公司董事会主席Trevor Herny(特雷弗)先生、总经理Anthony  Shelly(安东尼)先生、出口部经理Rob Derksen(罗伯特)先生、资产部经理Stuart Horsburgh(斯图尔特)先生、技术部经理Peter Thurn(彼特)先生,应澳大利亚畜牧基因公司邀请同时参加仪式并进行学术交流的嘉宾中国国家现代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胜利先生、中国奶业协会育种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胜利先生,还有澳大利亚贸易促进委员会官员杨文女士、澳大利亚畜牧基因合作公司中华区业务代表李鸿女士等。


天津聚信科技有限公司授权签约代表徐练海先生,现任天津市奶业协会会长、天津神驰农牧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他认为“当全球育种行业正在快速拥有类似系谱血统的时候,有一个地方的遗传物质,却可以提供另外一种选择,并且同样具有盈利性。该是澳洲牛遗传物质进入中国市场的时机了。澳大利亚奶牛的适应能力强,能够在放牧条件下表现良好,但是当要求高产时,它能很好地应对挑战。 它可与世界上所发现的任何高性能的母牛相媲美。



Genetics AustraliaFEEL
感受澳大利亚牛遗传物质
学术交流&探寻奥秘


2018年1月应澳大利亚畜牧基因合作公司(简称GA公司)的邀请,中国牛遗传物质考察团一行前往GA公司总部进行学术交流,主要成员包括中国国家现代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胜利先生、中国奶业协会育种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胜利先生,中国天津奶业协会会长&澳大利亚畜牧基因合作公司中国区总代理天津聚信科技有限公司授权签约代表徐练海先生等。双方就澳大利亚育种指数BPI的结构、计算依据,对比TPI指数在综合经济效益竞争力与可靠性;GA遗传基因类产品在健康指数和繁殖力的具体改良能力;GA遗传基因类产品研发历程等问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




GA公司技术部经理Peter Thurn(彼特)先生、出口部经理Rob Derksen(罗伯特)先生为我们做了详细的讲解。并带领大家参观了位于总部的采精中心、公牛站和隔离中心,观看了采精和试验过程。

“在70和80年代,澳大利亚育种产业关注开发更强健、高乳脂率的母牛,以适合我们的生产条件。在90年代早期,大量从北美进口的公牛提高了产奶量和乳蛋白。”GA的公牛分析师说道。“然而,从上个世纪末,进口公牛的成功率开始下降,本地培育的公牛变得更有竞争力。对澳大利亚来说,真正独立培育成功的公牛是Winluke,一头澳大利亚培育的 Southwind的儿子,它与Shotime 是同一时代的。事实上,Winluke和Shotime公牛互补的很好。随后有影响的公牛是Donor,它不是我们的公牛,但是我们有它的儿子,其中Donante是最好的公牛。

优质公牛

GA公司每年大约后测50头荷斯坦公牛,另外还有6-8头娟姗公牛和5-6头澳洲红(Aussie-Red)。“我们确实在澳大利亚看到了遗传与环境互作的影响,国际上有一些血统在这里表现好,而还有一些则令人失望。某种程度上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我们把当地女儿的性能表现视作过滤器。我们使用了相当多的国外遗传物质,但是如果他们在我们的放牧条件下已有一些世代证明自身的性能,那么这会改善我们的成功几率,”Peter解释道。后面的有重大影响的公牛是Informer,它仍然通过它的儿子、孙子和重孙左右着GA育种项目。“ Informer的后代有着中等体高,同时很好的胸宽,不错的体深。它的儿子Medallion和Delsanto跟随其后,其中Medallion是GA公司乳房遗传评估最好的公牛”,Peter评论道。



“Medallion生产的每支冻精仍然能够卖出,因为它们是奶农喜欢的奶牛。Delsanto的儿子Picola是一头排名靠前的基因组公牛,它的第一批女儿现在开始挤奶了。我们现在有Picola的许多高基因组指数的儿子。”Informer的血统也吸引国际上的一些兴趣,因为较宽的体型是难得遇到的aAa类型。Informer的系谱组合是 Basar-Shotime-Mascot,来自在Roger Perrett的Hill-Valley牧场的Alice家族,继续追溯可至美国的母牛Juniper-Mist Elevation Paula。“我们销售最好的公牛是Medallion和Wrangler。Wrangler是BPI(平衡性能指数)第二高的公牛,但是它的育种值报告比它的全同胞Geemcee有更好一点的平衡性,Geemcee现在是排名第一”,Peter解释道。Wrangler的系谱组合是MOM-Shottle-Goldbullion,可追溯至Bupplyn Jody家族——它也培育了公牛Judge。Wrangler还有第三个全同胞,由Tasmania的Rengaw 牛场培育,也在顶级排名中。此外,Wrangler还有母系的半同胞兄弟Janek。目前在澳大利亚高排名的基因组公牛Kingtut——GA公司的一头公牛,也很受欢迎。它的系谱组合是Kingboy-Planet。



背景

澳大利亚畜牧基因合作公司


Genetics Australia)


澳大利亚的人工授精产业于1940年代开始试探性的迈出第一步。澳洲农业部于1945年在维多利亚的Werribee研究农场首次建立了一个使用冷冻精液试点的人工输精项目。第一批商业化的人工输精公司于1948年在Timbon、1949年在Tatura建立。这两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公牛、采精设施、技术服务,但实践证明他们不能存活,这两家公司都在1949年底关门。直到1958年,在Werribee研究农场举行的一场会议上成立了育种协作体,它被命名为维多利亚人工育种者(VAB)。这家合作社于1994年合并了昆士兰政府所有的Wacol  AB育种中心,组建GA公司,2018年元月公司迎来了60岁生日。


在过去的60年中,在澳大利亚奶牛群中,GA公司已经证明,最佳的公牛来自最佳的母牛家系。 培育出具有远缘血统、强健和有力的中等体躯大小奶牛,能高效地转化可用饲料为牛奶,体型支持盈利的多个胎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