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影像3·15",在PS没有诞生之前如何“照骗”?

幸福de笔记2021-01-09 10:38:30

回看影史上著名的“照骗”,有恶搞的,有包含政治目的的,有哗众取宠的,可谓种类繁多。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任何人都能轻易的在几分钟内制造一张足够吸引眼球的合成照片,并放在网上冒充真相四处传播。


无论是不是玩笑,比如有人因为在网上贴了一张佛祖带太阳镜的照片,或者从太空里看日食的照片,还有因为某明星为了P瘦自己而把墙都修弯了而引发的媒体狂热,“照骗”实在算不上新闻了。



同样流行的,还有神图出现后跟着PS出来的网络流行恶搞,比如前些年那个鼬骑着啄木鸟的照片。

  


很多人都认为,发布了30年的Adobe Photoshop改变了摄影的本来面目。之前,有人认为,摄影是一种自然真实的媒介,然后数码修图的发明却意味着不能再信任图像。




溺水者的自画像


“照骗”的例子可以追溯到摄影术的早期。最知名的莫过于Hippolyte Bayard的讽刺作品《溺水者的自画像》(1840 年),拍摄于摄影发明仅仅一年后。Bayard觉得自己发明摄影的地位被人拒绝承认,于是制作了这幅照片,表现他因为失望投水而死。尽管当我们宣布哪幅照片是历史上的第一幅时需要谨慎,这照片却当之无愧为最早的“照骗”。


随着摄影术的进展,实践的先驱们发现了其他修图方法。Gustave Le Gray试验了海天摄影,将分别在两处的天空与大海负片拼合在一起。19、20世纪之交的美术摄影家Henry Peach Robinson和Oscar Rejlander制造了结合多张负片的图片。


Robinson的《生活的两条道路》(1857年)一共使用了神奇的 32 张负片。而且他们不是唯一这么做的。很多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都会在剪贴簿里裁剪和张贴照片,将不同的照片、手绘或者画做剪在一起。剪出来的作品幽默、讽刺或者怪诞,预言了Picasso和Georges Braque蒙太奇作品的诞生。


死亡谷


战时的摄影师可能更频繁地修改照片。比如Roger Fenton,他拍摄的表现克里米亚战争的《死亡谷》(1855年)就做了假。根据纪录片导演Arrow Maurice讲,芬顿在战场照片上加了加农炮弹,增加照片的戏剧性。


更聪明的“照骗”例子则是Alexander Gardner。在南北战争期间,加德纳在两张照片中使用同一具尸体,把它挪来挪去。哪一幅照片在先尚有争论,但是分析师都同意尸体是同一具。



在南北战争的创伤之后,人们想方设法面对亲人离世。发现这是个大好机会后,William H. Mumler开始了制作灵魂摄影的生意。他的技术直截了当。顾客到他纽约的工作室拍照前,他会请丧亲的顾客先带一幅离世爱人的图片,然后期作一幅双重负片把二者拼在一起。Mumler宣布,这是友善的灵魂依然在之后注视人们的证据。他最有名的照片是Mary Todd,也曾被当做Abraham Lincoln夫人。尽管他因为诈骗官司身败名裂,灵魂摄影却在十九世纪晚期流行,穿过大西洋,从美国成功传入英国和欧洲。



双重曝光也是维多利亚时代科学家惯用的。为了揭示行为与智力的遗传性质,Sir Francis Galton曾经拍照以收集不同种族和社会“类型”的影响。


他使用这种分类法来分析不同的阶级、种族和人群例如罪犯。Galton借此来发展了一套优生学理论。这种理论从拍照而起,却大大影响了二十世纪发生在德国的政治悲剧。



对贫困的研究是另一个摄影的真实性难以确认的领域。这里有太多伪造的“照骗”了。比如不太知名的例子是Bonaduo博士的《街头小乞丐的二次探访》。同样,美国社会作家John London,他在《深渊中的人民》(1902年)中,也曾用人工合成的照片来强烈批判英国的阶级社会。


在一幅图中,John London将一位流浪汉的形象拼接到一群有钱贵妇穿过莱斯特广场帝国剧院的场景中。尽管有违传统的记者规章,这图片却强烈呈现了杰克·伦敦在书中凸显的贫富关系。


“照骗”的问题持续引发麻烦。近些年来每年的荷赛参赛作品中,百分之二十在倒数第二轮淘汰,因为这些图片都PS过了。比赛主任做出了裁决,声明:“这关乎信任,关系到基本的新闻伦理。图片必须精彩而真实。”


其实比赛的规定事实上模糊不清,例如他们的规则说“利用现在行业内允许的标准修图是允许的”。说到底,什么能通过是评委会做出的主观决定。


再来说说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的知名摄影团体,马格南图片社——这是一个你绝不会陌生的著名图片社,当中无数经典摄影师与经典照片,你总会听过或见过,原来在一张张经典照片背后,还有负责暗房技术与冲晒的大师,例如Pablo Inirio。




现在有Photoshop很方便也很厉害,甚至衍生出一群“彻底反对后期派”或曰“直出 JPG派”,说什么“胶片就最好,没有PS”云云,其实修图从来都存在,好像上图的布列松照片,你猜猜进行过什么后期?



这位暗房大师在这里分享了他的工作,让大家一睹“前Photoshop”时代,到底是怎样处理照片的,当你看到这么复杂的记号,恐怕都会庆幸自己出生于数码年代。



大美人Audrey Hepburn的照片都要处理啊……


这些事情都说明,修图是摄影中非常有趣的一部分。而且必须进一步说,摄影术就是修图的一种形式:一种对光线、直觉、时间、空间,可能还有色彩的修改。如果不将变动不居的生命纳入到一张静态、通常是2D的图片,不将这些某些特征凸显出来,摄影术恐怕本来都不会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