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怪人”黄伟文:港乐的最后一丝呼吸

发扬传媒2019-05-14 14:39:38



 


世人都说香港有两个伟文,一个姓黄,一个姓梁。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为了造梦而生,所谓“黄粱一梦”嫣是如此。


梁伟文,就是林夕。

黄伟文,还是黄伟文。


但他们又有不同的词梦,林夕的词,近水楼台,镜花水月。像极了文艺青年的清瘦沉默,小资忧伤。


黄伟文的词,海阔天空,鬼马怪诞,充满了天马行空。像极了普通青年的自嘲自爱,献世孤独。


所以听歌的人常说:“林夕领入门,皈依黄伟文。”


2012年红磡体育馆的这场演唱会,值得纪念的当然还不止这些。它让黄伟文成了红馆史上第一个以填词人的身份开演唱会的音乐人,而且连开六场,请来了香港乐坛半数以上的实力唱将来演唱自己的作品。

 

这些人里,包括黄耀明、李克勤、郑秀文、彭羚、杨千嬅、容祖儿、Twins……

 

放眼当今香港词坛,能与林夕齐名的,也只有黄伟文了。

 

△左起:何韵诗 郑秀文 黄伟文 容祖儿 陈慧琳


常有人说林夕闷骚,黄伟文是明骚。

 





69年生的黄伟文很快要50岁了。

 

自1991年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系毕业,进入商业电台当DJ,两年后开始试水写歌,到现在,与林夕两人能撑港乐半壁江山。交出的这份成绩单,已经足够耀眼。

 


黄伟文写出人生中第一首爆款歌词,是在1995年。

 

那年他遭遇了一场恋爱重创,索性拿自己的伤口当素材,发泄般地写了两首词,《你没有好结果》和《活得比你好》。

 

交到李蕙敏手中后,她把这两首歌一唱而红。

 

△Concert YY黄伟文作品展,李蕙敏演唱《你没有好结果》


那个时期,香港正处于经济腾飞,人人争上游的年代,连带感情观都被影响得很积极,乐坛不喜欢黏腻伤感的苦情歌,更偏好敢爱敢恨、拿得起放得下的港人风格。

 

果然那一年,黄伟文凭《你没有好结果》横扫了香港乐坛中文歌词类的几乎所有奖项。顺便把李蕙敏送上了她的事业最高峰。

 

这就是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

 

后来黄伟文说,他写《活得比你好》,是在向香港女作家亦舒致敬。她笔下都会女子的聪慧、独立、干练的型格,成了他作品里女子的属性,也是所谓的“港女精神”。

 


电影《志明与春娇》在内地大火以后,杨千嬅饰演的春娇,便成了“港女精神”代言。而黄伟文,是替杨千嬅写宣言的那个人。

 

2012年,他的作品演唱会上,杨千嬅一气唱了三首歌,《勇》、《野孩子》、《可惜我是水瓶座》,都可看做港女精神的写照。

 

而他们俩人的友情,历经分分合合,最后也被传为佳话。

 

△杨千嬅《可惜我是水瓶座》


他的作品演唱会上,她为了践行当初的誓言,不顾医生劝阻,挺着大肚子前来助阵。一开嗓,观众席上山呼海啸,场面令人动容。

 



他脸上挂着一副小孩子吵架和好后又想摆点姿态的傲娇,看得人柔肠百转,真想冲进屏幕给他个拥抱。杨千嬅想当然地抱着他哭花了妆。

 

一时负气成今日,相逢一抱泯恩仇。这个感性、率性、重情又浪漫的男人,其实也是一个容易受伤的男人。


 


很多喜欢粤语歌的人,都很爱黄伟文。因他的港味特别纯粹,喝港式丝袜奶茶,吃铜锣湾烧肉,看维多利亚港的烟火,买日英美法最潮的衫。

 

虽然外形长得像个悍匪,却最钟爱少女系的粉红色,贪玩贪靓,孩子气十足。

 

专栏写得犀利毒辣,盘点起女人心事却百转千回,有种洞若观火的智慧。

 


他给容祖儿写过一首《黄色大门》,在他作品演唱会上,容祖儿唱得几度哽咽。

 

你看世事风刀霜剑,逼人成长,我早已穿起一身铠甲征战沙场,你却在字句之间,帮我打造了一个童话,让天真复活于刹那。


黄伟文的词,就有这种不动声色间摧毁你心防的能力。

 

△容祖儿 黄伟文


他从小读亦舒与张爱玲,对文字的敏感度极高。十几岁喜欢上林振强的填词风格,对他独特的创作方式很是欣赏。

 

他将这些特质糅杂,析出一味“歪闷”特色,以缤纷笔触,写跌宕心事,描摹香港浮世绘,接引舶来世界万千气象。

 

意境高蹈处,有何韵诗在《痴情司》里叹:梦还没有完,大寒尚有蝉。

 


论鬼马,有李彩桦在舞台上像个小疯子,将一首《你唔爱我啦》唱得欢天喜地。

 

讲痴情,则有陈奕迅在《大开眼戒》里闷声问:不要着灯,能否先跟我,摸黑吻一吻。

 

阳春白雪,是黄耀明在《我这么容易爱人》里唱:为了叶儿就暗恋森林,装饰最空白的时分。

 

下里巴人,是刘浩龙在《脏话阿七》里喊:为了活已不可再害怕,唯有凭情绪爆的一下。



刘浩龙《脏话阿七》


越听,越不禁要为这样一个才气纵横、思路清奇、且从不按套路出牌的黄伟文拍案叫绝。

 

他的歌,与广东话的韵味极熨贴。那些看着平淡的字眼,经粤语唱来,会别具一番滋味。你感受得到那种荡漾,却说不出那种妙处。

 

黄伟文如是比喻:正如很多人知道我今天打扮了一番,可是你不知道我今天打扮的重点在心口针。

 


由此可见,他是深谙这一妙处的人。

 

他曾说:你只要去看过我的专栏,就知道我有多爱广东话。

 

他想用写广东话歌词的方式,把这一脉文化的根留住。不管有多少人会听,不管需要多长时间去做,不管能不能赚到钱。总之,他愿意去做。

 

所以,他写的词,虽然不及林夕的词上口,辞藻也不够华丽,但很接地气,且能入心。


听黄伟文式情歌三步曲的节奏是:初听怔忡、再听失魂,三听铭心。

 


但黄伟文显然不喜欢自己被囿于情爱模式里,他的歌题材非常宽泛,几乎无所不包。他还希望能为更多的小众群体写歌。无论什么种族、群体、信仰、性向,替这些被边缘化的人群发出呼声来。

 

像这类肯为文化留根、为人权呼吁的音乐人,才是真正具备了音乐理想的人。

 




 


 

他的穿风衣格自成体系,像川久保玲,具备“破格”的特质。每一样他挑选的衣服和饰物,都希望它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红馆的Concert YY 6场演唱会,他换了无数套衫,将自己中意的服装、配饰一样样穿戴给歌迷看,尽兴满足,傲娇得不行。

 

 

“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有人来拍照,要记住插袋。”陈奕迅的《浮夸》,就像是他写给自己的人生指南。寥寥几句唱词,港人姿态全出。

 

黄伟文登上2013秋冬男装周T台


不要抗拒物质,可以用它来武装自己。沉默不会永远是金,不能一直缩在角落里。俗世的智慧,也要适当求取,潇洒的姿态,永远不要放弃。

 

这就是黄伟文的生活哲学。

 

其实,他还有一句总结陈词,写在陈奕迅的《打回原形》里:


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 END —



图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来源:淘漉音乐

整理编辑:发扬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