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连载】坦桑尼亚 阿鲁沙(十七)|“黄沙土路蓝天,夕阳西下. ”

WT贩夫走卒2021-07-18 11:25:35


“似水经流年,此间有少年”



各位潜水的大牛请速速投稿吧!

(有意向投稿请直接在对话框留言)

(或者添加小编微信号:crazywangting)




第二天一大早,告别了老张,我们继续向坦桑尼亚的丛林深处出发。从多多马到Arusha(阿鲁沙)的无边荒野里,驻扎着几支中国工程队,他们远离祖国,来到这近乎无人区的蛮荒之地,劈山涉水,修桥搭路,为坦桑尼亚修造一条全新的公路。今天就让我们循着他们的足迹,去拜访一下这些默默奉献在非洲的筑路英雄们。


延绵在丛林中的道路,有一种“雄关漫道真如铁”的味道。


在筑路工地上,一般都是一两个中国人,带着一群当地人在野外施工劳作。于是,在崎岖的公路边,总能看见黑人身穿印着“中国-河南”字样的工作服,在烈日下挥汗如雨。

看着小黑穿着中国衣服,会产生种滑稽的不真实感,于是会戏谑的学着河南口音对他们打招呼,“老响,尼弄啥哩?”他们不懂你说什么,只是奇怪的看着你,偶尔咧开一嘴亮眼的白牙,对你微笑。


不知道奋战在这里的中国筑路工人,会不会偶尔停下来,欣赏下这非洲旷野里的风景。

他们的眼里,也许只有工程,进度,任务。

风景也许只在我们这样偶然闯进来的路人眼里。

可是,那些长期奋战在这里的中国工人,会不会偶尔像我们这样,拍一截蓝天,拍一片浩瀚的丛林,发在微信朋友圈里,告诉远方的亲人,我在这里?

路边到处大树一般高大的“仙人掌”,远远望过去像寺庙佛像前的烛台。他们的学名叫“烛台大戟”,属于多肉植物。和家里养在小盆里的多肉植物,他们的身躯如此高大伟岸,以至于很难让人把大戟和家里的多肉植物联想在一起。

就像竹子,其实它不是树,而是草。大自然总是有那么多让人出乎意料的存在。


东非是片神奇的土地。一些资料表明,人类的共同祖先起源于东非的“智人”。虽然我们祖国大陆早期也生存着“类人猿”,譬如云南元谋人,北京山顶洞人,但是,这些直立行走的“类人猿”和恐龙一样没有逃脱灭绝的命运,而真正拥有智慧的“中华始祖”是从东非的“智人”辗转迁徙过来的。

站在这蛮荒的丛林里,眼前一片苍茫的青翠,远处青山隐隐,蓝天下白云飘荡。几十万年前或许这里就生活着一群“智人”,他们茹毛饮血,兽皮蔽体,手拿木棍,其中有一群“智人”一路远行,穿非洲,经西亚,最后到达中国。

也许这里才是我们的根?岁月太漫长,时光太短暂,星转物换,沧海桑田,如今我站在这里痴痴的想。几十万年前,可有“人”像我一样,站在这里,望着远方的白云傻傻的“想”?

我们的汽车穿越没有人烟的丛林,行驶在悬崖峭壁上的山路。只见山下植物繁茂,林木叠翠,远处青山妩媚,延绵不绝。这不会是“东非大裂谷”吧,我问司机皮特,他有点犹豫,最后又点点头告诉我,是的,这里属于东非大裂谷的东支。

东非大裂谷是地球大陆上最长的一条断裂带,从卫星上俯瞰地球,这条断裂带约占地球长度的1/6,人们形象的称之为“地球伤疤”。大约3000万年前,印度洋板块和非洲板块互相张裂拉伸,两大板块交界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裂谷,这一道伤疤从莫桑比克沿海一直向北延伸到红海北段,几乎涵盖了所有东非国家。

东非大裂谷不仅是人类共同祖先-东非“智人”的发源地,其中也聚集着大量的火山群,湖泊,草原,高山。乞力马扎罗山,肯尼亚山,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塞伦盖蒂国家公园,马拉维湖,坦噶尼喀湖,维多利亚湖,所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处于这条东非大裂谷地带。
从地图上可以明显的看出,马拉维湖,坦噶尼喀湖,维多利亚湖等二十多个湖泊,像一条珍珠项链似得,规整的分布在大裂谷的平原地带。

东非大裂谷的神奇远远不只这些,直到今天这条大裂谷的地壳下依然在“运动”着,科学家们预测,100万年之后,大裂谷的一侧东非将从非洲大陆分离,形成地球一个新的大陆州“东非”州。

我怕皮特会为东非最后的命运担心,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告诉他这个“残酷”的结局。


停车小憩。 

山那边一片白茫茫的小花,荒野里无人问津依然,依然自开自妍,婀娜摇曳。 

下车抽根烟,呼吸下新鲜空气。 

面对如此美景,我和小章赞叹连连。我和他说,“美景如此,怎能不-----撒泡尿尿乎?”,于是两个男人在非洲荒野里一泻千里。



汽车一路经过荒原,丛林,山地,峡谷,车窗外的风景美轮美奂。尤其车子路过一处山坳的时候,道路两旁长满了粉白色的“打碗碗"花,那一片白色的花朵摧古拉朽一般,一直蔓延到山脚。黑色的陆地巡洋舰,倏忽化成一艘船,飘飘荡荡在花海之中,蓝天之下。

傍晚十分,我们终于达到了路桥公司的大本营。大本营设在一个山脚下的小乡镇里,一进大门,各式工程车,压路车,挖掘机等重型机械满满当当的停在院子里。几个满身油污的黑人小伙钻在车子底下,一丝不苟的修理着车子。

过了院子就是他们的生活区,这里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几排编着号码的活动板房,围成一个巨大的矩形,中间是他们的办公区,两边是宿舍和食堂。板房中间有个大花园,院子里红花争艳,芳草萋萋,一棵参天大树张开臂膀,拥一片蓝天在怀。


大树底下的几张石头小圆桌,设计精巧,装饰雅致。小石凳旁边立着一个巨大的铁皮烤架,工作之余,大伙儿在异国他乡一起烤肉喝酒闲聊,可以为枯燥的生活添上几分色彩。虽然只是暂时的居所,远道而来的中国人还是愿意花费心思,尽力把她装扮的漂漂亮亮。

营地背靠大山,面朝丛林

在迪拜,随便一棵小树的价值要超过一辆车。

在这里,随便撒下种子,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她也能茁壮成长。

门前的木瓜已经挂果。

营地内一棵树上,一群鸟儿叽叽喳喳的喧叫着。抬头一看,树梢枝头挂满了鸟巢,那鸟长得和麻雀差不多,上蹿下跳,飞进飞出,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
在非洲随处可以见到这种鸟类的踪迹,他们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织布鸟。这种鸟有着高超的筑巢技术,其技艺如同织布一般细腻精湛,所以被人们称为“织布鸟”。

织布鸟的羽毛呈灰褐色,到了繁殖季节,雄鸟开始换上色彩艳丽的新装,吸引雌鸟。


太阳慢慢西沉,
躲进远处的密林里,
非洲原野的黄昏来临。
是不是每次下班前,
太阳总会偷偷的喝点老酒,
把脸弄的红通通的,
然后才一点点,
一点点,
隐退在夜幕的尽头?


当太阳在那一头只剩下一角轮廓,

天边千朵万朵的云霞,
开始披上酒红的霓裳,
在湛蓝色的舞池里,
翩翩起舞。
天幕底下,
在无边的黑暗丛林里,
所有的一切生灵,
都抬起脑袋,
望着云霞舞姿翩跹,
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几颗金顶合欢树,更是
顶起脚尖,伸开双臂,
大声的赞美,
这舞蹈的优美,世界的壮丽。
夕阳醉了,
我也醉了。

135

三天的坦桑尼亚结束了。非洲原始丛林的风貌,奋斗在偏远地区的中国同胞,沿途旖旎的风景,这些都深深的留在脑海里,永远不能忘怀。

相比与盛名在外的景区,我更喜欢这样不期而遇的风景。大爱无声,大美无言,美景如同美人。安安静静,遗世独立的美人,总是更能给心灵以震撼。再美的风景,如果乌压压的围着一群人,心里会感觉,这美人只不过是个,对着镜头露出职业笑容的明星。而我所见到山地边的花海,原野里的晚霞,是撑着油布伞,独自彳亍于深巷的少女,婀娜的身姿,低眉含羞,巧笑靓兮,眉目盼兮,那样真实而又唯美。

最后让我们长得有点像库里的司机-皮特出场露一下脸。




未完.....



精彩回顾:


肯尼亚 内罗毕篇:

【连载】 肯尼亚 (一)| “孤身一人游走非洲,为旅行也为生存"

【连载】 肯尼亚 (二)| “孤身一人游走非洲,为旅行也为生存"

【连载】 肯尼亚 (三)| “孤身一人游走非洲,为旅行也为生存"

【连载】 肯尼亚 (四)| 非洲生活单调也不单调


肯尼亚 蒙巴萨篇:

【连载】 蒙巴萨(一)| 第一次看见野生长颈鹿会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连载】 蒙巴萨(二)|一带一路的另一端,看别样东非旅行记

【连载】 蒙巴萨(三)| “震惊!在非洲,大叔遇见性骚扰???"

【连载】 蒙巴萨海滩(四)| “孤身一人游走非洲,为旅行也为生存"


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篇: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撒拉姆(一)| “遇见娜塔莎"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撒拉姆(二) | “和娜塔莎分别,入住宾馆"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撒拉姆(三)| “坦桑丰富的水果与美食"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撒拉姆(四) | “搬家遇到的小姑凉"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撒拉姆(五)| “这座城市是啥样的?"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撒拉姆(六) | “看不一样的景,过不一样的生活"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七)| “再见娜塔莎"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八) | “和娜塔莎在海边"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九) | "娜塔莎的故事"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十) | “偷得浮生半日闲"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十一) | "跨国婚姻"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十二) | "赌场风云"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十三) | "小吴与阿康"

【连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十四)| " 透过一部电影,了解真实的非洲"

【连载】坦桑尼亚 多多马(十五)|“ 多多马,首都只是一座小城。”

【连载】坦桑尼亚 多多马(十六)|“ 多多马,这座小城2”




作者:

一个帅帅的阳光干净不油腻有思想有深度的大叔!

天涯头条21万点击量强势霸屏!

(等粉丝上500了,给你们爆照)

赶紧添加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还在等什么呢,亲





点击关注

和更丰富更立体的非洲相遇。

我们一起在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