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昕散文 | 失落广州塔

云师昕潮2020-09-15 14:53:09

在当代文学思潮和文学现象课上,正对着写稿本冥思苦想,一个征文比赛的活动快截止了。注视着比赛要求的主题,我的意识在各种素材库里挑挑选选。

忽然大家都向我看过来,不知是身体的第几个感官觉察到了,使我抬起头。原来老师似乎在问我问题,似乎又不是。老师很快起了一个新的话题,我便跟着听几句。

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我拿出来看,坐在我左三的老孙发微信给我。

“上午的英语课记缺席了你知道吗?”

“知道了,管他的,非专业课不影响评奖,课程合格就行。”我不假思索,一口气回了一串话,正要放下手机重新回到写稿上,又一段消息亮起来。

“你脑海里只有奖,害怕!”

我向来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不管别人说我什么,我多半不会放在心上,可是这一句,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刺痛我的神经。

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说我了,一开始听到,我也是不痛不痒,听得越来越多我就烦了。再后来,我觉得这可能是最使我恼羞成怒的一句谩骂!把我内心深处最敏感、最脆弱、最自卑的心揪出来暴露无遗。


我想回复点什么,但是手心里渗出了汗,指纹解锁按钮无法识别。正好我也烦了,索性把手机放回裤兜里。

老孙说的对,这一阵我确实变成了这样的人。

看起来,我保持着最标准的学习坐姿,面向老师,认真听讲。但我的灵魂此时早已不在这里,我看着老师的嘴一张一合,却全然听不见声音。旁边老师的保温杯不停地升着雾气,离我眼睛不到5厘米的前方,一朵比蚊子还小的蒲公英向太空垃圾一样飘着,过一会儿,不知飘到哪儿去了。转而,目之所及只剩下手中的碳素笔与地板,手缓缓地来回移动笔,眼光就在笔与地板之间不停地聚焦、失焦......


我想起了广州塔。年初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广州,单纯为旅行而去。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子,向往着能亲自去童话王国里体验一番,我一直向往去亲眼看一看电视里优雅的“小蛮腰”。

我对她没什么别的交集,也不曾在她身上有过什么故事背景,更不似《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里的那本《查令十字街84号》的特殊意义。也许是因为那高挑纤瘦的身材让人赏心悦目,像看维多利亚的秘密秀一样,人们对美好的事物总是寄予爱慕之情。

那天我们去了沙面、吃了粤菜,但是一直没过瘾。直到我从广州塔下的地铁站走出来,一抬头看到的那一眼才把心里所有的期待满足了。仿佛象征了一切人间美好的事物和憧憬,广州塔在珠江和夜幕的映衬下大放异彩。

一直以来,我很注重在自己的生活中追求美好、追求充实甚至追求大放异彩,就像我亲眼见到的那个广州塔一样。

但是最近,我努力在建设的这栋建筑似乎摇摇欲坠。

研一以来,我力求摆脱本科时那种浑浑噩噩的生活——上课总是一个人坐在小角落做自己的事,学业不突出还脱离集体,平时几乎不参加任何活动或比赛,也没获什么奖,没课了就离学校远远的,甚至考研也是一个“九三学社”成员。

这样平庸的本科生活一直是我心里的遗憾。

站在广州塔下的时候,对刚刚过去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心灰意冷,我是带着一种沉重的心情去旅行的。仰望着广州塔,周围的人渐渐模糊,眼里只有高大和豁达。在这样快节奏生活的城市里,不论晴雨,她都泰然自若,拥抱着岁月静好驻足在那里。她给了我激励。我决心不论考研是否成功,都要过好未来的每一天。


成为研究生后第一件事,我竞选了班长,当时还有些怯场,但竞选的人不多,我就这样迈出了锻炼自己的第一步。没过多久,我又担任了兼职辅导员,开始每天大同小异的繁忙生活。除此之外还疯狂参加各种比赛活动。其中有一场比赛,我给自己报了三个项目。忙的时候,工作日志上的行程安排短短几分钟就可以写满一页纸。我乐此不疲奔地波于教室、办公室、体育馆、宿舍以及学校各个角落,每天结束一天的学习和工作之后,还要写上几百字的日记,记录我这一段生活是怎样的满满当当与充实。

黑板上多了几行字,旁边的保温杯没有了雾气。老师的嘴依然一张一合,我没听见说什么。她说完起身走出教室去,我才知道下课了。

忙了一学期,我似乎终于有些累了。上课不专心,上班不积极,参加了的那些比赛活动,现在对我来说,兴趣少了,对获奖的看重多了。一些人说我变了,偶尔静下来审视自己的时候,才承认我与从前是变了许多。只是对于这变化是好是坏还未有一个清晰的定论,假如是坏,多半是坏吧?我还要再做一次改变吗?

那天在珠江边,我看到了可以登塔游览的宣传海报,想进去,但是价格不低。满怀不舍与遗憾,我告诉自己,有朝一日自己有了经济能力,一定要登上塔顶去看看。

往塔的远处走去,我想走到珠江对面,从远处眺望她的样子。然而在路上,我和同行的朋友因为一件小事起了争执,而后以至于破坏了所有的兴致,离开了那地方。

没好好再看一眼广州塔让我留下了念想


每当一天的学习和工作特别累了的时候,我常常会站到出租屋的阳台上看远处。大学城的建设发展特别快,年初的时候学校东门出去的高铁站还在建,今天那里已经通车,成了人流集散地;而西边,几所新学校建成,里面已经在正常上课。建筑高楼一天越一天密集,在夕阳下闪着金光。正上方客机飞过,是航向东南方的,照这个轨迹,一定是去广州的。我希望此刻自己就坐在那架飞机里。

但是这一次,我不再想去登塔。如果站在塔里看外面的世界,那么我向往的是广州塔还是外面的世界?我觉得那是对广州塔的一种亵渎和对自己最初的向往的一种背叛。

曾经留下来的遗憾就该让它成为最美好的念想。

二十三年,我在成长的路上得到了很多东西,也失去很多,而我始终如一的平凡着。岁月在我的手上留了一些茧,在我的腿上留了一块疤,这些永远都去不掉了。未来的路我还将得到很多东西,也要失去更多。但是我不想,再一次把我的初心丢在路上了。

广州塔既不会摇摇欲坠,更不会崩塌,因为它的24根钢柱和混凝土浇筑的柱井一起牢牢驻扎在地下40米深的基岩上。我看到了广州塔的美,看到她的高,却没有想到她把自己埋得这么深。

做最好的自己就不该只好高骛远,而忘了当前,忘了脚下。我希望下一次去看她的时候,我已经找回了我的初心。

文学院 

中国现当代文学

 17级在读研究生

 作者简介

孙亮


排版:李瑾瑞

图片:网络

素材:昕潮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