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直播|"诗意的栖居"第十三站·北京“城市的自然守望”

乐居环球酒店设计之旅2019-05-16 07:58:21

2017“诗意的栖居”第13站如约而至


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13站

“城市的自然守望”

主讲嘉宾:马岩松  Colin Seah

对话嘉宾:沈文忠        韩文强

主办:新浪家居   承办:简一大理石瓷砖  

联合主办:中央美术学院


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13站在中央美术学院如约而至,慕名而来的设计师们带着对设计和栖居的无限热情在盛夏与我们相约!



▲主办方与嘉宾们在入场前合影留念(左➙右:东易日盛集团唯一股东首席设计师 段元、简一大理石瓷砖北京品牌服务商 周微微、新浪家居华南区总经理 冀静、新浪家居全国总编 戴蓓、博洛尼首席设计师 生萌、MAD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合伙人 马岩松、MOD 事务所创始人及设计总监 Colin Seah、简一大理石瓷砖品牌总监 柯丽敏、中国建筑设计集团筑邦设计院副院长 高志强、万达 商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 沈文忠、建筑营设计工作室创始人 韩文强、新浪家居华南整合营销事业部总经理李可欣


▲在入场前合影留念


主持人:新浪家居全国总编 戴蓓



▌戴蓓:今天的论坛主题定格在“城市的自然守望”上,源于这几年对生态城市的深入思考。经济发展推动的大规模城市开发,正在逐步逼近传统城市的肌理。


速溶般的快餐文化快得消磨了城市的自然脾性,也消磨着我们的栖居环境。那山、那水、那城仿佛只存在于我们的憧憬和口号里。我们的城市真的如纪伯伦说的那样,是因为走得太远,以致于忘了开始时出发的目的? 一座城,应该是建筑与自然充分融合的生态良性循环。生态城市才是最理想的城市模式,也是最适合栖居的模式。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城,它是我们的城市,更是我们的家。每一个优秀的设计师,都是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座城最好的守护人。  

 到 场 嘉 宾 

世界杰出建筑师,MAD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马岩松

新加坡设计师MOD 事务所创始人及设计总监 Colin Seah

中央美院建筑学院副教授,建筑营设计工作室创始人 韩文强

加拿大注册建筑师,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 

商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 沈文忠

简一大理石瓷砖品牌总监 柯丽敏

简一大理石瓷砖北京品牌服务商 周微微

新浪家居全国总编 戴蓓

新浪家居华南区总经理 冀静

UED杂志执行主编 柳青

中国建筑设计集团筑邦设计院副院长 高志强


简一大理石瓷砖品牌总监 柯丽敏



▌柯丽敏:今天的城市属于权力,基本经济和金融,未来的城市应该属于人和自然。北大人文美学教授朱远志曾用八个字形容中国整个艺术的纲领,“虽是人做,宛如天成”。今天是文明时代,时光是缔造艺术美的重要因素。但在面对人文带给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如何不留丝毫痕迹的处理背后人的动机,如何达到精品的境界仍是结症所在。新中式之美都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心中流露出来的,道德经道法自然,何为自然,今天我们共同来探究这样一个话题,是个整个环球之旅走的非常有意义的。



人在芸芸众生当中不断前进,不断攀越高峰。走向高峰并不是为了别人能够看见我们,而是站在高峰之前,可以告诉自己,这个世界和自然,我们走过看过,并为之努力过。

主题演讲:Colin Seah


个人简介

Ministry of Design 创始人及设计总监

Colin Seah在美国接受了建筑设计的熏陶和培养并在新加坡获得了建筑师执照,他追随了诸如雷姆. 库哈斯和丹尼尔. 里伯斯金这样的设计大师来磨练自己。他还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工作4年,从事设计教学研究和设计评论员工作。



▌Colin Seah:北京对我而言就像是第二个家,在这儿有一个工作室。我是一个基督徒,所以在设计的过程中,我始终觉得设计是上帝赋予我们的一种天赋,我们要利用这种天赋造福于别人。


 质疑、推敲和效果 


我目前从事的是多学科工作,公司规模维持在三十人左右。公司价值观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质疑、推敲和效果。质疑的含义是我们希望能够对常规的东西进行质疑,然后进行推敲。希望通过现有的一些工具把它运用起来,不断的推敲。最终能够达到第三个关键词——效果,也就是重新的诠释,创造出一些新的事物,找出新鲜感,并且实现一种文化的新的适应一个适应。我们的时代总是在前进和改变的。


 马来西亚冰城酒店 


项目位于马来西亚冰城一个小岛上的酒店。它只有八间客房,但它在完工后却成为当地最为昂贵的酒店之一。原因是它的设计感非常强,我们在设计的时候,不仅把它当作一个简单的酒店项目,而是更希望突出“家庭”和“官邸”的感觉。令所有来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所有客人可以在里面尽情享用美食,聚会玩乐或好好的睡上一觉。



酒店项目的原址是当地拥有上百年历史的麦克斯特总督,麦卡斯特先生的官邸。在这个原有的基础上,按现在居家的功能需求设计不同的场所,高级餐厅还有起居室等,同时赋予空间更多现代化元素,比如酒吧和雪茄吧。


对于这八个客房的设计,每一个都不尽相同,比如其中一间客房,在衣橱设计方面把它做成一个入住客人展示自己美丽华商的地方,它考虑的重点在于住客有可能是一个时尚界的大鳄或者是非常喜欢潮流达人,那么这个衣橱就可以将衣物展现表达的淋漓尽致,效果类似于在商店当中的橱窗。卫生间给的面积非常慷慨,占到整个客房50%的面积,给入住的客人度假休闲的感觉。


 新加坡新大华酒店 


新加坡的这个新大华酒店。这是MOD接手的第一个项目,在接手这个项目的过程中,已经开始关注传统和现实的结合。项目可以追溯到十余年前,当时公司已经有保护旧有建筑的概念,我们将很多原有的建筑部分直接裸露呈现。我们考虑如何能让艺术融入整体,成为酒店的一部分,而不仅是将艺术品叠加在外墙,把酒店本身做成一个艺术品。自从新大华酒店开放之后,被认定为新加坡的第一个精品酒店。


 日本收鱼餐厅 


第三个项目是在日本做的餐厅——收鱼。餐厅不光是和食物的联系,它也带来一种艺术效果,点燃视觉上的冲击。收鱼涵盖到了日本的传统艺术当中,日本艺妓们脸上化妆的效果,用到颜色,白色、黑色、红色等颜色。餐厅入口大面积的使用红色,并延伸到吧台,往里面走是一个全黑的空间,再往更深处走,又会变成白色。



 马来西亚冰城功能厅 


接下来的项目还是在马来西亚的冰城,我们做的很多项目都是跟历史文化传承有关的项目,我们感到非常荣幸能够接手这些老建筑。这个项目是一个功能厅,原址当地历史悠久的电影院。在设计的过程中,为了体现电影院本身墙面及地面的特色,上面的条文还有它的形状会让人联想到拍摄电影的过程中,有人拿着一个牌子,导演会说第几场,第几幕,咔一下就拍板子的场景。这个项目如果看过它的话,相信这个特色的话会是过目不忘的。    


 Prestige酒店 


Prestige酒店现在正在建设的过程当中,设计重点放在维多利亚时代生活习惯和风格。我们非常乐于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历史的背景下,给它赋予一个新的生命力。我们认为设计的确需要有一个历史的支点,一个历史的基础,但是我们不能够将自己禁锢在历史之上,而是需要带着旧有的这些文明和传统向前走,呈现出一种文明的传递和传承。



 印度尼西亚度假村 


印度尼西亚渡假村的项目,周边环境非常漂亮,我们在设计的过程当中融入了当地宗教的元素,同时希望呈现出放松的环境,让它有别于在城市当中我们能看到的一些传统酒店,所以在这个方面材料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希望能够打造出放松的空间,让入住的宾客坐下来,非常自在的喝上一杯小酒。


地下空间从窗户玻璃往外看,可以看到山谷的景色,同时也可以亲眼所见周边的土壤带来厚重的视觉感觉,整个这个区域材料颜色的运用呼应了周边环境。客房图案的选择方面和当地的文化相契合,颜色也是和当地的文化有一个呼应。


 北京vue酒店 


接下来就会重点介绍北京vue酒店,在泰国普吉岛休闲渡假村,大概包含八十多个小别墅建筑设计。有不同的类型,比如有的按照几何造型来设计,有的别墅位于热带的森林当中它就像林中小屋一样,有的别墅比较大可以容纳两到三个房间,有热带风情特色等。



中国正在快速的发展,所以设计的时候,也需要和中国快速前进的步伐发生一种相关性。我们希望能够在酒店的设计过程当中,找到不同的可能性。在过去中国很多高端酒店的设计过程当中,会运用到比如说能够显示他们地位的极其昂贵的材料,同时也避免使其走上传统的这种高端酒店的设计之路。


奢华酒店的调查研究


一个奢华酒店,我们希望能够帮做设计,不光酒店本身还包括品牌的设计,以及这个概念推向市场整个一个过程。在正式开始设计之前,我们做一些调查研究和讨论。


 一、客户定位 


并不是说只针对某一个年龄段的人,或者说针对来自某一个地区,或针对不同的这个阶层来设计。我们想要针对这群可能的住户他们应该是之前有过很多住酒店的经验,这个时候他们需要能够有一种全新的体验,能够有一种非常地道,又和过去完全不同的体验。


 二、品牌定位 


中国现有的一些奢华酒店,你可能会觉得非常成功,我们是不是也会想要去模仿它们,做的跟他们一样。但是研究以后我们一点也不想做成这个样子,因为我们想给未来的目标客户一种全新的体验,刚刚说到是希望它是一种地道的,能够反映这个酒店所处的这个地域本身的一些特征的。



在明确这个新的价值之后,开始为这个新的品牌创立它的内在基因,我们的价值观是希望能够通过相关的一些设计和呈现体现出中国当地的这种好客的精神。在社交,在空间的设置上面有利于社交,酒店入有一定的空间让你去认识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与之交谈。


也希望酒店入住的所有的客人始终能够有一种非常愉悦的体验,他时常都是保持微笑,同时在这个地方能够找到非常多有乐趣的事情,最后一个重要的点是在这个酒店入住大家是身心放松的,同时能够感受到酒店这种热情友好的氛围。


 vue酒店环境及位置解析 


vue酒店位置实际上处于北京市中心,靠在后海区域,把它放大的话,可以看到它其实就坐落在很多胡同的交错之中,这个地区其实是让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选址,因为它能够一方面保证有很多的游客能够在这个附近活动,同时它还有当地的人们同时在这个地方生活。



地方不是特别大,但是能给对方真实的体验。如今很多在地的元素和风光都在日渐失去,而这些重要的文化元素一旦失去就很难再次找回来了。在这些老的居住区大家通常也能够听到一些非常有趣的声音,比如说鸟叫声,当然还有一些比较奇怪的一些气味。酒店的一侧冲着街道,那另边一边对着湖面,没有太多的喧嚣,有一些人就在旁边钓鱼。VUE酒店前面有一块空地,每天早上会有当地附近的居民过来做晨练,还会吹拉弹唱。


奢华酒店设计解析


关于设计方面的一些思考。大家可以看到名字vue在这个上面的形象,给人一种比较随意的感觉,它是用了小写,而没有用很严肃的大写。酒店里的餐厅、咖啡厅、酒吧三个部分分别进行了品牌设计。咖啡厅的区域可以让你非常放松的进行社交,同时在这个地方你站在那儿似乎已经能够闻到咖啡的香味,附近不远的地方就是我们的接待台。


在咖啡厅的装潢选材方面是将室外和室内进行联系,所以有一些材料是室内做的延伸,给人一种室内外交融的感觉,或者说进行了一个延展。离开刚刚的咖啡厅区域,然后走过长廊到达接待区,前台部分。色彩充满了意向活泼感,同时也有一种娱乐的感觉,桌子上放了动物。这样一个活泼的设计,是为了想表现这个酒店不光是建筑和空间,同时它也是能够体现出一种自然的氛围。



从室外的角度来看,主要的颜色是黑色加上金色,大面积黑色的运用是希望这一部分能够逐渐的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当中,从而凸现出金色这一部分,那么金色的这几个部分,非常具有中国古老特色。这两种颜色的相结合,给人像是做了一本中国古老建筑的一本小册子,能够让他们看到有不同的这种中国古老建筑的组成部分。


 奢华酒店设计亮点 


设计方面的一个亮点是运用到了一种图形叫做“裂冰射线晶格”,冰裂掉之后纵横交错的感觉,我们将这样一种图形从中国古代门的设计上面借用下来我们希望把它运用到地面上,这样的话,扩大了它使用的面积,同时是将它放到景观设计方面。通过这样一个方式就把之前说到这一块地方六到七个小建筑怎么连接的这样一个问题都解决了。


酒店位于最深处——粉兔子餐厅。餐厅设计了很多兔子形象,大小不同,有的放在餐厅屋顶。餐厅内部使用到金属结构,模仿了中国以前建筑当中的梁的部分。晚上的时候,这个环境音乐会更加的响亮一些,同时颜色也会更加多变。



第三个用餐区域——月亮吧。天气好的时候可以坐在楼顶月亮吧,感受微风徐来惬意的感觉,从事放眼望去是后海,可以观赏到一场非常绚丽的日落。夏季的时候周边的树枝繁叶茂,可能很难看得到后海的全景,但是到冬天的时候这个叶子都落光了,你可以透过这些光秃秃的实树枝然后看见整个后海。


最后是客房,走廊区域采用裂冰晶格。一共有九种类型的客房,房间的内部设计上,花了大量心思在怎样运用不同的颜色和材质来进行空间的分割上。虽然是传统客房,但天花板墙壁沙发地板整个都变得不一样了。

主题演讲:马岩松


个人简介

MAD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合伙人

马岩松曾就读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后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并获硕士学位。目前他是北京建筑大学教授,美国南加州大学、清华大学客座教授。


 ▌马岩松:建造,自然,这两个词挺矛盾的,很多人会觉得人造跟自然是一个对立的东西,人工的东西跟自然一直对立的。但其实我从东方传统的很多东西,比如北京城,很多的传统的园林庭院,你会看到自然跟人工之间的这种微妙的联系。


 胡同泡泡32号 


“胡同泡泡”项目,它是一个卫生间加建在老建筑里。老舍的文章写老北京的美,他说空白是非常重要。中国传统空间有院落空间、庭院空间、胡同空间还有城市空的地方。当你有生活,有家庭,有情感,这个建筑才有意义。今天谈的古建筑风格,谈风貌样子,材质颜色,但如果从那些角度看,我这个好像有点很奇怪,跟传统的环境好像不太协调。能不能在院子里加一个东西,它消失到这个环境里,是一个不锈钢泡泡,它把周边的老建筑,天空,树全反射到里面。



在这个项目里,新和老的界线非常清晰,它的核心院落并没有改变。因为空间里人跟自然的关系是被尊重的。那边是北京的二环路,城市、楼房、马路,这些已经是现代文明的城市特征。这个图左边是曼哈顿,纽约,右面是中国的城市。可以看到他们的相似性,我们看到很多城市中会觉得这是一个现代化的景象,一个未来的生活的一个愿景。


 现代城市的建筑线条 


在北美,06年设计的两栋楼跟周边的现代主义建筑不一样,它好像往天空生长的感觉,柔软的飘动,跟那种像纪念碑一样充满力量的高层建筑是不同的,在这个建筑里面,好多阳台没有用垂直结构线条去表现它的力量。


现代城市中的线条一般在高楼里看不到的,那些楼更像是男人,所以它代表力量权威和资本,现代城市让现代建筑成为了资本和权力的代名词。现代城市中的这些建筑所表现出的力量,还有空间对自然的侵占都是现代文明中的主要价值观,所以在这种状态下谈自然,确实是一个非常奢侈的话题。



 建筑的自然生命


但在设计里面,其实有对自然的憧憬,就是像建筑好像风吹过一样,像自然生长的一样,这里面也没有种树种草,种花这些非常客观的自然的因素,就是把一个很大的摩天楼设计成一个柔软的样子。就好像一个生命体一样,它重复的往往是现代主义城市和建筑最典型特点的,每层一样,每个元素都一样,在降低成本,大规模制造,这个不仅在建筑产品家具都是这样。


从上面往下看,建筑是扭转的,它的很多阳台变成了一个露台。很多人因为建筑好像跟他有互动的感觉,所以会拍照放在社交媒体上,因为在很多很有权威感的楼面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后来我们做了一个设计,同样是高密度城市中的建筑,希望它跟人有更多的互动,所以这个建筑里面设计了很多花园平台,导致这个楼整个长起来就像生长参差不齐的样子,它没有明确完整的形式,好像是再生长中的感觉。


 安徽黄山项目 


现在我们整个文化都是断裂的,都变成延续西方现代主义,但东方传统文化的发展却很微妙,未来的形态我们不知道。所以在我们的很多项目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在安徽黄山的项目,是在水边的一组建筑,在一个山坡上,所以我们把这组建筑就做成了好像山体的一部分,把地形的那些等高线都给延续变成一个建筑。


从山上看,这些建筑好像是从山体上长出来的,因为建筑每个都不一样大,每一块地点的等高线和地形有一个很直接的关系,另一面它在这个山坡上有一半是在山的侧面,有一半慢慢则长到上面。从后面的里面的环境对于建筑的排布和它的一些曲线能让它跟周边的树,一些沟壑、桥,有一个很随意写意的关系。



所以你会发现这个建筑每一层都不一样,一层的形状挺奇怪。因为它不是一个完整的外部,我希望它能跟环境非常适应的生长出来。有高矮胖瘦,每个形态都不一样。这个建筑群形成以后,这些平台推台会有互相呼应的关系,有一点像村庄的感觉,所以我们管这个叫太平湖。太平湖边上一个村庄,它的密度规划很紧凑,当我们进入现代城市高密度城市,很多人要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就跟自然脱离不了。每一层的阳台都是好像在空中飘动的,没有明确的形状。


 鄂尔多斯博物馆 


2006年设计内蒙古鄂尔多斯,这个建筑其实很简单,就像一个很抽象的进顺壳降落在沙漠上,底下起伏的景观就是自然,它好像远古就存在,没有树,没有草,也没有这些绿色的东西,但是它是当地的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建筑里有一些很大的像洞穴的空间,这是一个充满自然光的一个木制的洞。另一个可能是一个峡谷式的空间,这其实是一个博物馆的大堂,从两边的展馆有这些空中的人桥相连。



它其实是把现代的所有东西抽离了,我觉得博物馆是关于时间的,如果用抽象来表达一种未知,那么洞穴、峡谷、沙漠让人产生对远古的想象。远古和未来的东西就被抽空了,人就跳到另一个时空,没有任何你熟悉的现实的东西。所以这个空间都是关于光线和洞,很亮,然后很暗的黑洞,很多这样的感觉。


 福建平潭项目 


另一个博物馆,像一个岛。在福建的一个平潭,周围全是岛,从城市到达这边好像是半人工半自然的环境。到这儿以后,你会发现这个岛好像是从水里边长起来的一样,因为它的边缘是没到水里面,就像沙滩一样。所以建筑和陆地和水界限全模糊,你可以不进博物馆就在上面走,随便看感觉像走在大山上,山的半截在水里。同时又跟周边的环境有一种对话,因为周边全是这样的地形。


 哈尔滨大剧院 


哈尔滨大剧院,它在江边上一块湿地里面,所以这个建筑有点像雪山,好像它就是一个趴在地上一个大地景观,不是一个独立存在,它离开这个地方可能也就不成立了。两个剧院连在一起,同时又伸出来很多的环境,因为环境可能是一个广场,一个平台,一个过道,像长出来那条线就是一个坡道能把人慢慢的走到建筑的上面去。



当没有歌剧表演的时候,不用进剧场的时候还是可以跟建筑有一个互动,从外面这个坡慢慢走到上面去。有一个室外剧场,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和天空。那个坡道里面还是没有绿色,没有树,没有一粒沙子,其实在很多微妙的瞬间,当地走到台阶上的时候,你会不移警力,看到不同的风景,看到它是一座山,但是又很明确这是一个建筑,可能觉得这是一个艺术品,但是你又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它,很多的情景,我就觉得是一个公共建筑,对公共建筑一些非常重要的品质。


建筑的内部有的几个落地点撑起来的一个好像飘浮起来的建筑。里面的自然光很重要,我们主要想模糊这个室内跟室外的空间,当里面变的很亮,跟周边的景色非常的联系的时候,你会模糊这种感觉,好像在室内又发生在室外。



楼梯非常有表现力,它好像一个表演空间,在人们进入它到达表演厅之前,产生一种表演的感觉,因为别人在看你,你在看别人,你走在一个很有仪式感的空间中,让人在表演之前好像进入到一种被观看的状态,模糊观演的感觉。里面也是木头的,最大的表演厅剧场,整体的空间也是很多的洞,很多的岛屿,很多的带有深度的这种三维的像一个洞穴一样。


小剧场的厅同样有自然光,用光影来做空间的重要元素。进入这个厅好像进入一个山洞的过程,也是光的变化。光线变化非常丰富,然后里面我开始喜欢有些古典的东西,我觉得古典的东西,比如拱这种东西也是在过去传统的建筑里跟自然的一种对话。


 中国爱乐音乐厅 


中国爱乐音乐厅在工体的东门,这个建筑位于一个花红酒绿的商业区,希望跟这个区有一点分割,所以设计进了一个半透明的幕布式的感觉,被一片玻璃围绕起来,内和外有一种连接,但是又是分割,是半透明的,白天自然光可以进去,晚上光线可以透出来,一种模糊的联系。



音乐厅内部做了一个葡萄园式布局,上下完全分开,上面做投影空间,就像一片一片声音反射板形成一个穹顶,然后跟城市的区隔,进到这个空间能把他带到另一个时空,一个大海上,一个山里面,一个自然的景色,让人完全离开城市。把投影关掉就是一个正常的一个演出的空间。每一片反射板好像飘在空中一样。


 园林自然 


谈到自然,东西方对自然的看法挺不一样的。比如说中央公园柏林也有大的绿地,它是一种生态的物理性质的自然。中国不太一样,园林里面大家都知道,它是有人文性质的树、石头、水,这些每一个因素它的组合还有它的这种安排的都是为了一种意境,为了一种诗情画意的情绪。



今天很多园林还是文化遗产,山水这个概念,如果发展成一个未来的城市理念是什么,这一个大的问号,因为我们今天的城市,包括现在全世界你看到伟大的城市,都是西方的现代工业革命以后现代文明发展出来的一个结果,另一种文明就是东方文明,发展成一个未来的城市现代化的一个高密度城市,或者是能量,怎么能够在未来的城市中与自然人文的情感联系。


 综合体 


我们现在在进行另一个实验——综合体,听着特别可怕的一个名字,现在城市有很多大型的项目,涵盖商场,各种酒店,办公等规模非常大。能不能把它做成一个城市山水,也是同样的概念,这个项目在南京,当时也是从一个模型开始,种了好多盆景进去,想找到那种大象中的意境。


我想建筑能不能变成环境本身,如果把所有的楼不管它的性质和功能怎么样都把它变成统一的背景,做成柔软的背景。后面实际是有街道有桥,有平台,有室外的商业,还有山。有一个塔独立存在,电梯每三层停一次,通过桥进入到建筑里面,里面变成共享的公共空间,然后走楼梯上,在这个楼里面就能形成一个既有自然,又有社交关系的空间。在现代城市的一个尺度,让你必须要讨论大建筑不仅形式,而且在大建筑中的社会关系,还有自然跟空中的人是什么关系。



 三叶草屋 


日本幼儿园跟中国项目有点不一样,但也是在谈自然跟人的关系,建筑它在这里面是有生命的。它里面有老房子的木结构,右边是新建部分。旧的部分被新的部分罩起来了。因为这个建筑原来是就是像它左边那个楼的建筑一样,它是一个传统的家庭,后来它想建幼儿园说把自己家给拆了。


在设计过程中,业主希望能保留老建筑的一部分,同时让它成为新建筑的灵魂,所以外面是最大范围像帐篷一样柔软的。从这个山洞走进去,里面会看到一个老建筑。建筑是关于是情感是生活,不是关于材料空间,特别抽象的东西,它是生活。小孩进去也知道建筑不是艺术家创造的东西,而是有它的记忆,历史,愿景。


 芝加哥博物馆 


星球大战的导演卓布可斯要建一个博物馆收藏电影艺术、数字艺术,当时的选址是在芝加哥。这个对我来说它是一个建筑遗产,希望它能从现代主义走向自然主义,所以这个地正好也是周边有很多的自然因素。



它周边平台是建筑的一部分,这个平台飘浮地面是高于地面,好像熔化的山一样进到环境里,有一个坡道达到建筑的最上面。建筑的顶端有一个跟天对话的一个环境,后来我们那个项目就没有机会建成,因为地出了问题。我们换了一个地方,在洛杉矶的一个博物馆区,建了卢卡斯新的博物馆。


时代的转变已经开始,从工业革命末期开始向自然文明转变,在自然文明开始的时候就要谈人,谈情感,谈人文跟环境的关系,所以在西方也在纽约也有改变,一些项目赞颂自然,赞颂公共生活,但是总是觉得东方我们在传统中看这些问题角度是不一样的。这些不一样的角度能不能变成一个未来的对于未来有启发的一些作品。


对话沙龙



新浪家居全国总编 戴蓓



▌戴蓓:高密度的人口状态下怎样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国建筑设计集团筑邦设计院副院长 

高志强



▌高志强 :北大老师驻样之先生写过山化十六关,提到古人绘画,叫做画者东西影,就是你用一幅画,是没办法把这个自然山川的气势描绘出来,后来出现黄公望非常写意的方式。不是像西方抽象,而是把自然的气象呈现出来,一种内在的生命力。


我同意马老师讲的,自然并非要用树,当回到我们内心的时候,内在的生命力反而呈现更强大,不一定非得是用传统的思维。因为我一直对现代主义很喜欢,它不能总是一成不变,但是变成什么样子,之所以能去迈步探索,去用不同的方式呈现,我觉得本身就是符合历史和自然规律的一个方面。


加拿大注册建筑师、

万达商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 沈文忠



▌沈文忠:以前中国所谓的自然,主要是中国非常精粹这种园林,无论苏州园林,还是皇家山水比较大了,其实都是私家园林,其实都是给少数人欣赏的,实际上中国这方面思索是不太足的。因为你从中国发展越来越精细,尺度往精细化层次方发展,并不是从城市大规模思考。发展到这种程度,是站再一个有点说是前无古人这种感觉,甚至没有一个参照,不能借助西方的来建设中国的,因为他的理解,意境,人文的山水实际上不是一回事。


将来建筑实际上也是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期,在经济有发展,有建造这种量的情况下,一定要慢下来仔细思考一下,中国多大程度上可以有多少沉淀,多少程度提炼把它表达出来。艺术必然是多元化的,必然是多指向的。


中央美院建筑学院副教授、

建筑营设计工作室(ARCHSTUDIO)

创始人 韩文强



▌韩文强:城市本来就是一个特别不自然的地方,城市是一个讲高效率的机器,所以这是它最大的特点,但是这个时间长了之后,人在城市里面呆着的时候,因为这种极度不自然,所以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Colin Seah先生所说的内容我觉得其实就是从他的作品里面能够看到,他对于新加坡这种地域文化的一种消化。可能这种设计语言的形成很难脱离它具体的环境。当这种语言的状态成形之后,其实它可以在城市的各个地方,与当地的文化有些更多的交融,这其实也是带来城市生活的一种乐趣,因为高密度各种文化的杂人,所带来生活的更多样的一种体验,所以这也可以理解成为一种自然的感受。



▌戴蓓:马老师少年成名,成名这样一种状态对你现在做设计是一种什么样的激励?如果要分阶段,怎么来界这几年走过来的路?


 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合伙人 马岩松



▌马岩松:把这两个东西给混淆的话就是很大的麻烦,建筑是真实的问题,不是媒体的问题。建筑有很多真实的问题,对每个设计师都有点个人化的。我其实不太相信叫成名要趁早。成为大师是不可能早的,它是一定需要时间的积累,所以我觉得每个人都进入到一个自己的世界,这是特别重要的。


▌戴蓓:怎么理解在现代氛围下的自然跟建筑,或者跟审美的关系?


Ministry of Design 创始人、设计总监

 Colin Seah



▌Colin Seah:自然其实不仅是有关于这些绿色的植物,我觉得自然可以理解成为中自然的状态,它是一个人,它是作为一个个体它是一个自然的状态,一个地方是处在一个自然的状态,同时它也是涉及到一个情景和一个时间点上的这样的一种自然的存在。


对我来说,设计它不光是要达到所谓的自然和建筑之间这样一种平衡,而是要在今天不断的快速的向前进这样一个社会当中在我们大量被消费主义包围的过程当中,能够和特定的时间点和特定的地方产生这样一种相关性和关联。所以更多的应该有一种发散性的多样性的理解,能够找到和不同的地方的特性相联系这样一种设计。


活动大合照



THE END



▼简一大理石瓷砖  艺术铺贴 (阿尔卑斯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