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游攻略交流组

康熙五彩加金凸雕群仙庆寿图大棒槌瓶

河南省新恒丰艺术馆2019-03-13 12:31:17

皇家长物

清康熙 五彩加金凸雕群仙庆寿图大棒槌瓶



H:76.5 cm

估价:RMB: 1,800,000-2,600,000

来源 :

纽约佳士得,2000年9月21日,Lot.327

参阅:

1.《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五彩·斗彩》,2011年,商务印书馆,页80 编号73;页156 编号143

2.《康熙瓷图录》,1998年,上海博物馆、两木出版社,页82 编号52



康熙一朝瓷画风格雄壮豪宕,无与伦比。《饮流斋说瓷》载:『清代彩瓷变化繁迹,几乎不可方物,……硬彩、青花均以康熙为极轨』。《陶雅》有『康熙彩画手精妙,官窑人物以耕织图为最佳,其余龙凤、番莲之属,规矩准绳,必恭敬止,或反不如客货(民窑产品)之奇诡者。盖客货所画多系怪兽老树,用笔敢于恣肆。』本品即为康窑棒槌瓶之雄浑样式,尺寸硕大,盘口直颈,丰肩鼓腹,下承圈足,因形似棒槌而得名,其腹部平缓而开阔,适宜绘饰各类人物场景,为康熙朝新创之瓶式。


瓶身以五彩装饰为基础,采用通景式构图方法,纹样富丽,着色丰富,令人叹为观止。口沿绘饰一周回纹,肩部饰四开光,内绘风景人物图;颈部及腹部所取纹样为传统的群仙庆寿图,与传统的五彩装饰不同,本品之山石、人物、松木皆以堆塑装饰,颈部堆塑五位仙人,一人执扇而立,四人姿态各异,持卷观水火匡廓图,另塑一仙鹤望日而舞。



有趣的是我们可从同时期不同器形装饰纹样上,找到同类观卷图,可见大英博物馆藏五彩神仙人物笔筒,馆藏编号PDF.A.842(图一);腹部背景则以迂回转折、起伏变化的山石为中线,天空瑞云层叠,其下波涛汹涌,并以深浅不一绿赭色调的地皮来体现画面的空间感和错落感。


图一

大英博物馆藏

五彩神仙人物笔筒

馆藏编号PDF.A.84

清康熙
五彩加金凸雕群仙庆寿图大棒槌瓶


此瓶腹部堆塑十八位神仙人物,与传统的八仙庆寿不同,因本品体积硕大,可呈现空间更为宽广,故除传统八仙外,更有自明代话本发展而来的上八仙、中八仙与下八仙中的祥瑞人物。整体画面以南山不老松为起始,以笑容可掬的骑羊寿星为主,瑞云之上为送子张仙,献寿麻姑,童子在仙鹤的引领下捧仙召徐徐而来。踏浪而来的为骑鹿的禄星,旁侧分列曹国舅、蓝采和、铁拐李及何仙姑;地面之上东方朔扛桃枝神态俏皮,身后韩湘子手捧金卷寓意金榜题名。身侧为吕洞宾、钟离权、刘海三仙。



而刘海与八仙共同出现于庆寿主题上,亦可参见雍正一朝粉彩群仙祝寿图双狮耳瓶(图二),《清代瓷器赏鉴》,页70,编号73;众人或手持法器,或捧献寿之吉礼,形象逼真活脱,画法精细入微,人物与背景之间协调巧妙,这种移步换景的构图方式,给人以密不透风之观感,虽画面满而全,但主次关系分明,人物关系安排合理,错落有秩,既面面俱到,又重点突出。


图二
粉彩群仙祝寿图双狮耳瓶,《清代瓷器赏鉴》,页70,编号73

清康熙
五彩加金凸雕群仙庆寿图大棒槌瓶


整器纹饰着色丰富,以敷彩浓艳的红、黄 蓝、绿为主色,间以赭、紫、黑等色,衣纹、云彩更施以金彩,使画面呈现出富丽吉祥之感。题材中人物描写精到,眉毛、眼珠和头发胡须用黑色勾勒,或虬髯长须或短密撇须,面部肤色也因人而异,不同神情,清晰可见。衣纹则随风而动,飘诀自然,线描秀劲流畅,画法精细入微,设色深浅不同,预示明暗之对比。此种精细之五彩有赖于康熙一朝瓷艺的精进。明代五彩绘饰使用含有水分的调料,流动性快而容易晕散,至康熙一朝景德镇研制出乳香油调和料来跟五彩调配,不容易散开,可以更好的准确绘饰,且烧出的成品乳釉呈玻璃状光泽,夺人眼目,堪称极轨。



此瓶人物形象诡奇肆意,神态夸张,所绘手法潇洒飘逸,笔触皴染得宜,且人物装饰等皆为堆塑而成,极其难得,而体量如此之巨尚无变形,并且发色上佳,绘工精细,也可证彼时窑工烧造技艺之纯熟。尺寸相近,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 TAFT MUSEUM有此类似装饰(图三),亦绘群仙庆寿一例可参见出自John L. Severence收藏,1936年捐赠予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后售于纽约佳士得2000年9月21日,编号324,现属洁蕊堂收藏;


图三
TAFT MUSEUM馆藏


凸雕群仙庆寿题材,但尺寸略小者,可参见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所藏,编号C.1257-1910(图四);另一例为波士顿艺术馆藏五彩八仙庆寿图,编号21.2283(图五),其人物表现形式与本品有异曲同工之妙;


图四↓
图五↑



尺寸较之略小,可参见清宫旧藏绘饰五彩福寿图的棒槌瓶,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五彩•斗彩》,页80,编号73;本书亦收录一例五彩加金凸雕博古图棒槌瓶,页156,编号143;另有一例五彩凸雕人物婴戏纹瓶,可参见费城艺术馆藏品(图六);


图六
费城艺术馆藏品








参阅
《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五彩·斗彩》,2011年,商务印书,页80 编号73

   参阅
《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五彩·斗彩》,2011年,商务印书,页156 编号143

另有两例五彩棒槌瓶,尺寸相近,图载于 R. L. Hobson,《The Leonard Gow Collection of Chinese Porcelain》,伦敦,1931年,图版XXV 及XLVIIIa ,前者绘端午节庆,后者绘福禄寿三星。另比三例,出自 Benjamin Altman 收藏,现藏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编号14.40.85、14.40. 83及14.40.331;尚有一例,出自 J. Goldschmidt 收藏,图载于《Ausstellung Chinesischer Kunst》,柏林,1929年,页330,编号892。另可参考一尺寸器形相近之例,绘五彩花鸟纹,藏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载于《东洋陶磁大观》,卷11,纽约,1982年,图版131。同等尺寸但绘青花者,可见故宫博物院藏青花祝寿图棒槌瓶,《清顺治康熙朝青花瓷》,页455,图版293,另有一例绘山水者,为上海博物馆藏,可参见《康熙瓷图录》,第82页,编号52;同书收录青花笔筒(第66页,编号44),所绘纹样与本品颈部人物纹样相类,可兹对比。



康熙五彩冠绝天下,可谓正逢其时,康熙帝为维护政权的长治久安,注重学习和采纳汉文化;在此基础上,明末繁荣发展的版画深刻影响了康熙瓷的装饰选题。当时十分有名的版画中心有金陵,杭州、徽州和苏州等地,而景德镇正处于与徽州交界处,近邻金陵、苏杭,绝好的地理位置为版画与陶瓷的结合提供了便利,许之衡《饮流斋说辞》中有:『人物故事标新立异,波澜推行,穷极诙诡,大抵皆导源于小说,然皆与历代丹青画法相结合也。』如本品之群仙祝寿题材,人物的塑造及装饰技法皆可在同时期或略早的戏曲版画中寻得传承轨迹,使其赋予情趣盎然的内涵与奔放洒脱的艺术张力,别具一格,当为妙品。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